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偶入辣蓼花海

2017-11-24 益阳日报 熊梦红

我知道此时白桦挺立在东北的积雪中,胡杨傲立于西北的荒漠,也知道鲜花灿烂于彩云之南,芒果、椰子在海之南的风中飘香。我承认我向往这些,欣赏这些,且时不时与它们来个约会,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已漠视我脚下的这方土地,并不妨碍这古老而又历经沧桑的大湖成为我的乐土。

从大堤边的杂草丛中踉跄而下,穿过一条无名河、一个长条形的洲子便是大湖。我时常这样给自己鼓劲,让自己有足够的力气跑过去看看湖。

一连几天的雨,洲子上的路被装运黑杨、苏柳的车搅得泥泞不堪,一路叮嘱自己小心小心,还是有几次险些滑倒。

脚底又是一滑,我又晃了好几下才算勉强稳住身体。哎!终究不是孩子了,不能也不想再跟烂泥路较劲,还是移步路旁的苇丛,踩着衰败的杂草稳步前行吧。慢着,那是什么?苇丛那边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差不多掉光了叶子的杨树林间,一层层浅紫色的云雾一般,那未必是花?一路走来,路边杂草丛中的几株黄色野菊已牵制住我的目光,这蓬蓬勃勃、密密麻麻的果真是花?

我的心不禁雀跃起来,可是横在面前的是一条宽约三米、深约两米、极目望去不见头尾的旱沟。我只好蹲下身子,用手撑住地面,一跃而下,在沟底又攀住一根裸露在外的树根,手脚并用的爬进树林。

一阵阵蜜香扑鼻而来,我出现幻觉了吗?为这些碎碎地铺满一地的辣蓼花?糟了,不止是幻觉还出现幻听了,居然听见了蜜蜂嗡嗡的叫声,我穿越到了春天?层层叠叠的花丛中似有许多小生命在跳跃、飞舞,矮下身来,仔细一看,还真是蜜蜂,可见被辣蓼花海弄迷糊的不只是我。

这小小的辣蓼花呀,不似桃花、樱花那般妖娆,牡丹、芍药那般雍容,也不似莲花、兰花那般清高,它似是被人遗忘而怯怯的在沟边、路旁、林子边上、土堆角落,展开着粉嫩而娇小的笑靥。今天,眼前这无边无际的花海,不只让我震撼而且让我痴迷了。

不顾不合时宜涌现脑中的“江南江北蓼花红,都是离人眼中血”,我只想静静地,好好地与它们亲近亲近。尽量把脚落在花最少的地方,一步一移,多想,多想走到花海深处,倒卧于花丛中呀。可是,我不能,我知道它们娇小的躯体经不起我重量级的摧残。只能弯着腰,悄悄凑上前,轻闻细品。紫红的花茎上一溜莹白的小花,黄色花心中几根粉紫的蕊,随着我的呼吸,在心尖儿上一颤一颤的。

甚是嫉妒没在花丛中的半截朽木,浑身枯黄、破烂岂不说,还异常显摆的露出肮脏的褐色的苔,它那么静静的躺在这儿,安然的享受着群芳簇拥,全然没有自惭形秽的自知。我恨不能踹它一脚,又恐伤了这些淡然绽放的花儿,只好踩着牛羊留下的蹄印,继续前行。

“啪嗒”一声打破了林子的安静,哪根树枝掉了?目光搜索处,一片速生杨叶子飘飘摇摇独自坠落,那沉闷的声音是叶子终于得以亲近花海的欢呼,还是树枝的不舍?喜鹊不解风情,依旧在枝头“叽叽喳喳”闹腾。

突然觉得双颊发热,头晕乎乎的,误入辣蓼花海深处,闻着如蜜汁的芳香,我也沉醉不知归路了吗?脚步跟着蹒跚起来了,那就歇歇吧,倚着这棵斜探着身子的杨树,眯着眼睛,假装我也是一株在湖畔开着花的辣蓼草;假装那些不肯歇息的蜜蜂、虫子、鸟儿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