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惦记着

2017-12-30 益阳日报 殷建军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晚上,翰茗轩茶楼的灯还亮着。一群四十岁左右衣冠楚楚的男人在品茶聊天……发黄的灯光垂直射下,看不清楚脸。谁也没在意谁说了什么。

有一种说法,女人二十岁没贼心没贼胆,总被贼惦记着;女人三十岁有贼心没贼胆,总被老公惦记着;女人四十岁没贼心有贼胆,被孩子惦记着;女人五十岁有贼心也有贼胆了,可回头一看,贼没了。这些男人家里的女人们大抵也就三十七、八岁,刚被老公惦记完,正值被孩子惦记的年龄。

老M有他曾经惦记的女人。那女人是他高中同学,成绩是年级的第一名,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这样的女人除了景仰之外,是鲜有男人惦记的。可老M一惦记就是将近15年。眼看着她上清华大学,眼看她去了美国,又眼看着她生了男孩生女孩……老M由十几岁到三十出头,由帅小伙变成了大肚男。可人家一点也不知道。之后,老M闪婚,迅速生了两儿一女,如今儿女都送到了小学,老M的女人就专职做起了茶楼老板娘。

老P是个小学副校长,长得风流倜傥。初中时就有一米七八,且篮球打得好,难免班上女生只要他一上场,尖叫声就不绝于耳。浮出水面让老P承认的女友就有七八个,传闻初三那会,还有两个女生为争抢着为老P洗短裤而大打出手,最后各自喊来了师哥助阵。所以一路过来,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师专,老P可以什么都没有,唯一不缺的就是女人。

老P的女人长得很粗犷,嗓门也大,老P的事她早有耳闻。聚会那晚飙歌,男生几乎没去,有老P在,谁也占不了便宜,女生自然不少,能去的都去了。老P高歌一曲《小芳》,女生便哄抢着话筒先后唱《走西口》《同桌的你》,甚至有人唱《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大家酣唱之际,老P的女人引吭高歌《黄土高坡》,“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大家暗暗佩服老P的女人,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令许多女生重新回到座位上。

Q哥是唯一见证了当晚刀光剑影的男生。他的任务就是坐在那里,偶尔做点服务性工作,然后买单——他得看住自己的女人。谁都知道,老P当年高三热恋的女生是谁。当年两人一起体育训练,成双入对,是体育生里公认的神仙眷侣。只是后来老P进了师专,女生因为文化成绩少了,而留在了县城。老P进师专以后第一个年就是在女生家过的,而且一住就是半个月。那年的雪下得很大,很多地方都遭灾了。之后老P回到了学校,再之后,这名女生就成了Q哥的女人。

Q哥显然很感谢老P的女人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那样的场合他出面的话会显得小家子气,而且他也掌控不了。老P的女人一上场,其他女生就消停了。Q哥和老P的女人在散场时交换了眼神,双方很得意。

那次聚会之后,Q哥请客更勤了,站立的姿势直了许多。老大说,那天晚上Q哥买单是最值的,总算在15年之后,完成了交接仪式。

老大姓Z,是这届同学会的会长,又是县城里的小行长。他并不是当中最大的,人缘确实是最好的。如果说女生最喜欢找老P的话,男生最喜欢找的人就是老大。老大没上过大学,却在军营待了四年。

老大的故事不亚于老P,不过他的故事大抵不在学校。用他的话说,读书的时候太不懂事,只晓得跟男生玩,没留下什么故事。他第一次让大家刮目相看是在他进入军营之后写给男生的一封信。他告诉Y,他居然也有一个班上第一名的记录。在集体澡堂,他被别人偷窥乃至后来遭遇围观……他的老大的称呼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流传起来的。熟悉他的人在叫老大的时候,故意将“大”字的音拖起好长。

老大喜欢喝酒,老M说,老大喝酒像喝茶一样。酒兴上来,也有人试探着想看看老大最得意的作品,毕竟没见过庐山真面目。老大故作高深,“看不得,看不得,会惹祸的。”

老大的女人是最漂亮的,柔柔弱弱的那种,气质也不错,最让人嫉妒的是,她每天穿得不一样,是很会在造气氛的那种。有人说,当年老大过五关斩六将,抱得美人归,靠的不是颜值,而是实力。环顾身边的女人,岁月都在她们脸上留下了痕迹,唯独老大的女人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有韵味。女人们都想问个明白,老大的女人是否注射过胶原蛋白,或者运用了其它的除皱技术。老大的女人死活不肯说。

两年前,老大的女人来到了省城,在某名校旁租了个两室一厅,安营扎寨,陪女儿上高中来了。没过多久,Q哥的女人也来了。老P倒是很殷勤,处理学生工作之余,还要为别人的女人操心。老大和Q哥到了周五就往省城跑。

老M的茶楼到了周末就异常热闹。男人们喝茶,谈女人;女人们逛街,跑美容院。这个时代谁都可以惦记别人的女人,也难知道自己的女人被谁惦记着……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