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益阳茶故事 正文

彭则锄 鲜为人知的茶叶专家

2018-06-24 益阳日报 汪勇

去年,刚开始写益阳茶故事,许多老茶人对我说,写写彭则锄吧,他是一位被世人淡忘了茶叶专家。后来,我多次听到上了年纪的茶人谈起他,特别是最近整理桃江茶叶史料时,陆续发现了一些与他有关的资料,对他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百度上查找不到他的任何信息,但在朱先明教授主编的《湖南茶叶大观》“茶叶人物”中,我找到有关他的词条:彭则锄,1943年12月12日生,男,高级农艺师,益阳市人,中共党员,湖南省茶叶学会会员。1966年毕业于湖南农学院茶叶专业,先后在桃江县雪峰山茶场、桃江县茶叶公司,桃江县供销社从事茶叶生产技术指导和管理工作。研制的“雪峰毛尖”和“桃江竹叶”,分别被评为湖南优质茶和湖南名茶,还获评湖南省科技成果推广二等奖。研制的红碎茶被评为全国四套样优质产品。上世纪70年代,在桃江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为桃江开辟新茶园在生产技术上做了大量的工作,1982年被益阳地区评为先进科技工作者,还出席全省科技大会。

扎根雪峰山
研制享誉中国的湖南名茶

1966年,成绩优异的彭则锄从湖南农学院茶叶专业毕业,带着在茶叶领域干一番事业的理想,背着简单的行李,走进当时偏僻闭塞,杂草丛生,乱石遍布的雪峰山,参加茶叶实验场的建设。人家考上大学是从山沟里走出来,他这个益阳街上长大的大学生却选择了大山。雪峰山茶叶试验场,到最近的镇要走十多里山路,山上人烟稀少。场里的同事对他说:“山高路远坡难爬,雪峰山上难安家。”他们认为这个城市出身的学生呆不了几天就会回去,没想到他一呆就整整十年。

彭则锄后来回忆,当年认为从事茶叶生产是一项光荣的工作,党安排到艰苦的地方锻炼是对自己的考验,只有安心工作,做出成绩,才能对得起党的培养、教育。在场党支部的领导下。他与工人们一道,改造旧茶园,规划新茶园,测公路、建厂房、安装机器、设计茶园水利化,浑身是劲。他经常系一条腰围巾,穿工作服,不管烈日炎炎的盛夏,还是寒风刺骨的严冬,与工人一起忘我劳动。经过艰苦努力,建成了两百亩高标准石梯茶园,部分老茶园得到改造,使茶叶年产量由原来的亩产30多斤,上升到1976年120斤。

作为一名茶学专业的大学生,彭则锄一心扑在茶叶上,总想把学的知识更好地用在茶叶生产实践中,场里的领导多次派他训练全县茶叶技术人员。他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训练班有80多名学员。他既当教员,又带班实习,工作十分辛苦,但他心里很高兴,不觉得累。他还利用晚上休息时间,根据桃江茶叶生产实际,编写了一本茶叶生产技术资料,供授课用,反响很好,县里将它印了5000多册,发到全县,很受茶农欢迎。

在雪峰山茶叶试验场工作期间,他还抽出时间,帮助金沙洲公社周家潭大队、沅嘉桥公社潭树界大队设计了面积比较大的新式茶园,效果很好。

1969年春,他从杭州梅家坞请来大学同学朱云海,在雪峰山试制龙井茶,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终于试制成功。紧接着,以他为主开始了雪峰毛尖的试制,并且获得成功,雪峰毛尖后来成为湖南名茶。

刻苦钻研
改进茶叶加工工艺

尽管是科班出身,彭则锄却从未放松学习,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起,他就坚持认真学习技术、钻研技术。

上世纪60年代,桃江的绿茶加工技术欠佳,产品质量不是很好,为提升绿茶质量,彭则锄从机械上着手,在制造加工工艺上反复推敲,反复试验,终于摸索出提高雪峰山的炒青绿茶品质的方法。他的主要做法是在加工工艺上,打破书本上绿茶杀青5至7分钟,揉捻30分钟的戒律。采取快杀青,使杀青叶活而不死(指叶色),死而不活(指氧化酶)的杀青工艺,快揉轻揉及时散热等技术措施,达到了绿茶香高、味浓、叶底汤色翠绿的目的。通过改进加工工艺,每担均价由原来的80多元,上升到1976年的158元。

在红碎茶加工中,彭则锄和湖南农学院实习师生、杉树仑茶厂职工一道,认真研究,摸索出红茶发酵,四级原料精制定档核算,鲜叶用储青、槽储青及红茶初制联装技术等经验,并上升为理论成果,写成论文,得到了省茶叶研究机构的好评。其中,储青槽对鲜叶储青效果的研究论文,还被推荐到省茶叶学会年会宣读。这些研究,推动了生产。偏轻发酵实验,推广到全县。全县1979年春茶324担,优先送广交会均价达305元。在全县广大茶厂职工的努力下,1979年,桃江县红碎茶的正品茶均价每担达204元。比1978年提高24元一担。

在茶叶栽培工作中,彭则锄认真总结雪峰山的工作经验,得出了桃江县茶叶生产,既要质量好又要产量高的采扎方法。具体是:早开园,勤分批,按标准及时采扎对夹叶,适时封园,多采春、夏茶,秋茶后期保留养,多采季前、季中茶,季后阶段保留养的方法。这些方法在全县推广,凡是掌握和执行了这一方法的社、队茶园。普遍增产增收。据统计,当时,桃江县有113个大队种茶,有106个大队增收,年增收额达204000多元。

后来,彭则锄调到县茶叶公司工作,正值全县茶类的大改革。他曾跟同事讲:只要桃江的茶叶生产上去了,对人民有好处,我彭则锄,就是死在茶树蔸下也心安理得。他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建茶厂、安机器、突质量、搞科研,整天忙过不停。他跑遍了全县的茶园,县里每个茶厂他指导过生产,一年下来,他没有休息几天,通过他和大家的共同努力,桃江县红碎茶生产得到了蓬勃发展。

上世纪80年代初,他联系上在福建福鼎工作的农学院同学肖俊杰,请他到伍家洲公社指导乌龙茶、铁观音的生产加工,他也积极参与研制,产品试制成功后,销往长沙等地。

当好参谋
把脉茶叶产业促发展

还是一名技术员的时候,彭则锄就认识到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不够的,必须给县领导当参谋出主意,推动全县的茶叶工作。

1979年初,他根据当年气候特点以及茶树生长特性,向主管领导建议,春茶开园比1978年提早了一个星期;春茶的尾声要刹住四级鲜叶;同时又据春茶开园早的特点,提出夏秋茶有可能超春茶的设想及技术措施。建议被领导采纳后,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桃江县1979年春茶的产量比1978年上升,质量均价每担达240元,夏秋茶达全年产量的54%,第一次超春茶产量,质量也大为提高。

1979年茶园冬培中,桃江县决定将它作为农业基本建设的主要内容来抓。当时很多区社领导与群众耽心深挖施肥怕引起1980年减产,他认真分析了全县茶园现状,大胆提出不会减产的道理,同时辅导了冬培技术措施,只要把沟开在茶行中,亩施三至四百担有机肥,并结合施磷肥。及时复士,不仅不会减产,还可以抗寒防冻。达到丰年增产的目的。随后,他又作广播讲话,解除了茶农顾虑,确保了全县冬培的顺利进行。

1979年3月初,他及时地拿出了红碎茶各项经济技术指标及实施办法建议方案;绿茶不生产五等以下茶;红绿茶快制快运等意见,并附以具体措施。领导很重视,当即采纳,并在全县落实。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全县茶叶质量普遍高,资金周转加快。各类茶提前至10月底入库,在交验进度上夺得益阳地区第一名。

上世纪80年代,他担任县供销社主任多年。期间,他十分关注茶叶生产,在他的建议和具体领导下,县委、县政府和上级有关部门同意建设香炉山茶厂。该厂的建成使桃江县由边销茶原料产区转变成为生产加工区,成为国家民族贸易用品定点生产企业,推动了桃江茶叶的发展。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