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谢国芳:潜心方言五载 卓尔自成一家

2017-08-24 张丹丹

 

谢国芳深入乡村收录方言资料。

 

谢国芳在桃江为方言爱好者讲桃江方言的来龙去脉。

    7月30日,近年来一心研究益阳方言的学者谢国芳应三周研究会邀请,就作家周立波《山乡巨变》中的方言词汇开了一堂讲座。讲座现场座无虚席,互动环节更是积极热情。方言作为地域文化的活化石,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保护方言的重要性。而谢国芳,已经在方言领域探索了五年,他用自己独特的研究方法,渐渐摸索出湘方言尤其是益阳方言沿袭变化的门道。
    谢国芳是益阳日报社的高级编辑,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一直从事教育、新闻工作,对湖湘文化有极深的积累。也正是因为他对湖湘文化的了解,就常常有朋友带着这方面问题来找他,而这些问题中就有不少涉及到方言。有的方言问题很好解答,他凭借自己的知识轻而易举就能给出答案,但有些问题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说出个道理的。这反而激发了谢国芳的兴趣,为了找到一个问题的答案,他有时要翻上好几本书,或者向已经是语言学专家的大学同窗咨询。
    手头上攒着的方言问题和答案越来越多,一直从事文字工作的谢国芳索性把这些都写了下来。2013年开始,他在《益阳日报》开辟栏目《如此说来》,最初立意在探讨益阳本地文化的源流,诸如益阳为何叫“益阳”、益阳话为什么比长沙话更多古汉语词汇、沅江到底出过状元没有等。2015年,这个栏目更名为《寻根说字》,强化自身特色,专门用于探讨益阳方言的词汇源流。如今,这个栏目已经坚持更新近五年,刊发了方言文化随笔近30万字。同时,他也在自己的新浪博客“谢国芳007”上持续更新。这些行动带动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方言,很多文化类的微信公众号转载他的方言研究文章,一些民间的文化协会常常邀请他开坛设讲。
    随着研究的日渐深入,谢国芳对方言的解说也越来越让人信服,他跳出了传统的历时语言学和共时语言学研究方法,而是将两者结合起来,既从历史沿革来追溯方言文字和发音的本源,也从方言发音和历史变迁来追溯方言本字。这也得益于他多年来的文化积累,以及多年记者生涯训练出的触类旁通能力。
    比如,他在一篇探讨“敲”“丂”二字的文章《益阳话表示“敲”,用的是古字“丂”》中写到:“丂(kǎo,益阳音一声)……台湾学者廖文豪《汉字树》认为,‘丂’与‘可’字去掉‘口’后的构件,都是指老人用的拐杖,引申为敲击或敲击声。现在客家话里还将‘丂’当‘敲击’用。益阳话保留了‘丂’,也是当‘敲击’用……益阳话讲‘击打’为‘kao’……平时以为‘敲’字在益阳话里读为‘kao’,其实,不对。敲,普通话读qiāo,与它同音同调的悄、跷、锹、劁、橇,以及同音不同调的乔、侨、桥、荞、翘、樵、巧、俏、窍等字,益阳话都不读‘kao’。相反,‘丂’,不仅音同(调略异),且意义完全一样。在这个字上,益阳话与客家话保留的都是古汉语用法。”
    这是从方言发音和字义上推敲出的方言本字,而后他又从历史变迁中再次印证了“丂”字,他在文中继续分析:“客家人移居南方时有一部分在江西停留过上百年,赣语、益阳话、客家话有相同之处,不难理解。”事实上,谢国芳在方言研究中大量使用了移民史知识。明初大移民中有“江西填湖广”,大量江西人迁入湖南,赣语也就随着大迁徙流入湖湘。谢国芳认为,“江西填湖广”与洞庭湖区的大规模垦殖基本同时进行,江西移民在短时内的大量移居,以其人口和文化、经济的压倒性优势,让江西话覆盖了原有的方言。且由于益阳在以后长期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明初赣语得以完整保留至今。谢国芳研究湘方言(尤其是益阳话)参照赣语、吴语、客语甚至粤语等其他方言体系,而不是就湘语而说湘语。
    他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不仅在民间的文化爱好者中产生了巨大影响,就连一些权威的学术机构也有学者找上门来。上个月月底,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副研究员夏俐萍率专家学者在桃江做方言调查,期间,她就找到谢国芳,与他共同探讨桃江方言的历史沿革、词汇发音等。夏俐萍认为,谢国芳以触类旁通的方法研究方言词汇,并以随笔的形式传播方言学问,在全国都具有创新意义,很有价值。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