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益阳茶故事 正文

张国基与益阳茯茶

2018-01-13 益阳日报 张庆如 周琳

QQ截图20180113123507

张国基先生书写的“益阳砖茶香万里”。

张庆如 周琳

1月9日,原益阳茶厂副厂长孙胜利先生来到龙鳞茶馆编辑部,讲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国侨联主席、华侨教育家张国基先生来益阳茶厂视察,与茯茶结缘的故事。

张国基先生,1894年生于迎风桥一偏僻小山村,历仼全国第三届侨联主席、第四届侨联名誉主席,是第六、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为促进海外侨胞爱国热情作出了重要贡献,是著名华侨教育家。他时刻不忘家乡建设,1983年将海外学生寄给他的10万寿金交给家乡搞电网建设,让家乡通上了电。

“那是1985年10月5日,我记得很清楚,厂里接到了地委的电话,说张老第二天会到我们厂视察。”虽然时隔30多年,但孙胜利记忆尤新。

当年10月,张国基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益阳,准备来茶厂视察。接到电话后,益阳茶厂厂部确定由厂长陈先敬和副厂长孙胜利负责接待。第二天上午9时许,几辆小车停在了厂办公楼前,当年92岁高龄的张国基先生在益阳地委书记何晓明陪同下缓步走来。“他有一米七多的个头,身穿一身蓝布中山装,脚穿白底黑布鞋,乡音未改。”孙胜利沉浸在初见张国基先生的记忆里。当时,大家将张国基一行人迎进了厂会议室。随后,陈先敬将建厂、生产、西北销售等基本情况作了简短汇报。休息片刻后,张国基便提出去生产车间看茶砖生产。

孙胜利说,我记得张国基先生当时走得较慢,但很稳健,在秘书的陪伴下来到了茯砖生产车间。我急忙跟上前去,将茯砖茶从毛茶到半成品茶,从半成品发酵到称量、加茶汁,到搅拌、汽蒸,又从茶胚入模到压砖、退砖、包装、进烘简单作了汇报,他听得很仔细,还不时让我指出工序给他看。他特别对称量、加茶汁、汽蒸一体机大加称赞,说:“这个自动化机器好,既节省劳动力、又减轻工人师傅劳动强度。”当张国基先生走进茯茶烘房后,便问我:“这个香气很好闻,是什么香味?”我告诉他:“这是茯砖茶特有的‘菌花香’ ,是茶叶内含物与一种人工培养的微生物(冠突散囊菌)发生生化反应产生的。”他点了点头,连连赞叹:“真香!真香!”

“我们听到了张老的赞美,很自豪、很激动,但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我们喜出望外。”孙胜利说。他记得,张国基在离开车间的路上,问了一句:“可不可以让我呷杯茯茶?”厂长陈先敬忙说“当然可以。”一边要我赶快去作准备。我将茯茶用茶刀从中打开,让张国基先生近距离查看了“金花” ,还闻了干香。随后,取出5克茶放入250毫升的审评杯中,用沸水冲泡,他还说这是第一次看茯茶的冲泡,冲泡期间,他问为什么茯茶要泡这么久?我回复他:“因为茶砖原料稍粗、压得又紧,时间短了没味道。”8分钟后,我将茶汤倒入审评碗中,让张国基先生闻香气、再看汤色、品滋味,当看到红黄明亮的茶汤,品到浓郁的“菌花香” ,张国基先生连讲了几声好呷!好呷!陈先敬还请张国基多作点指示、提些意见。张国基说:“你们把这种粗的毛茶加工成这么香、这么好呷的茯茶,很不简单,希望搞得更好,西北少数民族会感谢共产党和茶厂的。”简短的几句话后,便离开了茶厂。

“张国基先生视察的几天后,我们收到了他亲笔题写的字。”孙胜利回忆说,当时,张国基先生托人送来了他为益阳茶厂书写的“益阳砖茶香万里——访湖南省益阳茶厂”,落款为“九十二岁张国基(加盖红色图章)”的条幅,并嘱咐说:“下次我还会来。”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