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撑·揿

2017-11-24 益阳日报 谢国芳

撑·揿
撑(chēng,益阳话音cán),基本义为支持。将船以竹篙借力行走,叫撑船。桌上没有正式位子,站在一旁吃,伸手夹菜的动作被调侃为“打撑篙”。桌面等的下面支撑着的竹木叫撑子。防水的堤内侧取支持作用的矮堤,也叫撑堤(子),或戗堤(子)。修堤时在一些危险位置会加修土撑,就是与堤呈丁字形支撑的土坡。防汛时临时挑的这种略小些的支持坡叫土牛(像牛一样支撑着大堤)。两个人打架,互相揪着,势均力敌,叫“撑起(打)”。而平时讲的“撑面门”有两个含义,一是支持门面,二是为门面争光。锻炼时做“俯卧撑”,其中的“撑”已经读得与普通话一致了。
揿(qìn),基本义是用手按下。不要以为这个字很古雅,其实它年轻得很,《康熙字典》都没有收这个字。吴语有“揿纽”一词,别处叫“子母扣”,就是益阳人所讲的“按扣”。揿字吴语读chin,益阳话读cěr。益阳人表示“按”,多是读cěr,写成字就是揿。如桌子有点晃,“你揿打莫让它动!”俗语“脚踩打,手摸打”,用于表示仔细、落实,也可以讲成“脚踩打,手揿打”。又如“咯条鱼好大,揿都揿不住!”“他们单位麻纱太多,领导揿都揿不住哒!”

闻·嗅
闻,《说文》:“闻,知声也。”段玉裁注:“往曰听,来曰闻。”《礼记·大学》:“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将视、见、听、闻的区别讲得很清楚:看的动作是视,看到了是见;听的动作是听,听到了是闻。
用鼻子“闻”,当“嗅”用,是引申的用法。虽是口语用得多,但并非完全是白话用法,古文里也有。《孔子家语·六本》:“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
嗅(xiù),本义:用鼻子辨别气味。“嗅”本作“臭”,由犬和自(鼻)组成的会意字。因为狗的鼻子灵敏,善于闻嗅。《韩非子·外储说左下》:“食之则甘,嗅之则香。”因为狗喜闻浓的气味,有吃屎习性,后来“臭”专指难闻气味,而“臭”的本来用法加“口”旁而成了“嗅”。
“臭”读xiù时只表示气味,并不指难闻的气味。如成语“其臭如兰”。杜甫有诗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其中的“臭”多释为气味,读xiù。
嗅,益阳话里读xìn。闻,往往指一般的闻的动作,而嗅往往指具体的、仔细的闻。如“你嗅一下看,这个菜馊冇?我感冒哒。”

呸住
呸,《康熙字典》:“《字汇》:相争之声。俗字。”呸字记录的是人们相争的声音。常见人们争吵时,发出“呸”的声音,以表示斥责、鄙薄,或故意吐唾沫的声音。也用于从背后发出“呸”的声音吓唬人。
益阳有“呸住”一词。本指吵架时声音超过对方,将对方的气势压下去,引申指吓住对方,使对方因而气馁、服软。如说“我不是吓大的,你莫想呸住我!”“你先去呸他一下看看;硬是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另有“呸訄(qiú)”。《说文》:“訄,迫也。”段玉裁注:“今俗谓逼迫人有所为曰訄。”“呸訄”本义是以言语威胁、逼迫人,后来引申为被威胁者的反击语。如“我怕你啦?呸你的訄咧!”

足·胀
激,本义是水流受到阻碍而涌起或溅起,引申义:鼓动,使人的感情冲动。激的这一用法,益阳也用。如“你激他一下,他肯定会去。”
不过,益阳表达这种“激”更多的是用“足”和“胀”。
足,本义是人的脚,引申指所有器物的支撑部分,再引申为充分、够量、完全等意思。如果人的精神力量上不足,怎么办呢?旁人帮他“足”一下。如“他胆子小,你足他也冇用。”
胀,本义是体积变大。以言语激人,不过是使人精神上强大起来。
激、足和胀,有时也讲“德起”,意为鼓励、表扬。如“大家一德起他,他就来劲哒!”这个“德起”,可能应该写为“抬起”或“端起”。

呿子
成语“呿颐结舌”,指张嘴说不出话的样子,形容惊惧或理屈。唐·高彦休《高阙史·卢相国指挥镇州事》:“二内臣呿颐结舌者久之,且曰:‘适奉圣旨,遣与相公商量,所仗者庙谟,非敢参以末议。’”
呿(qū),本义是口张开的样子,也指张开。《庄子·秋水》:“公孙龙口呿而不合,舌举而不下。”
“呿”益阳话保留下来了,读四声。有“呿子”“扣呿子”等词。旧时衣服用布做扣子,扣子和扣眼都是布缝制的。扣眼叫“扣呿子”。“呿子”就是指绳、线做成的圈。如本来不能挂的东西,上面做个呿子就可以挂在墙上了。

嚼血
益阳话有“嚼血”一词,其义相当于普通话的胡说、乱讲,北方话的嚼舌头。
其实,“血”就是“说”。益阳话的“说”与“血”同音。字典注音,“说”有三个音:一是shuō,最常用;二是shuì,用于“劝说”义;三是yuè,义同悦。前两个读音,益阳话都读xuè(此音与普通话shuì对应)。那么,“嚼血”写成字就是“嚼说”,就是北方人的“嚼舌头”。
有人将“嚼血”进一步讲成“抽胡血”,就是“抽胡说”。此处的“抽”可能是“臭”的漫读音。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