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桃江有个符竹书

2017-12-15 益阳日报 刘文奇

刘文奇

桃花江是美人窝,美女在修山。从修山走出来的美女,我们见多了;从修山走出来的美术家,却是一枝独秀:符竹书。这位画坛“黄忠”1928年生于美丽的修山,1948年毕业于南京美专国画系,师从著名画家高希舜,人物、山水、花鸟兼擅,作品参加省展、国展多次,赢得“高希舜传人”之盛誉。  

舞凤山的砚,符竹书的画,美人窝金曲传天下。一山一人一首歌,成为桃花江的3张名片。

符竹书出生于修山官厅村南粉墙老屋,四世同堂十余口人。南粉墙老屋山环水绕,竹茂溪清,风景如画,是符竹书曾祖父力云公选址修建的,居住10户符姓人家,有9个教书先生,堪称书香门第。符竹书的祖父当私塾先生,父亲识文断字,又是作田把式,典型的耕读人家。

符竹书每天一放学就回家放牛,一手牵牛,一手拿书,书多了没地方放,就索性用绳子将书绑在牛角上。祖父见了笑道:“孙子,好样的,你这是挂角读书啊!”小小年纪又懂事又会读书,祖父、父亲都看好这棵好苗,千方百计送他读书。上完初小,读高小时学校设在修山小镇上,因住校花的钱多,符竹书就寄住在镇上的一户人家,自带米粮与干菜,捡点干柴自己生火做饭,吃夹生饭是常有的事,一次不小心将锅抹烟弄黑了脸,同学见了就笑他像唱戏的三花子。两年后他顺利地考上湘山中学。美术是他的爱好和天赋,也得益后天的培养。母亲是他从小学画画的启蒙老师。其母谌玉英,会绣花会剪纸,符竹书总要傍在身边,又是看又是摸,爱不释手。母亲就特意买来颜料,让他在纸上画鞋花、枕头花。进入中学后,他正式接触《芥子园画谱》,山石、人物、梅兰竹菊、花卉草虫,深入浅出,让他顿开茅塞。校园里不时张贴着他的美术和手工作品。美术老师逢人说项:“竹书爱画,日后必成大器!”

1938年,南京美专避难搬迁到桃江杨家坳,继续招生办学。符竹书当时正在读初二,在美术老师的鼓励下,他借了一张高一学生的文凭,考入了南京美专。读美专学费高,家里砍了一山的树,让他二哥扛到资江边装船到华容去卖。二哥将卖树换的钱全部寄给符竹书做学费,自己还留在华容做长工,将工钱寄给弟弟做生活费。两兄弟互通书信,感情笃深。

校长高希舜赏识符竹书的才华,不但在寒暑假留下他免费学画,还带他走亲访友。一次,高希舜带他去益阳访友,从桃花港搭船,至益阳大码头上岸,晌午时分,两人的肚子都饿了,便进了一家小饭馆 ,高希舜只要了两碗茶水,从行囊里拿出两份干粮来,师生俩就着茶水吃,吃完,高希舜要付茶水费,店主连连摆手,说:“如今这世道,做生意的不容易,读书人更不容易,你们没吃我的饭菜,怎能收钱呢。”堂堂美专校长,出门办事如此节俭,其志洁行廉的美德,让符竹书终身受益。

符竹书从南京美专国画系毕业后,1950年录用为美术老师,一年后被推荐担任县文化馆美术专干。从此,他的专长有了一个好的发展平台。

1964年,戏剧改革,古装戏谢幕,样板戏登台。县剧团急需一个舞美设计人员,文化馆领导略加思索,就点了符竹书的将。于是,他就被借调到县花鼓剧团担任舞美专干。一个画国画的,跟一群成天吹拉弹唱的在一起,开初他真有点别扭,加上随剧团下乡演出,今天这个村,明天那个庄,睡舞台,打地铺,连家也无暇顾及了。这时,他已有三个儿女,妻子在学校任教,为了工作,夫妻俩只好狠狠心,将大的送幼儿园全托,两个小的寄居保姆家。符竹书是个责任心强的人,他进剧团后,干一行,钻一行,从不敷衍了事。他体会到,下乡演出,景片车装船载,装车卸车麻烦劳累。于是,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把硬景变成软景,先用布国好,再用网粘上,一卷一卷地用箱子装好,仅仅几十斤,一个人就能挑动了。还有一条妙计:采用一景多用。比如一个屋子,一场用它的门,一场用它的屋角,左、中、右三个部分分开使用。流行样板戏那些年头,智取威虎山的雪景、沙家浜的芦苇荡、阿庆嫂的茶馆、红灯记的粥棚,真真切切惟妙惟肖。

退休后,时间充裕,他潜心研习国画,进入创作鼎盛期和作品丰产期。他擅长中国画,汲古融今,独具新意,画的花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2008年,《符竹书书画集》由金陵书社出版发行,著名画家陈白一题写书名,湖南美术出版社画家颜新元作序。该画集收录了符竹书先生的《枇杷小鸟》《白荷图》《洞庭荷香》等优秀作品百余幅。

2013年在桃江县第二届文代会上,竹书老人获文学艺术终身成就奖。其人物传略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大辞典》等。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