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幺阿公

2017-12-30 益阳日报 张晓韧

幺阿公要从北京回老家探亲了。

幺阿公,阿公的亲弟弟。打记事起,我就知道在祖国的心脏北京,家里有这么一门子亲戚。逢年过节,那些来自遥远北京的包裹,里头有薄薄的几张家书,各种各样或新或旧的衣服,花花绿绿五色斑斓的糖果,都是这门远亲存在的证明。

第一次见到真人,是1989年的冬天。那年我8岁,生平第一次吃到了来自千里之外的北京烤鸭。幺阿公还从北京带回了一箱方便面。在那以后的一段时间,方便面成了我和哥哥翘首以盼的美味,也成了母亲给予我们兄弟的一项奖赏。

再次见面,已是11年后。我考上大学,父亲带我北上报到。在北京西站出口的人流中,幺阿公一头白发,满脸笑容。他一把拖过我们的行李,过天桥,走小道,最后把我们带到一个公交站。六十多岁的幺阿公,提着一个大行李箱,抢先上了公交。等父亲和我费九牛二虎之力挤上去,他已经好整以暇地占了一个座位。

公交一路停停走走,跑了两小时,来到一个单位家属区。两栋几十层的高楼,幺阿公的家在14楼。电梯里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大妈,戴着红袖章,她是专门的操作员。

到北京的欢迎晚餐,幺阿公、幺阿婆把我和父亲带到了一家肯德基餐厅。那天吃了什么我早已忘记,只记得他跟我说的一句话,多吃点,这个家里吃不到的。我没有告诉他,在他的家乡湖南,肯德基已经开了好多家。

如今八十二岁高龄的幺阿公,不顾儿子儿媳的反对,坚决要求回来探亲。其中的意味,都心知肚明。这辈子,这是远方的游子最后一次归家了。

从确定行程的那天起,阿公就托人买回土猪肉,在后屋多年未点火的火坑里,熏起了腊肉。阿婆带领两个姑姑,熬浆糊,买绒布,做起了千层底布鞋。我本想告诉他们,老北京布鞋全国有名,北京的亲戚怎会穿你的土布鞋。幺阿公一家现在都注重低盐低钠健康饮食,熏腊肉也存有害食物。但我忍住没说。

到了日子,一家人早早等在出站口。长沙南站汹涌的人潮里,幺阿公一头白发出现在甬道的一头,手推车上一大包行李。恍惚之间,我好像又回到了17年前,乡下孩子第一次进北京的那个下午。接过行李车,我掂量了一下,至少四五十斤重。一路又是三小时车程到家,回家打开行李箱,幺阿公开始分发礼物。给同辈带的棉衣、羊绒衫,给小辈带的北京烤鸭、各式糖果。看来他对故乡还是原来的那个印象。

当年幺阿公一路读书考试,进入中南矿冶学院。毕业后,他隐姓埋名钻山沟,为新中国的首颗原子弹出过力。说起这些,老人没有骄傲,只有感慨。

阿公和幺阿公朝夕相处,每天晚饭后,老哥俩围着家乡的田野,在夕阳下相携而行。这趟回家省亲原定十天,最后幺阿公在家里呆了十二天。

幺阿公在北京属于养生达人,饮食习惯规律,低油少盐,滴酒不沾。回湖南后,他端起了多年未碰的酒杯,顿顿一两酒。我举杯敬酒,他酒到杯干,眯着眼砸吧了一下嘴巴,夹起一片巴掌大的安化腊肉,悠悠然说道,喝茅台,一定要配老家的肥腊肉才有味。

我送幺阿公到高铁站口,看着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一路蹒跚,慢慢消失在进站口。不由想起他在来时车上对我说的一句话:“这次回家,该见的都见了。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到祖坟山上,给你太公太婆烧一炷香。老了老了,实在爬不上去了……”我转头看时,他的眼里,有泪花在闪动。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