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丁香小姐·小生娘娘

2017-12-15 益阳日报 谢国芳

“丁香小姐”一词,益阳话至今还保留在口语里,应是不少南方方言共有的词汇。它本指传统意义上的小姐,加上“丁香”更显其高贵,也正是因为更显高贵,如今走向反面,成了讽刺人的贬义词。
丁香分为公丁香和母丁香。丁香本身是两性花,人们说的公丁香和母丁香,不是学术概念,也没有性别之分,而是在香料的干货市场上根据外形特征,而形成的一种约定俗成的说法。公丁香由花蕾晒干而成;母丁香,指丁香的成熟果实。
丁香入药历史悠久,是我国传统的进口“南药”之一。丁香不仅为主要药用植物,也是世界名贵的香料植物。
生活中,被称为“丁香小姐”多不是褒义,而是批评她故作高雅、忸怩作态。在口语中,有人将“丁香小姐”省略成“丁香”来用。如某女士只吃了一点点饭菜就说自己饱了,不吃了。旁人可能会说:“你正得丁香一样,吃哒咯一点几。”
还有“小生娘娘”一词。小生,在早期白话里是读书人自称,后来指传统戏曲中的年轻男性角色。戏曲小生的特点是不戴胡子,扮相皆清秀、英俊。这个词里的“小生”指文小生、书生,如《西厢记》里的张生,《人面桃花》里的崔护等。“娘娘”也由戏曲中的角色来,指皇后、宫妃。元·马致远《汉宫秋》第一折:“兀那弹琵琶的是那位娘娘,圣驾到来,急忙迎接者。”传统戏曲里的小生和娘娘,都是过文雅、高贵生活的人,动作慢,说话缓,是他们留给观众的普遍印象。如果生活中有人动作慢,说话缓,办事犹豫、拖踏,会被讽刺为“小生娘娘一样”。

抛·野·癫

这三个字之所以列于一处,是因为它们是近义词,都用于批评在外面玩的人,尤其是孩子。
抛,本义是丢弃。一个人老是在外面玩,对于家来说,就是丢弃,他将自己丢弃于外。加上“抛”字有扔的动词含义,对在外玩的状态也是一种生动、形象的描述。
野,益阳音为ya(五声),批评人时语调会有点点夸张。《说文》:“野,郊外也。”段玉裁注:“邑外谓之郊,郊外谓之野。”益阳话里,“野”不仅可以当名词、形容词,还可以当动词。如“你又野到何海(哪里)去哒?”
癫,也讲成疯,往往批评孩子在外玩得出格的状态。
作为批评人的动词,“野”的程度最轻,“抛”次之,而“癫”“疯”的程度最重。因而,家长骂孩子,四个字都可能用,而调侃大人一般只用到“野”。

邪菜花

“邪(liá)菜花”一词,在益阳经常听得到。“搞邪菜化”相当于“搞信和”“乱弹琴”“搞丘鬼”。如一个人做事不地道、不认真,让事情正在往坏处发展,旁人会说:“你咯搞的么子邪菜花嘛!”
“邪”与“斜”同音,斜是物理上的歪、不正,而邪是道义上的歪、不正。但此词中怎么与“菜花”搞到一起去了呢?有时我以为是“彩花”甚至“采花”的漫读。但想想也难说服自己。
于是我想到与邪、斜音同(调有异)的“谢(liǎ)”。“谢”字除了当姓时读liǎ,还在“桃花开,李花谢”“火谢哒”等表达中保持古音liǎ。将“邪菜花”写为“谢菜花”就通了——“谢了的菜花”。菜花与观赏花相比,本就不出色,还是谢了的,自然更不出色,以比喻不怎么样的事情、态度、手艺,形象生动。此处的“谢”不过是被稍稍漫读了。

卷·滚

卷,有一种训释:卷,从半从乏。“半”指“面积减半”;“乏”意为“(体积、面积等)减损”。“半”与“乏”合起来表示“面积大幅缩减”。本义:以对折半后再折半的办法缩减幅度。引申义:用连续滚动的办法收缩幅度。“卷”与“拳”的结构相同。“拳”从半从手,意为“半手”,即指握拳时手以掌的一半那样折叠起来。
因为“卷”是“连续滚动的办法收缩幅度”,益阳话里“滚”与“卷”是同义词。将纸、席、布等卷起来,也讲成“滚起来”。“一卷东西”也讲“一滚东西”。过去农民自己卷烟抽,就讲“滚烟”。滚的那种烟形如喇叭,叫“喇叭筒”。

车·转
车,益阳话读cā,如水车、牛车、车子(纺车)等,只有单车(自行车)、汽车、摩托车等后起的词汇读得与普通话相同。“车”作动词时用为转、卷的意思。如转圈讲“车圈”,削铅笔的圈笔刀我们讲“车子(或铅笔车子)”。
车读cā,吴语、赣语、客语等方言都是这样,不止湘语更不止益阳话,应是保留的古音。赣语和客语如今讲“汽车”还是读“汽cā”,保留传统音更彻底。
车轮,我们也讲“滚子”。有的人写为“磙子”明显是受了过去“石磙”的影响。旧时夯实场地,用夯、硪,也用石磙。
转的本义是陆上以车运输,后来才有转变方向、旋绕等意思。益阳口语里有两个词较特殊:转拗和转更。转拗,指强烈的改变。如一个淘气孩子突然变好了,变得让人不敢相信,就谓之“转拗”。吃饭时再装一次饭(或以上)叫“转更”。如“今朝饭煮少哒,我还冇转更,锅里就冇哒。”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