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回味《老八舍回望》

2018-03-16 益阳日报 曹仙源

报人谢国芳看在我“老教育”份上,近日赠我《老八舍回望》一书,以为反思“农村义务教育真堪忧”并非始于“这些年”,不过“积重”而“难返”罢了。

是书乃武汉大学中文系78级60位同窗各自的回忆录,冠以当年校园一隅学生宿舍楼“老八舍”之名。沧海横流,物换星移,“睹物兴情,情以物兴”,不思量,怎能忘?这一届曾历经“十年浩劫”熬磨,有幸候来大地苏醒,拨乱反正,柳暗花明,终于成为恢复中断了11年的高考后“新两级”大学生,可谓天佑尔辈!然逝者如斯,朝云又晚霞,晨起又夕落,这群时代骄子倏已步入中年,部分已经退休。相识相交相往30余年,不谓其长,亦难言其短,舍友重逢,五味杂陈,家事国事天下事,道不尽,写不完,遂有《老八舍回望》合著献世。一个个秉性如初,真我真言,一篇篇妙绝时人,可吟可唱,另当别论。兹就这60位学友出身所彰显的城乡教育之差,容我老调重弹。

这60人中,生长在城市的48人,占达80%;来自农村的12人,只占20%,而其中真正出身“黑脚杆子”家庭的只有10人,凤毛麟角。60位同学中,有9人系往届初中毕业生,跳跃式考入大学,其中有1人是农民子弟。个中诸多城乡之比与我们素来深情称颂为“父老乡亲”的广大农民所占我国总人口的比例是极不相称,根本无以般配的。撇开广大农民,“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便大半成了空壳!

经常挂在嘴边的城乡之“差”究竟在哪里?说到底就在教育,一“差”俱差。这绝非农民子弟不堪造就,而是心有余而“教”不足。同居此“舍”的10名农民子弟,除1人早夭外,有6人评上了高级职称,1人当上了知名企业老总,1 人成为厅级干部,还有1人成为高级干部,农民子弟出息之大,岂止差强人意!开国领袖毛泽东,就是举世钦慕的“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者”。著名作家周立波、赵树理、马烽、孙犁、柳青、李准、浩然,等等,哪一个不是农民子弟?更不消说劳工出身的高玉宝、“大运河之子”刘绍棠、贫病交加的水乡穷孩子叶紫了。

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更是农业大国,农业人口历来占了绝大比例。几千年来“有亩者当差”,广大农民既以自己的辛勤汗水换来的劳动成果养活了国人,无愧为“衣食父母”,又掏出自己养家糊口的收入奉献给了革命和建设事业,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林则徐曾正告“农居‘四民’(即士、农、工、商)之首,为世间第一等最高贵之人”。所以,让城乡子弟享受同等教育待遇,此乃天经地义!

广大农民及其子女,并非不懂知识就是力量、知识改变命运,无奈力不从心。最近,云南“冰花男孩”王福满成了“网红”,由此略见一斑。福满今年8岁,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在外打工,他就成了一家之主,既要照料年迈奶奶,又要在风雪中求学,一头冰花,满脸通红。记者来访,他人小志大,“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欣然相告:我想当科学家。小福满的求学之路并非个案,其“起跑线”较之城镇同龄人相去奚啻十万八千里!

总书记习近平告诫各级领导干部:“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城乡学校在硬件设施、师资配比、学习氛围等方面的悬殊是最大、最根本的差距,这就是出诸时代的考卷。怎么解答?窃以为可分两步走:第一步,借鉴前人文化扶贫之道,在招生录取政策上对农民子弟给予优惠。据清代陈康祺《郎潜纪闻》载:雍正四年,江苏学政邓钟岳在南京院试考秀才时发现一位穷困潦倒,且年过“不惑”的村野史姓童生,系史可法之孙。他为之心动,即作为一项制度改革,破格将其录取。第二步,急起改善农村办学条件,积极平衡城乡教育资源,迈向建设教育强国的新征程。欲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必须率先保证农村教育质量高。一人成才,致富一家,带动一片;众人成才,造福一地,兴旺一方。农民要面包,也要玫瑰。唯振兴农村教育,振兴农村战略方能点“梦”成金,愿景成风景。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