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质感

2017-12-01 益阳日报 郭辉

这么多年了,在天南地北行走,有时离诗很近,有时离诗很远,但是我总也忘不了三堂街。
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前有一江碧水,后有一围青山,住处背后摊开几亩荷田,才露尖尖角的时候,举起碧玉盘的时候,开出一朵朵粉荷的时候,是最美的。

这是人间给我最初的诗意。

荷田美,最终的收获,还是脚杆子踩进泥土里,两只手插入泥土深处,挖出来的那一支支白莲藕。

诗又何尝不是。

越是贴近泥土的东西,就越具有存活力,越具有生命力。
其实所谓泥土,就是要有根。

我早年学着写诗,一直记着一位老师的教诲:写诗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搁笔多年以后再写,记得真切的仍是这句话。

时代迅猛发展,诗的观念不断更新,现在来看,这句话确实是老土了,过时了。但细细一想,仍有可取之处,那就是要写自己经历过的、熟悉的、感触最深的生活,写自己脚踩着的那一撮泥土。

当然要求变。在注重真情实感的同时,也要注重历史感,时代感,还要注重语感。既要面对和抒写社会生活,也要面对和抒写内心生活。

有许多人在创作中试图建立一个诗歌精神体系,这种努力是可敬的。但这种诗歌精神体系不能是空中楼阁,必须有一个坚实的基础,也就是要以广阔的、扎实的生活体验作为支点。

而对于参与其间的人,期待自己有所作为的人,就要在这种大背景,大构建下,尽量把自己放低些,缩小些,尽量足踏实地些。

从广义上说,诗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但需要物化的表现形式。诗常常带有物性的一面,就像一棵树,一朵花,一只红胸脯的鸟,一头奔跑的鹿一样,总是在一个神秘的地方,等待着有心人。

而那个神秘的地方,正是诗人需要发现和开掘的生活。

诗是神性的,来了灵感,一触即发。但这种神性,往往根植在理性之中,也就是对生活的认识,认知,解构之中。

寻找到了可以“显现”(策兰语)的东西,再揉入个人的独特感受,人人眼中所见人人笔下所无,一首诗,就能够立起来了。

当然是立在泥土之中。

文字散落时,单一,干瘪,了无生气。只有用诗意把它们组合起来,才会有立体感,充满弹性和张力,容光焕发。

然而这还不够,还必须注入一种叫作质感的东西,也就是滋生于泥土中,发掘于泥土中的内涵和深度,使之不只是有光鲜的外表,还有血有肉有灵魂,读在眼里,也是沉甸甸的。

我近几年写了一点诗,表达的是一种泥土情怀,表现的是一种生活阅历,在当今风生水起的诗坛,较之于许许多多的佳构力作,是太微不足道了。

但我是用了心来写。

泥土有九味。

我力求与泥土贴得近些,更近些,把根扎得深些,更深些,写出泥土的质感,写出生活的质感!

绿了江南,醉了江南﹙组诗﹚
郭辉

水米子

若来到三月的水乡
请记取她——水米子
这个水做的小女子,水一样的乳名

她嫩绿的水袖之上,飘飘着
去冬的小雪,粉白粉白
昨夜的月光也柔柔而至,像闺房里的
一抹细语

她还戴着鲜亮的铜饰,一不留神
就挨着碰着撞着了
三两翅五六翅的翠鸟啼
叮当的声音传出去老远老远
仿佛金铃子在轻轻揺

她面水而居,迎风而立
有小小的风情,怀着细碎的心事
抿嘴一笑,乐于
下嫁民宅,把整个田野,当着自己的娘家

若娶她,请按住
她水色的野性。请接受她温软的小舌子
把江南舔得又糯又香


女贞

她绿起来的样子
多像是少女,越来越丰滿的
青春,砰然一下就
鼓了起来

她站在春夏的拐角处
巧遇一场骤雨
叶子愈发绿了,仿佛是醉了酒
爆出了千万片最纯的情素

她甜甜地笑了起来
坦露洁白无暇的心事,分明是
陷落在热恋之中了,要把爱
一吐为快

她口齿生香,说出了
一连串素净淡雅的词牌
谁来填,谁将会
芬芳扑鼻,清气萦迴

她要挂果了,枝头上
一朵花就是一个小小卵巢
都怀上了喜孕
只待嫡出,儿女成群


石灰草

流线形的叶片,不经意地绿
略施粉黛,浅浅白
忘情于乡野之间,仿佛落难的佳人
必定曾饱读诗书,为自身
起了那么多别致的名号——
金缠莱,糯米藤,筋骨菜,单背叶,石繁缕
还有芸香,山茅,青姑,唐根,大嫦娥……
末尾皆结以草,以草为荣
这是些多么野性而隽永的词牌,至今
却还无人填过一首半阙
谁採它,指尖上将落下吻痕
带一缕香,半点粉,三五两离愁
若作猪食,煮烂了,尽管有一身遗恨
它还是随遇而安,迎合村妇的心事
若作药膳,哪怕晒脱皮,碾成灰
也会谦卑地说——如此,甚好


做一株虚心的植物

地米菜开花了
如细米,如最低处的梨花蕊
淡泊若无的香馥
从神农氏一望无涯的田野里
袅袅飘来,至今未散

根扎得似乎很浅,很浅。却扎到了
土地的疼处,爱处,悲悯处
张开着,恍如张着一部
诗性的网,要网住天下
所有女人眼里的春光

高挑的身姿,在风中翩翩舞蹈
仿佛一不经意,就会触动
季节深藏若虚的神经
就会叫燕子的啼鸣
在某一个时刻,开满了玄机和奢望

从冬至起待字闺中
长大了,该怎样感恩天地的造化
如果问我,那就做一株虚心的植物
守住生性中的雅
守住一生中,冰清玉洁的深度

与水一起,与火一起
与乡村千古的风俗一起,舍身成仁
直到熬出汁来
深绿的汁,春的汁,生命的原汁
在三月三这个特别的日子,回归自我


剪春

鸟声也是植物,略早于
春天发芽,喜缠生。缠住村头
香椿树,一年一紫的芬芳史
隐匿生长

起先是涩的,慢慢就
长得滋润;起先很细很细
渐渐就长开了,清脆,宏亮
有金属的共鸣与质感

在乡野间的每一张耳朵里
播洒,开出来
一嘟噜一嘟噜的花骨朵,成熟得
自然而然,欣欣然

谁家刚过门的小媳妇
早起去剪椿,也剪春。顺便
把滴溜溜,亮晶晶,沁甜沁甜的啼叫
也剪了下来……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