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俗

2017-11-10 益阳日报 谢国芳


俗,益阳话文读为sòu,白读为sù。《说文》:“俗,习也。……习者,数飞也。引伸之凡相效谓之习。”也就是说,俗是人们居住在一起学习到的。俗字由人和谷组成,谷是山谷,其本义指先民居于山谷,在与外界相对隔离的状态下逐渐形成习俗。
《正韵》:“上所化曰风,下所习曰俗”。风与俗的区别在于,风是来自上面的教化所致,而俗是下面自然形成的。而《釋名》说:“俗,欲也,俗人所欲也。”讲得更清楚,“俗”是由一般人在普通欲望支配下共同形成的。古籍中的“俗”多表示低下、不太好的意思。《尚书》里所用的“俗”都是不好的含义,如“旧染污俗”“败常乱俗”“政由俗革”“商俗靡靡”等。现在,“俗”也仍然与“雅”对举,表示低级的趣味和欲望。
“俗(音sù)”字在益阳话里的用法更接近其本义,而且像古汉语一样,当形容词时一般用为单音词。不仅用之于人,还可以用之于物。词意沿“俗人所欲”方向更往下走,意为差、坏、不好、不怎么样等。前面可以加很、太、相当、非常、极、蛮等程度副词,后面也可以加,而成“俗得死”“俗得哭”“俗得一塌糊涂”等。如“他那个人俗得死,只认得钱!”“你抽一根俗烟(子)不?”“这件衣服好俗咧,我只穿得三天就脱线哒。”“读书时,我的成绩就比他俗。”
与出丑、丢丑、出愚等构词一致,益阳话也讲“出俗”,意为将自己的“俗”表现出来。如“你咯号水平,莫去出俗。”
因为别处对“俗”字不这样用,弄得益阳人相当不自信,尤其是写字时对“俗”字总是犹犹豫豫。有的人将“俗”写为“素”,属于同音替代,字意错得远。须知,素的本义为白、纯,怎么引申也到不了坏、差的地步。
“俗”的这种用法也不仅是益阳话,湘方言多是这样。编方言词典的专家也为之困感,有的将这个用法记为“謶”。謶字,普通话音shù时,意为希冀,显然与坏、差的意思不沾边。


秀,从禾从乃。“禾”指禾苗;“乃”象大肚子的人,意为饱满。“秀”的本义为穗饱满的禾,引申有表现突出的意思。因为表现突出,常常会招来平庸者的忌妒。三国·魏·李康《运命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乃”作为单字有再度、重复、竟然的意思,“秀”字在一定语境下有“表现过头”的含义。益阳话里的“秀”常用来指表现过头、表演过分、炫耀、显摆,成了贬义词。如“他秀得死,莫理他!”
明·田艺蘅《留青日札摘抄》:“秀者,元时称人以郎、官、秀为等第,至今人之鄙人曰:‘不郎不秀’,是言‘不高不下’也。”成语“稂(láng)不稂,莠(yǒu)不莠”“良莠不齐”,都是从“不郎不秀”化出来的,只是一对一错。稂是狼尾草,莠是狗尾草,都是杂草,构成“稂不稂,莠不莠”不通,用以表示“不成材,没出息”更不通。但“良莠不齐”就对了,良是好的,莠(狗尾草)不好,以说组合、结构不整齐,确实可以。益阳保留有“郎不郎,秀不秀”一词,以形容人“不高不下”“不务正业”“不伦不类”。如孩子表现不佳时,家长会骂:“你这样郎不郎,秀不秀,何得了咯?!”

绿
绿,《说文》:“帛青黄色也。”绿指丝制品青中带黄的颜色。青黄色也是植物未经染色的本色。因为“绿”是本色,最为普通,“绿”字与“俗”字一样不受人尊重,甚至也往低处、下处引申,有了坏的意思。典型的是“绿帽子”一词。
绿色在中国古代一直被视为低贱者的用色。在染色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平民百姓只穿得起绿色衣服,只有贵族才能追求更丰富的颜色。《汉书·东方朔传》提到馆陶公主刘嫖的情夫董偃,头戴绿帻。颜师古注曰:“绿帻,贱人之服也。”李白在《古风》中也有“绿帻谁家子,卖珠轻薄儿”之句,可见在唐代绿色也还是低贱者所用的颜色。唐代有的地方官吏对罪犯不加杖罚,只是让他裹绿头巾以耻辱他,并根据情节轻重确定时日长短,天数满了才予释放。
北宋·沈括《梦溪笔谈》:“苏州有不逞子弟,纱帽下著青巾,孙伯纯知州判云:‘巾帽用青,屠沽何异?’”言当时苏州的时髦青年戴青巾,结果被官府捉来狠批了一顿。
自元代开始,碧绿青诸色的服装限于“娼妓”“乐人”所穿。《元典章》规定:“娼妓穿皂衫,戴角巾儿;娼妓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头巾。”明太祖朱元璋于洪武三年(1370年)下诏规定:“教坊司伶人常服绿色巾,以别士庶人服”。朱元璋还明令娼妓家的男子必须头戴绿巾,且不许在街道中间行走,只准靠边走。由此一来,人们见到戴绿头巾的便知是“青楼一族”。自此,戴“绿头巾”成为嘲笑男子妻女卖淫或妻子私下养汉的俗语。后来,头巾被帽子取代,而成了戴“绿帽子”。
《山乡巨变》:“会出绿戏的,你看吧!”“出绿戏”相当于出事(事故)。
《山乡巨变》:“经年累月在外跑江湖,秋丝瓜作田自然是个碌碌公。”“碌碌工”应写为“绿绿公”,“公”为词尾,“绿绿”重复,加重“不出色”含义的表述。
湘语里,“秀”读五声时,指显摆、炫耀,及表演、表现过头。这个用意也讲而“绿”,如某人“秀得要死”,也讲成“绿得要死”“绿得滴丝瓜水”。
益阳话里有“二绿人”,“二”指二流,“绿”既指不出色、低档,也可当“秀(五声)”解。
事情坏了,不好了,都可以讲成“绿”,有时还讲“绿ga哒铜”,意为坏到了极点。因为铜生的锈是绿色的,故这样强调。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