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玍·尕·哒

2017-12-08 益阳日报 谢国芳

玍·尕·哒
益阳话表示动作完成,有一个读ga的音。如问“搞ga冇”就是“搞完没有(?)”;“搞gada”就是“搞完了”。这是一个让方言专家们很为难的音,有的书写成“嘎”。不过,有没有更合适的字呢?
玍(gǎ),“王”字上加一撇,本义是与平常的“王”有别的孩子王。是一个方言字,南北方言都用。多用为怪僻、调皮、无赖等意思。
我国著名影片《小兵张嘎》(1963年摄),讲述河北白洋淀地区一位顽皮少年张嘎成为八路军小战士的故事。他的名字张嘎之“嘎”若写为“玍”,就音义都对了。电影中,小张嘎与小胖摔跤赌胜,他摔不过,咬人,然后又赌气堵了小胖家的烟囱。区队长教育他时讲“军民鱼水关系”的道理,批评他“发gǎ”“gǎ鱼”,战友们都叫他“gǎ子”“gǎ小子”。南方的赣语中多用这个字,意为“讨人嫌”。益阳也于不起眼之处保留了“玍”字。益阳话表示吝啬,讲成“啬玍”,还加副词而成“好啬玍”“蛮啬玍”“啬玍死哒”等。东北人讲“那小子贼玍!”是说那小子相当吝啬,相当抠门。益阳与东北竟然万里之外,在“玍”字上成了“知音”。
许多方言里有“玍古”一词,意义多为不好、不佳,但有时也用于夸奖人厉害,如说“他很玍古,能飞檐走壁!”
显然,这个“玍”不是表示动作完成的那个“ga”。
“家”字在益阳读gā,声音非常近。近古汉语中里,“家”曾经有过作语气助词(无实意)的用法。如《西厢记》:“每日家情思睡昏昏。”那么益阳话的用法会不会是这种“家”的变异呢?且出门在外,一旦回家,确实有“完成”的含义。
尕(gǎ),方言用的会意字。“乃”指再度、重复,引申指“一系列(孩子)”。“乃”与“小”合起来表示“一母所生的一群年龄依次递减的小儿”。不少方言用其“小”的含义,一如西南官话的“幺”。它有一个用法是当语态助词,放在动词之后,表示正在或者已经发生。这与益阳话的用法很切合。表示完成的“ga”写成“尕”可能是最接近正确的方案。
再说“搞gada”中间的“da”,方言字典多写为“哒”,是语态助词。不过,“da”有时不纯粹表示声音,既可表示“完成”,也可表示“正在进行”,如普通话的“着”。如“戗da搞”,意为“对着干”,写为“戗打搞”,更合适。
益阳有俗语“养女嫁江西——舍da咯坨肉”,其中的“da”有完成含义,写为普通话是“舍掉”“舍了”。江西虽远,但历来的交往还是蛮多的。还有,益阳称江西人为“江西ga子”,就因为江西人的口语里“ga”的音比益阳话更多,更明显。

解刀
《庄子·养生主》讲过一个“庖丁解牛”的典故:娴熟的厨师庖丁为梁惠王分解牛。梁惠王为他的技艺所倾倒,便问你的手艺怎么这么好?庖丁回答:“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言自己遇事喜欢探究规律,已经超出了对技术的追求。接着庖丁讲了自己学习、掌握分解牛的规律,以致达到“游刃有余”之境的体会。庄子用这个典故讲养生的规律在于顺乎自然的道理。
“解牛”之“解”,益阳话保留了下来。益阳有“解刀”一词,指将较大的肉食原材料分解成符合具体烹饪要求的食材。因为益阳话的“解”与“改”同音,让这个词初听起来像“改刀”,其实与本义不合。因为“解刀”意在分解,由大变小,没有修改、改变的含义。

怪·拐·阴
怪,《说文》:“异也。”怪,本来的意思就是不同。什么东西与众不同,就是怪。今天还有成语“少见多怪”“见怪不怪”。《论语·述而》:“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一生维护社会和谐,怪、力、乱、神这四种影响社会和谐的现象,他都“不语”。他不是不重视,不研究,只是“不语”。“语”的本义是谈论,告诉别人。孔子的“不语”可以理解为不宣扬。
益阳话里,“怪”有独特用法。如“他怪得要死。”此种“怪”有机灵、机敏、灵泛、狡猾的意思。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怪”仍然有不同、不一般的成份在。
拐,本义是转折。益阳人说手肘为“倒拐子”。“拐”后来引申指诱骗。拐卖人口的人叫拐子。《红楼梦》:“那日买了个丫头,不想系拐子拐来卖的。”
益阳话里,拐与怪音相近,且都有灵泛的底色含义,存在一个区分问题。不过,有一点可以明确,“拐”由“转折”本义开始,走的是不正的路子,是贬义词。而“怪”则不一定是贬义,其时甚至可以是褒义。
益阳人讲贩子、二道贩子为“二拐”。乡下还给精明人起名“某某拐子”。
还有一个词“阴”。阴的基本义为不光明、阴暗,引申为阴险、邪恶。阴与拐相比,贬义更重。与人交往,“怪”的尚在可交之例,“拐”的就得慎防,而“阴”的则一定要躲。
益阳人称面部为“脸拐”,不知这“拐”从何而来。会不会是“乖”漫读成了“拐”呢?若是,那“脸拐”不过是称赞人长得漂亮,并引申到可以指人的整个面部、面容。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