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加人

2018-03-02 益阳日报 谢国芳

加人

讲到“加人”这个词,不少人可能以为是“加好友”的意思。其实,它作为一个方言词,你得用正宗益阳音读才搞得清它的真正含义。

“人”,益阳话白读为“nín”,与宁、您读得一样。“加人”的本义是增加人手,以提高工作进度。但在实际语境里,这个词渐渐丢掉了本义,只用了引申义。增加人手,往往讲成“加点人”“加些人”,而“加人”用于表示“加速”“快点”。如孩子做作业慢,家长会提醒“咯夜哒,你加人做咧。不做圆,不准睡觉!”又如,老板提醒员工“这个工程要在月底完成,大家加人搞!”老板并不会增加人手,而只是要现有人员加紧干活。

锄·啄·瞌舂

鸟用喙啄,益阳人讲“lóu”,应该写为哪个字呢?

普通话读lóu的常用字有剅、娄、偻、喽、楼、髅,普通话不读lóu而益阳话读lóu的常用字有仇、绸、酬、稠、愁、筹、锄、奴、驽、弩、柔、揉、蹂、售等。我以为应该写为其中的“锄”字。

锄的基本意思是锄头,用锄头除草、松土。唐·李绅《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可以肯定的说,讲鸟之啄为“锄”者最早是农民,他们熟悉锄头。鸟用喙一下一下啄取食物,在他们看来就像自己用锄头锄地。受到鸟类的攻击也是“被锄哒一家伙”。

益阳口语里也用“啄”,读为zuà或zà,如“像鸡啄米一样”“咯只鸟几好恶,啄人咧!”平时讲敲击头部为“敤钉公”或“丂栽公”,也讲成“啄钉(栽)公”,都是讲这个动作像鸟的“啄”。头低着,也讲成“脑壳一啄起”。

蛋孵到一定时间,新生命会自己啄开蛋壳,谓之“啄迹”。“迹”指裂开的小口,小鸡小鸭会继续啄开,直至自己出来。种子发芽,我们也叫“啄芽”,也与小禽出壳的过程相似,是非常生动形象的描述。

益阳有“zà额头”一词,指前额有伸出去的感觉。还有俗语“zà额头妹几爱死人”,讲这种长相的女孩子特别可爱。这个“zà”写成字就是“啄”,鸟啄动作的特征就是往前一下一下用力伸出。

那天在网上说到“打瞌睡”一词。一位常德同学说他们那里叫“打舂”。《说文》:“舂,捣粟也。”益阳旧时有“舂米”,以舂杵反复舂击碓臼,使谷去壳为米。将打瞌睡的动作作如此的表达,形象而生动。

北方有“打盹”,也写为“打顿”。盹,指闭目小睡。《说文》:“顿,下首也。”顿的本义是叩头(磕头)。盹与顿不过是从两个方面描述“打瞌睡”。

在明清小说里,吴语对“打瞌睡”的表达有“瞌铳”“磕铳”。湖南方言著作里为“铳”另造一字(目+充)。益阳话里,“打瞌睡”讲成“打瞌kēn(如空)”。其实,正确的写法是“打瞌舂”。“舂”在益阳读cēn,与“铳”只是调不同。在这个词上,益阳话从的是吴语,只是吴语作家没有写本字“舂”,写了同音替代的“铳”。在“打瞌舂”这个词里,益阳话将“舂”读如“空”了。
也讲为“zà瞌舂”。其中的“zà”就是“啄”,言人打瞌睡时如鸟啄米一般。

把鼻·把本·把柄·斗把

把鼻,把指手执之柄,鼻为用于手拿起的纽,两者组合起来表示把柄,引申为凭据、缘由、线索、痕迹。《古今小说·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自古及今,那见卖柴的人做了官?却说这没把鼻的话。”此“把鼻”指缘由。

“把鼻”在益阳用得很广,只是“把鼻”的“把”读成了“巴”,让不少人有点疑惑。

把本,“把”是持、手拿,“本”指本子、书册等。“把本”引申为依据、根据。如“你说这块地是你的,你拿出把本来。”

把柄,“柄”本是斧子的手执部分,古汉语为“柯”。把柄,本义就是手抓的部分,也引申为凭证、根据,与“把本”成了近义词。如“你老是维护他,只怕是有把柄在他手里吧。”此“把柄”指隐私、短处。

斗,本来是容量工具和单位,一斗等于十升。斗争的“斗”繁体为“鬥”。简化之后,两个字都写为“斗”。鬥的本义是相持、相争。

让刀把与刀(裤)相对用力,使之合连起来,我们叫“斗(二声)”起来。凡是有把的器具,把与器具都是“斗”起来的。平时将开玩笑、对着干称为“斗把”,就是这样来的。有的人写成“逗把”,完全将它理解偏了。

木匠的基本工作和技术被形容为“黏枋斗榫”。黏和斗都是连接,只是方式不同。

八,一般只将它当作数字。其实在益阳话里保留着“八”的很古老的用法。

《说文》:“八,别也。象分别相背之形。凡八之属皆从八。”八是划分、区别的意思,像一分为二、相别相背的形状。采用“八”作偏旁的字都与分开的意思相关。段玉裁注:“今江浙俗語以物与人谓之八。与人则分别矣。”

益阳人平时讲将东西给别人,谓之“把”,只是记录了声音,其实写成字应是“八”,就是江浙的“以物与人谓之八”。益阳话的吴语成份较重,缘于赣语与吴语的源头都是洛阳话。

把,《说文》解释:“握也”。本义是手持握东西,并无“给予(八)”的含义,甚至与“给予”相反。不过,将分开、给予的“八”写为“把”,如今已经约定俗成,也不算错了。

条状物张开、分开,益阳人讲“pa开”,写成字应是“八开”,此处的“八”保留的是本义、古音,如“两只脚八开”。有一句俗语:“侧身就体吃郎(女婿)的,伸腰八胯(ká)吃崽的”。形容人大模大样、放肆叫“八胯八落”。体操、舞蹈的劈叉,也叫“一字马”,益阳就叫“一字”,做这个动作叫“pa一字”,正确写字是“八一字”。

旧时有俗语:“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像八字一样分开,是“八”字的本义。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