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原上”话与益阳话

2017-07-14 谢国芳

“原上”话与益阳话

不久前,电视剧《白鹿原》热播,在全国掀起一轮“白”热。我不仅追着看完电视剧,还将小说翻出来重新看了一遍。研究了这么多年的方言之后,再看《白鹿原》,竟然看到的尽是方言。《白鹿原》里的渭河平原与益阳,其远不止千里,但方言却多有相通之处。
十七岁的黑娃想出去闯世界。其父鹿三开始不同意,他是这样说动父亲的:“嘉道叔在那边人事熟套,打保票能给我寻个好主儿家。”“打保票”一词,读来十分亲切,因为我们也讲。我们还说“打包票”,比“打保票”的承诺更进一层。他们经常贬称某人为“货”,我们也讲,还骂儿女为“死货(子)”。聪明也讲为“灵醒”。
明知白嘉轩前面克死了多个老婆,还有人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小说是这样写的——“只有像木匠卫老三这种恨不得把女儿踢出门去的人才吃这号明亏。”益阳话有“暗亏”一词,不说“明亏”。但“明亏”显然是“暗亏”的反义词。这“明亏”用益阳话说,就是“打开眼睛接打咯坨尿”。
“嘉轩一声哭嚎就昏死过去,被救醒时父亲已经穿上了老衣。”“老衣”就是给死者准备的衣服,益阳说“寿衣”。
关中地区的城镇和乡村,对被雇佣的工人、店员、长工称为相公,简称为“相”,如黑娃当长工时被称为“鹿相”。“相”有帮助、辅佐之意,“相公”成为对帮工者的尊称。益阳旧时称秀才为“相公”,现在打牌时因为出错牌等原因不能和(hú)牌的人也叫“相公”。后一种“相公”是由秀才不干农活引申而来,意如“闲人”。
鹿三是白嘉轩的长工,对白家的家风十分欣赏。“鹿三对照了白鹿两家给儿子办婚事的过场,深深感叹白嘉轩教子治家不愧为楷模,而鹿子霖的后人成了什么式子!”“式子”指样子,益阳话也讲。且益阳的“式子”还可写为“势子”,指阵势、态势、状态,如“我都退休了,你现在是么子势子?”
“因为是头一桩婚事,白嘉轩办得很认真,也很体面,特意杀了一头猪做席面。”“席面”就是宴席,我们也这样讲。我们还讲“场面”“场合”。
白嘉轩说:“那几个人背着枪在镇上晃荡,庄稼汉们看见了由不得紧张害怕。没有战事,要这些人做啥?”背枪的是团丁,百姓看着自然紧张。“由不得”,益阳话也讲。
白嘉轩晚上郑重地对仙草说:“看来这崽娃子贪色。你得给那媳妇亮亮耳。”“亮耳”就是提醒,对方心里不明白,你去从耳朵边点明一下。益阳话叫“打耳侧子”。
“白鹿仓总乡约田福贤邀请鹿子霖出任第一保障所乡约的时候,鹿泰恒出于自家在白鹿村处境的考虑,支持儿子到白鹿村外边去闯世事,现在自然不能为儿子丢掉辫子再说二话。”“二话”就是多话,益阳也讲。
也有一些词,《白鹿原》与我们讲得完全不同。
小说写道:“法官只问了他的住址就催他回去,说自己随后就到。”“法官”就是我们所说的道人、师公(子),道教做法事的人。
小说经常讲到“抬协”。白赵氏说:“你比马驹大。你十九他才十六。你身子披挂雄实,马驹还是个树秧。你要处处抬协他。你听下了没?”抬协,有抬举和协助两方面的意思。
黑娃做长工时的主人郭举人“对长工不抠小节,活儿由你干,饭由你吃,很少听见他盯在长工尻子上嘟嘟囔囔啰啰嗦嗦的声音。”“尻(kāo)”是北方话保留下来的古汉语词汇,本指身体的尾部,“尻子”常用来指屁股。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人在世上要活得像个样子。益阳话谓之“做人”,人做得么子样;《白鹿原》说“活人”。如做了坏事,会说“还咋活人”。做了亏心事,见不得人的事,益阳话会说“讲起来吓人”“吓煞巴人”;《白鹿原》里讲“羞人”,羞得厉害叫“羞先人”,就是祖宗都被丑到了。白嘉轩批评白灵为“海兽”,其意指在外乱窜、不想回家的孩子。
作为动词,全国用得最多的应该是“搞”,几乎所有动作都可抽象为“搞”。《白鹿原》里与“搞”相当的是“弄”。由江西人带到益阳来的“舞”,是抽象的做,他们的是“务”,还用“务弄”一词。
作为一部杰出的小说《白鹿原》提炼方言确实有水平。
有了三个儿子之后,白家终于盼来一个女儿(白灵)。白嘉轩对妻子仙草说:“这回合你心上来了,也合我心上来了。稀欠稀欠!”含有稀少、欠缺、渴盼的“稀欠”,将两口子当时的感受充分表现出来了。
同意儿子黑娃出去闯荡之后,鹿三说:“也好也好!你出去闯荡二年,经见几家财东心里就有数了,不走高山不显平地嘛!到那会你就不会弹嫌……腰直腰硬的屁话了!”“弹嫌”,弹指挑剔,嫌是嫌弃。两者合于一起用,内涵更加丰富。
黑娃刚刚走进社会,三个长工晚上睡一起,尽讲黄色段子。长工头儿李相突然停下来,装得一本正经地说:“不说了不说了,把鹿相教瞎了咋办?鹿相娃娃还没见过啥哩!”“瞎”犹如说“坏”“废”。细心咀嚼,越品越有味道。
田小娥挑逗黑娃的过程,小说写得细腻有致——她似乎毫不在意,叮嘱说:“鹿相,你款款吃。吃好。出门在外,饭要吃好。”“款款”就是慢慢,但比“慢慢”更有古韵。田小娥与黑娃成了“好事”之后,人的精神面貌为之一变。结果被黑娃的同事看出来了,他们形容她走路都是“飘手飘脚”的。这“飘手飘脚”,十分传神!
下面再举一些《白鹿原》的方言特征词,并用益阳话简要解释。
悦意:乐意,愿意。孤清:冷清。滚水:开水。一搭来:一起来。书手:文书,秘书。书记:写字。官人:干部。本顺:本真,老实。淘、骚:淘气,顽(四声)。涵性:涵养,内秀。熬活:打工。经管:管理,管住。瓜蛋:傻瓜,宝。风搅雪:暴风雪。滋润:熨贴。麻钱:零钱,小钱。麻缠:麻烦,麻纱。麻达:不顺利,不如法。水浅:水平低。浑全或圆全:周全,完整。箍浑:收场。跌浮:(价格)涨跌。硌耳:刺耳。交涉:关系。胡吣:乱讲。下瞧或下看:小看。日月:日子,如过小日子,他们就讲“过小日月”……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