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梃·桯

2017-12-01 益阳日报 谢国芳

梃·桯
梃(tǐng),《广雅》:“梃,杖也。”朱骏声释:“竹曰竿,草曰莛,木曰梃。”杖就是棍棒。明朝有廷杖,指在朝堂上杖打犯事大臣屁股,被认为是黑暗时代的一个标志。旧时乡间的屠夫有一根铁棍叫梃棍。猪死后,在猪的腿上割开一个口子,用铁棍贴着腿皮往里捅,再由口子往里吹气,使猪鼓胀起来,便于以刨叶刨去猪毛。
桯(tīng),《说文》:“桯,床前几。”古时床有一个由坐具到卧具的演变过程,原来的床比现在的床矮。坐的床前面放的几就是茶几。岳飞之孙岳珂著有《桯史》,表明他是在“床前几”上进行写作的。后来床高了,只当卧具,床前有了踏板,踏板两头放的小柜就是由“桯”演变来的。而益阳话里的“床桯”,指的却是床正面的那块大木枋。过去洞庭湖区缺少木材,做床桯的木料不容易找。
桯的另一个意思是起支撑作用的杆子,如二胡的立着的主杆就叫“琴桯”。

缔·萦
缔(dì),《说文》:“缔,结不解也。”“帝”意为“原初的”“原本的”;“糸”指丝线。缔的本义:最初的线结。比如,我们要把两根绳子合并成一股绳子,我们会先把两根绳子的头用打结的办法连在一起,然后把这个结头挂在墙钩上,再用互相反复缠绕的方式合并这两股绳子。在墙钩上挂着的那个绳结就是“缔”。缔结、缔约、缔造等词中的“缔”强调的就是“原初”和“不解”的意思。
在益阳话里,“缔”白读为tià,多用为连续。如“你的鞋带子发了,缔起来。”而引申得更远的意思是捆绑,如对付坏人,一般讲“将他捆起来”,而益阳人可能讲“把他缔起来”。集体时期有个童谣:“偷萝卜,犯错误。缔得公社里打屁股……”。
上吊自杀者,我们叫缔颈鬼。有成语“缔颈鬼寻亲人”“缔颈鬼倒发恶”。其中的“缔”就是打结。
这样,平时讲的“取缔”就好理解了。缔指最初的那个结,“取缔”就是从根本上取消。
萦(yíng),《说文》:“萦,收卷也。”段玉裁注:“收卷長绳,重叠如环,是为萦。”绳或者线收拢来,会缠绕成团收藏或用于下一个制作环节。棉或麻纺成纱之后,会萦成纱坨子。买来的毛线,编织毛衣之前,先要萦成坨子。益阳话里,“萦”读成yāng。如“这样长的绳子拖在地上,何不萦起来?”

挦·删
挦(xián),基本义为扯、拔。钱钟书《围城》:“女人对于机械的头部比不上男人,战争起来或者使用简单的武器,甚至不过挦头发、抓脸皮、拧肉这些本位武化,损害不大。”在益阳,“挦”属于L声母字,读lián。最典型的用法是“挦鸡毛”“挦鸭毛”等。
那么与普通话同音的“挦”用不用呢?也用,但意思已经不同。如“把萝卜菜挦稀一点”。这一用法的“挦”指选择性的扯、拔。农村也叫间苗,将多的、弱的苗拔掉。
选择性的扯、拔,也讲“sán”。头发太密了,有一种剪刀可以剪稀点,益阳人称为“sán剪”。这个“sán”到底是哪个字呢?我想到的是“删”,删除的“删”。
删的本义是用刀削掉竹简上不要的字。与“sán”所表达的意思非常切合。删的普通话读音为shān,而益阳话没有卷舌音,音调稍变就成了“sán”。


竖,基本意思是立。“竖”在益阳话里有两个读音:xù和jǔ。前一个读音常用,而后一个读音,如竖心旁(忄)。
因为益阳话里“竖”的后一读音与“树”相同,且两字意义上有相似,很难区分。比如乡下建房,将屋的架子立起来,叫jǔ屋。写成“树屋”或“竖屋”都说得通。
竖的反义词是“横”,而与“横”意义相对应的立、纵、直等意思的“竖”,益阳话用得很活。写字一横一竖,竖也讲成“直”;长方形的田块,这一丘田是横的(长方形),那丘田是竖的;问路时,对方告诉你:现在你走的路是横(东西向)的,到了前面路口,要走那条竖(指南北向,特指往南)的。
有“竖起耳朵听”之说,因为有的动物通过转动耳朵来辨别方向,以比喻人听得专心、仔细。也以“横眼睛竖鼻子”来形容人类。


《广雅》:“攀,引也。”攀的本义是拉、牵。它的意义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拉着东西往前走,二是拉着高处、前面的东西爬。后一种用法现在常用。
益阳人讲跟在别人后面追赶为“攀”。市场日新月异,经常有人跟在别人后面做生意,结果别人赚钱,他一做就亏,缺少市场前瞻眼光。这种行为被讥为“攀黑屁股”。人家已经走了,跟在后面只看到人家的黑屁股,极尽挖苦之能事。在草木茂密处行走,在前面开路的人动作也叫“攀”。如“我去将草攀开,大家再跟打走。”与之相类,以手将蚊帐、窗帘等拉扯开,也叫“攀开”。
由牵扯之义引申开,还当边际用。如“他这个事做得冇攀(五声)”,就是说他做出来的事没有底线。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