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与雪的一次约会

2018-01-12 益阳日报 陈爱华

陈爱华

在家乡人羡慕嫉妒的眼光中,与白雪来场单独约会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吧?为了赴这一场约会,我放弃了回故乡的专车,守在那栋四处透风的古老房子里,面临着停水停电的威胁。为了赴这一场约会,我准备好了好多吃的。为了赴这一场约会,我起了个大早,急切的想找一条捷径。为了赴这一场约会,我多次与狗在野外狭路相逢,斗智斗勇。

晴朗的日子里,我经常绕过学校后面的菜地,抄小路去建设中的马安高速,从那里可以俯瞰附近的风景,今天虽然雪花飘起,我仍然想去试试。小径盖满雪花,没有人走过的痕迹。要命的是雪花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冰,踩上去滑滑的。周围一片寂静,悄无人声。几次试探,几番衡量,终感情况不妙,另觅它路。

小心翼翼地穿过遍地积雪被冻住的踩上去咔嚓咔嚓的操场,来到校门口,庆幸那段听说昨天摔倒了不少师生的下坡路今日已然融化。路边的雪还在沉睡。心中惶恐,惴惴不安,急忙赶路,深恐雪儿因为我的迟到而生气,与我不辞而别。

路上行人稀少,大约把狗派出来探路了。三条狗在我前方二三十米的地方停住张望。我不甘心退让,也不想与他们抢路,于是急忙转向另一面假装拍照,让他们从我身后经过。来到一片竹林,转几个弯,突然发现一条狗在我身后几十米远的地方不紧不慢的尾随,我向他挥挥手,示意让他走开。前行几步,回头,还在跟着,我说:走开。这回他好像听懂了,转头走了。走过这片被雪融化的泥地,即将上高速,迎接我的是一阵犬吠。这是一条比较漂亮的狗,他是从一个几平方米的棚子里钻出来的,对我的软硬兼施毫不理会,只管狂吠,而且边吠边向我靠近。对于这样的物种我有点害怕了,我不知道那个几平方米的棚子里这样天寒地冻的时候会不会有人。看来只能来场硬拼。非常后悔没有带上那根棍子出来。当我从雪地里抠出一块砖头时,棚子里终于钻出一个人来,谢天谢地。狗仍然不停的狂吠,并不听他主人的召唤。它的主人让我径自走,别理它,说它只会叫唤,不会咬人。他不知道这声音多么让人心慌。主人看着我手上拎着的砖头,可怜的说:多冷啊,放下吧!扔下砖头,一手的泥巴,主人向他棚子里望了一眼,说他这里也没有擦手的。我只好在雪上擦一擦,雪已经被冻住,冰冷的,硬硬的,擦了几遍手上还是泥。狗还在身后叫着,保持二三十米的距离。

抬起头,我看见雪儿在前方等我,在桥上等我。什么泥巴,什么狗吠,我统统不再理会。有小孩的嬉闹,有鸭子的驻足,有鹅儿的欢笑。更多的是冬眠,是力量的积蓄,是等候,是对春的守望。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