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益阳茶故事 正文

《彭氏族谱》中的安化茶故事

2018-07-02 益阳日报 汪勇

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也。这是关于家谱作用的陈述。《沙湾彭氏五修族谱》(以下简称《族谱》)为民国31年彭国钧主修,是安化沙湾彭氏家族重要的史料,我们从仅存的数册族谱中,发现了一些与安化茶业有关的史料,这些藏在《彭氏族谱》中的安化茶故事,既见证了安化茶业的繁荣,也见证了彭氏家族以及彭国钧、彭先泽父子为安化黑茶所建立的功勋。

心系安化茶业的彭国钧

彭国钧,字全方,亦字泉舫,又号潜舫,晚年自号看春雨耕斋老人,《族谱》中刊登有攸县知名人士彭运斌所作的《全方先生事略》一文,文章从幼年及少年时代、教育、民意代表、党务、行政、地方事业等六个方面介绍了彭国钧的事迹。文中涉及彭国钧与安化茶业有关的内容如下:
1、追回被省财政扣留的茶捐,用于安化教育。“清末,安化于省设中学,先生任管理干事。县之茶行用捐岁数千元,久归省库,县人请之,收回充县学款”。
注:1910年,在长沙的安化同乡创办旅省安化中学,培养安化籍学生,彭国钧担任管理干事。为了办好该校,当时的安化政府以茶捐的形式,募集了数千元款项,存放在省财政,准备用于学校开支,由于学校在1912年并入长郡中学,此款项一直未使用,县里在彭国钧的帮助下,将该款项要回,补充县里的教育经费。
2、在安化酉州及褒嘉村购置田山、园圃作为修业农校的实习基地,在修业农校开设茶业科,培养茶业人才。《族谱》中记载:“民十六年,复任修业校长。积极谋发展,省垣购置房产,新开铺加购田业,安化酉州及褒嘉村购置田山、园圃共约二千亩为农场。而校基已固,校誉亦日以隆起,经办农学实科、农艺师资科、农艺科、园艺科、农村合作科、茶业科并附设小学三所。”
3、成立安化茶业维持会,组建茶农合作社;将湖南茶业讲习所迁至安化。《族谱》中记载:“安化茶叶岁产千数百万元,近感衰落矣。民元7年设安化茶业维持会,并请政府将岳麓山茶业学校移安化。抗战军兴,茶商裹足请求中央及省政府贷款采购,又组茶农合作社,以谋茶业之改良,促成茶砖内销,地方益以活动。”
注:文中“岳麓山茶业学校”即湖南茶业讲习所,1915年湖南省建设厅在长沙小吴门外大操场旁,开设湖南茶业讲习所,1916年迁长沙岳麓山,1920年迁往安化小淹,1927年迁至黄沙坪, 1928年停办,改为湖南省茶事试验场。

晚年从事茶业的彭怡舫

彭怡舫是彭国钧的弟弟。翻开长沙市修业小学的历史介绍,有这样一条记录:1903年,黄兴离开日本回到长沙,在明德、修业两校兼课,暗中进行革命活动。修业创办人之一黄昌浚和彭怡舫等在校密制炸弹,准备参加推翻清政府的武装起义。

这条史料,在《族谱》得到了应正,《族谱》刊登了清朝举人、雅礼中学语文老师魏圣俞写的《彭怡舫先生六十寿序》,文中记载“继投长沙新军,充士兵;旋入胡氏中等工校,习简易职业;修业学校延充会计员。始与同盟会黄昌浚交好,参加革命运动。辛亥湖南光复之先数日,先生与黄君于修业秘制炸药。未几,黄君以功显,先生口不言往事,亦未与黄君往来。”

辛亥革命胜利后,彭怡舫在安化、湖北武阳、新堤关等地任职。文中记载“先生倦游乃营茶业,操奇计,赢有所获,蔗境弥甘,具徵晚福”。

《寿序》介绍彭怡舫晚年从事茶叶经营,富甲一方,由于史料所限,其具体经营情况暂时无法知晓。

刊登在族谱中《安化黑茶序》

《安化黑茶》是彭先泽的一篇重要著作。他为该书作序,《族谱》全文刊登,可见它的重要性。

彭先泽早年留学日本九州帝国大学,从事水稻研究,他的译著很多,如《稻作学》《气象学》《水稻之育种与遗传》《今日之作物育种问题》《辽吉黑三省之稻作》等,为何在《族谱》中仅仅刊登了《安化黑茶序》呢?

从序言中不难找出答案。序言记载:“民国二十八年三月,奉令襄办湖南省茶业管理处处务。九月衔命来安化兼办试压茶砖事宜,就江南坪租屋设厂工作。一年以来,对于黑茶悉心研究。惜乎安化黑茶鲜有典籍可考,采制方法如何,运销情形如何,贸易状况又如何,千数百年之黑茶市场,有何不当情事,究应如何设法改进,必为我茶业界同人亟求了解之各问题,而皆茫然无所寻释也。爰于公务之暇,或考之书史,或寻阅碑石,或询之乡叟茶工,经八阅月之时间,编述《安化黑茶》一书,内容务求翔实,文字不暇藻饰,或亦可供研究茶业者之参考焉。”短短的一段文字,交代了写作《安化黑茶》的背景、目的、意义以及经过,彭先泽不愧为对中国黑茶进行系统理论总结的第一人。

有意思的是,《族谱》刊登的《安化黑茶序》结尾为“民国二十九年六月吉日,湖南茶业管理处副处长兼砖茶厂厂长彭先泽谨识”,而我们平常见到的《安化黑茶》一书中序言的落款是“民国二十九年六月彭先泽于安化江南坪砖茶厂”,两者有所不同,《族谱》中的落款显得更为正式、全面。

仇鳌赋诗沙湾渡

小淹镇沙湾渡口是交通要道,运送黑茶和货物的必经之地。《族谱》刊登的“沙湾续八景”把沙湾渡口“渡头湍激”作为一景。

记载如下:“沙湾渡口为上下通衢,东自益阳、宁乡,西至新化、溆浦、沅陵等县,往来旅客悉由之。因水之廻环湍激而渡头较险,自昔渡口凡三,曰上渡头、曰中渡头,今之通行则下渡头也。族人于此有规定:水涨时,非年富力强习水性者不许驾船。船有选择,载人有限制,慎之也。然为交通要道,行旅仍络绎不绝,茶业盛时,尤有熙来攘往之概焉。”

民国参政会参政员湘阴籍人士仇鳌是彭国钧的朋友,《族谱》刊载了他所作的《沙湾续八景诗并序》,诗中《渡头湍激》如下:“沙湾渡口看熙攘,上去辰阳下益阳;香茗年时行万里,好编食货叩兴王。”诗中描绘了沙湾渡口茶叶运输的繁忙景象。

注:《族谱》中刊登的 “沙湾八景”分别为:香炉接汉、青兕廻澜、白沙凝屑、璇纹绕秀、灵璧挥甘、渔火连宵、仙岩霁晓、笔架凌霄; “沙湾续八景”分别为:一水长环、五村隐列、渡头湍激、溪口迴旋、渔舟晚歌、稻田春雨、江边陶墓、山麓彭碑。

彦清公捐田为茶亭

安化是山区,古时候交通运输非常不便,运送茶叶等货物靠肩挑马驮,翻山越岭,十分辛苦。于是,人们修建茶亭,煎泡茶水,供挑夫、行人歇脚休息,饮茶解渴。

茶亭是社会公益性的事业,没有收入。它的运转大多依赖乡民赞助或作为地方上的开支。为了保证茶亭有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绝大多数茶亭拥有一块自己名下的山林或田产。这些山林或田产的取得,一般由当地的乡绅、富豪捐赠。

沙湾彭氏族人也不例外。《族谱》中刊登有《彦清公捐田施茶碑序》和《沙湾渡口茶亭序》两篇文章,详细记录了彦清公捐田兴建茶亭,维持茶亭运行的史实。

《彦清公捐田施茶碑序》一文结尾记载:“计批白沙溪牛寨湾水田六坵以为施茶之资,永远不准变卖。”

《沙湾渡口茶亭序》全文如下:“沙湾渡口,通衢也。倦者憩于斯,口渴者饮于斯,茗战数杯,舟浮一叶,倦舒而渴亦解焉。葢自九乡各姓设议(义)渡,我祖彦清公施香茗口碑,堪千古矣!维思北岸虽有茅店,沽酒或愁无钱,而烹茶亦无胜地,爰建小亭于南岸,以便憩者、饮者,村之诸君子赞且贺,曰宜呼为憩饮亭。至于木石瓦甓、工资身任者不书,而基地乃陶芭庭所施也,并记之。咸丰丙辰嘉平月上浣吉日。俢主里人彭豹章自序,房弟国学文章酉山书,石匠本邑龙四聪刊立。”

史料千秋,不知茶亭是否还在?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