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一缕春风

2017-11-10 益阳日报 贺剑强

几年前,在专家联合会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一位老人给大家端茶倒水。感到有点惊奇:几乎所有的会议上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景,在宾馆酒店开会,有漂亮小姐服务;在单位开会,有年轻人效劳;或者干脆在桌上摆一瓶矿泉水。我好像是到了西土异域,不解风情。老人再次给大家续水时,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中等身材,腰板挺直,头发花白,精神矍铄,戴着眼镜,脸带微笑,慈眉善目。

向刘锡良会长一打听,老人是专家联合会办公室主任罗雪安先生,已年近七十。

我发现,雪安先生上班总是在我之前,常常是他打扫完卫生,我才到。有一次我先到,正在拖地。

他来了,说一声:“我来!”就要从我手中拿拖把。

我不肯:“天天都你拖的,让我也拖一次吧!”

“搞卫生本来就是办公室的事情嘛!”

“大家都分担一点吧!”我仍然抓住拖把不放。

他竟然将拖把“抢”了过去。没想到,比我大几岁,力气却不小。

那一次长假过后,我走进办公室,发现桌子上有杯热茶,很奇怪:平时都是喝桶装矿泉水,喝冷的,或者随烧随喝,今天是来了一位田螺姑娘吗?雪安先生走过来告诉我,桶装矿泉水在长假前就开封了好多天,恐怕变质了,新的还没送来,就先烧了一壶自来水。哦,原来如此。我揭开杯盖,一股浓浓茶香扑鼻而来,腾腾热气凫凫升起。

为应不时之需,我在办公室放了一把雨伞,是伞把已脱落的旧伞。虽不影响遮雨功能,但不好使用,撑开以后只能握着伞柄,硌得手痛,又好像一架巨大的风筝却只有一根细小的牵线,难以掌控。忽然一天,发现伞把已经修好,非常惊喜,撑开试一试,如新伞一般。是谁,技术这么精良,又这么热心?问雪安先生,他微微一笑:“家里正好有一个不用的伞把。”
夏天到了。

我非常容易出汗,走进办公室,衣服湿漉漉沾在身上。雪安先生给我递来毛巾:“快脱下,擦擦汗!”我摆摆手:“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经常的。算了算了!”过了一会,他从隔壁房间搬来了取暖器。不知搞什么名堂,这么热的天难道还要烤火?这笨头笨脑的东西与夏天的风格明显抵触,我心里想。他把这家伙放在办公室另一头,离我远远的:“把衣服烘干吧,穿湿衣服会感冒。”我怎么好拂了这番好意啊!犹豫了一下,只好照办。

空调很差劲,成了摆设,怀疑是空气滤网有问题。雪安先生搭起凳子,把网拆下一一清洗,洗去污黑的尘埃,亮亮爽爽。这台空调滤网洗净,又洗另两台,三台空调全部洗完。电风扇坏了,他买回电容器,拆下风扇头,戴着老花镜,一圈一圈地理着线路,风扇很快在他手里“起死回生”。

我很奇怪:雪安先生会这么多技术,而且“手艺”又这么精湛!办公室电脑“冬眠”,他三下五除二就就唤醒;电热水器、取暖器发生故障,他妙手回春恢复功能;雨伞、风扇……样样复元。

原来,他是湖南大学机电系上世纪六十年代高材生,在益阳市无线电一厂任过厂长。九十年代,有领导要调他到政府机关工作,只因业务精良,技术过硬,企业管理有方而被业务主管部门执意挽留,让他失去端“铁饭碗”的良机,新世纪之初在企业退休。

经过七十多载人生,他仍然如一位名人所说:对待同志如春天般温暖,对待工作(生活)如夏天般火热。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