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益阳茶故事 正文

揭开上世纪80年代初“茶类改制”之谜

2018-02-10 益阳日报 汪勇

1980年1月17日,益阳地区行署外贸局、益阳地区社队局、益阳地区供销社三家联合向地区行署递交了《关于调整全区茶类布局的报告》,报告中指出,今后我区茶类布局总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大力发展红碎茶,适当扩大红条茶,积极发展绿、花茶,有计划地生产黑毛茶。

报告引起了益阳地区行署的高度重视,随即将文件进行了转发,行署认为,报告中提出的意见是可行的,要求各县市结合自己的情况,认真研究落实,各有关部门要紧密配合,为促进茶类改制作出贡献。

为什么要进行茶类改制?这要从建国初说起,当时的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规定:“安排好边销茶的生产,保证边销茶的供应”“满足少数民族的生活需要”“是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加强民族团结,巩固国防的大事,是一项政治任务。”边销茶工作一直按照这一指示进行。

1952年湖南省划定安化、益阳、桃江、汉寿、临湘、宁乡、沅江等7县为边销茶原料产地,以加快发展边茶原料生产,这7县中,益阳地区就占了5个(当时宁乡还未划出去)。7县的政府部门采取宣传动员,发放贷款,提高茶价等办法,鼓励群众垦复荒芜茶园,改造低产茶园,开垦荒山荒地,建设新茶园,发展良种,大办茶场。至1978年7个边销茶产区的茶园面积达3.27万公顷,其中采摘面积1.76万公顷(其余为幼龄茶园),收购边销茶原料22866吨,创历史最好水平。从此,边销茶有了雄厚的货源基础。同时,边销茶的生产加工能力也不断扩大,1974至1977年,4年年均生产边茶16846吨,年均销边销茶16364吨,实现了边销茶敞开销售,保证供应的要求。

此后,产区的边茶产量继续增加,但销售基本稳定,导致产区销区库存增加。1978年底,湖南省库存原料19119吨,超库存近10000吨;新疆库存16700吨,超库存1000吨;内蒙库存2000吨,超库存1000吨,其他销区也有不同程度的积压。据估算,产区和销区合计库存可以销3年。益阳地区的情况更为复杂,茶类结构比例失调,产销不对路,突出表现在:一方面黑茶严重积压。边销区的成品茶库存尚有两年半的销量,产区积压的原料可够加工一年半,即使4年完全不生产黑茶也不会出现脱销;另一方面,红茶、绿茶和花茶生产的比例很小,只占全区茶叶总收购量的22.9%,远远不能满足国际和国内市场的需要。当时,国际市场上红碎茶大有销路;绿茶也不能满足国内市场需要,出口尚有扩大的潜力;花茶更是奇缺。另外,益阳当地绿茶严重脱销,年年从区外调入,特别是质量好一点的绿茶,更是供不应求,不能满足市场需要。

鉴于上述情况,调整茶类布局和茶类结构势在必行,当时的政府审时度势,果断地做出了决定。

按照当时的规划,安化县以生产红碎茶、红条茶为主,努力建设成为红茶出口基地县。同时划定小淹镇、大福镇两个区继续保留黑茶生产。桃江县以生产红碎茶为主,努力建设成为红茶出口基地县,划定松木塘区和其他茶园分散的边远社队,发展部分绿茶。宁乡县以生产绿茶、花茶为主,努力建设成为绿、花茶生产基地县,划定夏铎铺区生产红碎茶。益阳县已形成红、绿、黑三种茶类并存,应以沧水铺区为主的长常公路沿线区域生产红碎茶,以泥家潭区为主的益灰铁路沿线区域生产绿茶,其余分散地区继续保留黑茶生产。努力建设成茶叶基地县。沅江县全部生产绿茶,不再保留黑茶生产。地改市之前的益阳市继续生产绿茶,积极发展花茶。

茶类改制,布局调整,在当时确实取得了一些成效,如红绿茶新建加工厂增加,加工能力扩大;细茶增加,粗茶减少,把黑茶生产控制在国家计划之内;由粗改细,社队收入增加。同时,它对后来益阳地区茶叶生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