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河坝学校

2017-07-14 李双建

    我入河坝学校是1967年秋天。小学部教室东头的墙上,张贴着刘胡兰面对铡刀大义凛然,黄继光挺身堵机枪眼,罗盛教勇救朝鲜少年和杨根思抱着炸约包冲向敌群的大幅彩色画像。
    我和同学背着一大捆自己亲手砍下、晒干了的丝毛草,在这排画像前驻足看了很久。丝毛草是开学报到时,交给学校盖教室用的。河坝学校有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是国营大通湖农场,包括北洲子、金盆、千山红、茶盘洲等农场的职工子弟十分向往的地方。学校的正规称呼是大通湖农场职工子弟学校,但大通湖农场的老老少少都称其为河坝学校。
    这是因为河坝的名声大。河坝全名三吉河坝,那是1950年围垦大通湖时,在胡子口河分汊处堵塞一坝,将三才垸与吉星垸连接合围,取两个垸子名字的第一个字命名为三吉河坝。后来演变成了地名,这个地方是大通湖区地势较高的地方,逐渐形成了河坝镇,大通湖农场总场机关放在这里,随后建起了商店、学校、工人俱乐部、医院和印刷厂。夏天,印刷厂还可以做冰棒。
    小学部的同学是老师心目中的儿女,上学遇雨淋湿了一身,老师会拉着你的手到宿舍,叫你换上他或者她的衣服。衣服肥大,同学也不会笑,我就穿过班主任孟引兰老师丈夫张俊德主任的衣服。音乐课由25班班主任周桂云老师兼着。我们是26班,周老师教的歌是这样唱的:“毛主席啊,毛主席,我们日夜想念您,今天终于见到您,见到您,车啊车啊慢慢走,慢慢走,让我们好好看看毛主席。”
    “妈妈,爸爸要你回去睡觉算了!”“妈妈,爸爸说你应该下课了!”我们的物理老师王鉴锡打发幼小的儿子催刘自诚老师休息了。刘老师满脸彤红,对着幼小的儿子回复了一句“晓得了 ,你先回去!”然后又跟我们讲解“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老师仔细、生动地为我们解读这首词,将词的解读内容详尽写在黑板上,大家背得了,笔记做好了,刘老师才宣布下晚自习课。作为我们这个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刘老师还要给班干部交代几句,才慢腾腾地向自己家里走。
    “喂,你下课后别急着回去,和寄宿生一起吃了晚饭再走!”
    “为什么呀?”
    “你这个蠢猪可能搞不清,今天是月底了,学校食堂肯定会跟我们寄宿生改善伙食,肯定会搞点肉吃,一个月才一次啊,吃了晚饭再走吧!”劝我的不是成雪冰就是大平子,还有其他男同学。
    想起香喷喷的猪肉,我的喉咙里伸出手来了。晚饭时间到了,我被那些离校遥远的寄宿生同学拖到了食堂,啊,果然有猪肉煮红薯粉。一个同学连忙夹了一块肉放到我的蒸钵里,然后他自己开始狼吞虎咽。就这样,高中两年的上学期间,我几乎每个月能吃到两顿猪肉了,一顿在家里,一顿在学校里。吃肉的时候,有同学乐得合不拢嘴,谈笑着,一块肉从嘴里掉到了地上,他连忙捡起来在衣服上擦了擦又放进嘴里。这个同学是谁呢,是我们班的胡义礼。他经常穿着那件袖子打了两个大补巴的黑色灯心绒衣,一边跟同学讲生产队的笑话,一边揩着鼻涕。他的言语和动作常惹得同学哈哈大笑。大家一边笑一边骂:“这个狗日的家伙最可爱了!”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