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益阳茶故事 正文

客从台湾来

——茶艺大师范增平来益访茶二三事

2018-04-28 益阳日报 张庆如 汪勇

QQ截图20180428095156

范增平在回忆往事。

张庆如 汪勇

正值江南茶香时节,一位客人远从台湾来到了益阳,一袭白布衣的范增平带着26年前的模糊记忆,携着那缕韵味深长的茶香,来到了资水之滨。

白鹿寺访茶

得知处在洞庭之滨、资江尾闾的益阳是两千年未改名的古都。范增平与一时感叹:“我与洞庭有缘,范仲淹写了有关洞庭的《岳阳楼记》,我是他的第三十代后人。虽生在台湾,但来洞庭一走,似与先辈对话,找到了根源。”益阳文明绵远,众多的码头、繁荣的航运衍生出会馆文化、商业文化商贸文化,繁盛一时。范增平茶友漫步在资水南岸、脚踏三国时期吴蜀文化的交融地,远眺关羽像,感受浓郁的三国文化、码头文化,聆听这座古城的文明回响。

“白鹿含花千载名,耳边犹听晚钟声。”伴着千年古刹白鹿寺的诵经声,范增平拾阶而上,登上白鹿山顶。麻石绿苔地、香樟古松柏,一路好景致指引茶人到了方丈室。明良方丈早已站在方丈室前合十相迎,两人见过,一起步入茶舍。四墙山水丹青、古诗翰墨。一块原木树板、一椭圆石台、一紫砂壶、几只细润白瓷茶杯,清爽茶席候着远方来的贵客。明良方丈临席而坐,问客人:“您远道而来,请问您想喝什么茶呢?”范增平回道:“到了益阳,肯定是喝黑茶。”明良方丈提着紫砂径直走进内间,一会落座,以沸水冲茶洗盏,水气旎氲间,夹杯候汤,少刻便已陈香袅袅,似有仙气。

方丈起身奉茶,请大家细品。只见白莹莹的小茶杯里,通透的茶汤色如琥珀,杯壁上拢着茶烟,空间弥漫着阵阵茶香,不停回旋萦绕游走。一口入喉,味醇而甘,喉韵绵长,茶气缓慢而有力,二尝而甘,萦绕于口腔中的甘甜久久不散,觉汤已入腹,血脉舒展。后又缓缓地啜完,只觉齿颊生香,舌底鸣泉,淡然之气舒缓地再次沁入五脏六腑,直达全身,直通清雅幽静之境,耳鼻身心意皆足,气爽神清,物我两忘,超然尘外。范增平直呼:“此茶直抵心境,明心静气,良师益友啊!”非常巧妙道出明良方丈之名,又给予此茶至高的评价。

明良方丈才说出此茶为80年代老千两,即便在益阳,已非常难喝到了。随后,又以煲好的灵芝水再次冲泡此茶,缓缓为大家一一斟上。他说:“黑茶外表粗矿,香气低调,像老人一样质朴醇厚,好的茶怡情养性,人生如茶,希望大家好好品味面前这杯茶。”
茶罢,范增平把从台湾带来的阿里山乌龙茶赠给明良方丈,道谢下山。

大师说茶艺

下午,范增平准备与几位茶友分享台湾乌龙茶。在益阳茶友宋喜梅的安排下于14时举行,益阳茶友得知消息如约而至。范增平的赵姓弟子删繁就简,以盖碗冲泡了高山乌龙茶奉茶与客。茶外形翠绿,茶汤色如金桂,味道甘醇,高山之气十足,十多泡后依然有绵长滋味。
茶席间,茶友提及范增平的“三段十八式”茶艺,很多人都是从他的书本上学到的,并没有完全了解理解。范增平简单作答:“三段其实就是人生的过去、现在、未来。在操作层面上,就是一个准备,一个操作,一个结束。那人生就是‘因是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因是来世果,今生做者是。’前因、后果、当下,每一个人都有过去、当下、未来。也有人讲是前世今生来生,就是三生三世。靜思其中,嘴里回甘,喜捨在中庸,享受生命中片刻的美好。因为茶艺,我们总是期待这个时刻的到来。茶艺重视的是过程,美就在此,是感官的享受,更是精神的满足。三段十八步是一场典礼,是一部乐章,是朗诵一首诗,起承转合如人生,大自然的行云流水,天人合一的境界。”

谈到中日茶道的迥异。范增平说,日本的茶道为什么发展起来?其实是中国唐宋时候传过去的,但他们就从那时候传承下来,变成他们的文化。我们是文明古国,很多东西,别人拿去继续往前进,就变成宝,我们却丢了。许多年来,中国有茶无道了。中国在全世界产茶最多,却没有一个规矩,找一百个来泡茶,一百个乱七八糟,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外国人来看,中国人是茶的祖国啊,来看看你们的茶道,看不出名堂来,不知道到底哪一家是代表,这便是我们很可惜的地方。所以我当年提出了“复兴中国茶艺”,并且大量地讲学和培训,希望能够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做一些贡献。

关于未来的茶人之路,他表示还是有信心。当茶人不简单,领到茶艺师证只是一个起点。真正的茶人要有格调,有骨气,有品格,有道德,简单的说:就是要有良心。茶文化是优雅的文化,格调要高一些!有品位些!不是赶集庙会式的活动就能展现茶文化。虚拟故事,不清不真的集会,不敬不诚的邀约,不是茶文化的本质。中国传统文化是做一行像一行,这叫正派,这叫正道,做什么都应该像什么,这教上道。

茶缘廿六载

茶会间,范增平的好友吴尚平前来赴茶。26年未见,两人握手打量对方很久,落座之后给大家讲述了一段故事。1992年,第二届中国国际茶文化节开幕,两人相识于节会。在益阳茶厂工作的吴尚平当时写了一本《说茶》,由交通出版社出版。他将书送给范增平指正,并说准备写第二本茶书,能不能请范老师写序言。范增平笑着就应允了。

吴尚平激动地回忆:“我那时真的没想到范老师会答应写,结果1个月不到,收到了从台北邮寄过来的繁体印刷的序言。当年交通不便,没有手机,没有微信。我当时好感动,茶人真是太讲信誉了。相隔26年,我们再次重逢,喜悦难以言喻。”

随后,现场播放的一段20多年前媒体采访视频,让范增平感慨万千,潸然泪下。他那时用一首诗回应做茶人的境界:“我把世界上最美的颜色给了别人,自己留下白色,我们把世界上最甜美的果实留给别人,自己留下苦涩。茶花是白色,茶是苦涩。做茶人就是这样。”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