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风吹过我蜗居的小城(外二首)

2017-12-08 益阳日报 雨典

雨典

一阵风 温柔地吹了过来
吹过一座山 吹过一条河
就把两座小城吹到了一起
在山旁边的那座小城中
故事小得几乎没有结构
而在河边的这座小城里
故事小得也并无惊人之处
却不妨碍两座小在眼里的城廓
她们的距离变短

生疏也变得异常的空无
我便喜欢上了这阵风一如既往地吹
吹过我蜗居的小城 我的宁静
一直从我的发际 吹过去
把整个季节吹得发软 吹得越发地凉意
使我的这个夏季
跟别人相比 更温软
故事比任何人的更悠长

一根铁钉的道白

就像是一根铁钉 我在
城市与乡村的结合部
死死钉住城郊的拐弯处
就一直钉在那里任其生着锈
就这样认死理且顽固地钉着

多少年了 我从不哭泣
用容不下一粒沙子的眼睛坚定不移
一动不动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咬着自己身前的这条河流与身后的合家岭
直至我的童年和我的中年过去

直到有一天嗅觉到了我老年内心的寂寞
忽然想起牙齿松动 骨骼松动
我身体铁锈般的开始松动
我想到了这些年我身体的荒废
就像我少年的初恋 开始无序地缤纷

我觉得应该让自己离开城郊部
让一颗生锈的钉子离开年迈的孤独
去贴近城市的热烈
去检讨自己松动的身体
以及我顽固不化的那点私心

中年 我的这片故土

这场如期而至的雨 像去年一样
一点也不张扬 隔窗而望
仿佛我的中年 深沉蔼藉
让我愧对于面前的这片土地

多少次 总以自己无常的举止
去化解内心矛盾重重的痛楚
曾多少次 烧荒的烟火以浩渺的流逝
燃烧我轻盈而安稳的生活

对于故土 我不是一个远方人
我不从眺望里寻求你的风雨
那些停放在山那边陈年的少年时期
我用心地嗅吻着 感受着思想的悸动

现在 来自面前的这场雨
让我忽然叫喊出一个名字
让我把这些旧事还原给所有破碎的记忆
让我从中年的内心喊出安化这片养我的土地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