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山坳

2018-03-30 益阳日报 贺剑强

海边的人爱海,山里的人爱山。我自小就对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山坳情结尤深,憧憬山坳,向往山坳那边的风景。

岩坪坳,老家西边不远的一个山坳。南面是秀丽的青岩山,北面是雄伟的塔岭,两山连接处较为低矮平坦之地叫岩坪坳。出门往西一条田间山边小路缓缓上坡千余米就到了坳上。我常常望着这条小路畅想,望着这个山坳发呆,不知坳上有什么风景,不知坳那边是什么地方。没有大人带我走过,我一个人不敢走。不是怕迷路,并没有岔路,是怕山上有野物,也怕路上的生人。

大概是9岁那年,堂姐出嫁,随送亲队伍沿着小道走上山坳。原来她的婆家在山坳那边,太好了!登上坳顶往下几百米,来到一个叫塘冲里的小村庄。哇,美极了!一口山塘有十几个篮球场那么大,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大的池塘,水平如镜,碧波荡漾,一群鹅鸭戏水塘中。四周环绕的坚实塘堤,同时也是一条平坦宽阔的环塘之路,路边绿草如茵,左右两边各有一排挺拔的大树。塘堤外三面又有一圈水渠,渠水清清亮亮,碗口大酒杯大的石子静卧水中。十几栋农家木屋离山塘或远或近错落有致,坐落在青山脚下绿树丛中,炊烟袅袅,鸡鸣犬吠,仿佛仙境一般。塘,是一面巨大的“○”型圆镜,渠,是“U”字型镜框,三面青山就是这巨镜的支架了。白天,云彩在镜中的蓝天上精彩表演;晚上,星月在镜中的夜空里竞相闪耀。这村庄真是尘世中的“美人”,我年纪虽小,也觉得她妙不可言。

岩坪坳,让我的童年好奇心开出鲜艳的花儿,我的憧憬和向往变成了现实。

后来,我知道从塘冲里往下走,就到了公社,到了县城。我家通往外界有两条路,一条是大道,向东经过村口朝前走;另一条就是这山道了。我不常走那条更宽更平的大道,喜欢走这条狭窄、崎岖的小道。每次怀着欢喜、兴奋之心去登岩坪坳,因为坳上很开阔、很爽朗,因为坳下有美丽的风景。去公社、赴县城,上高小,读中学,大多是走的这条道,用脚步千百次不厌其烦地丈量着这条路。

无数次走过灯花坳——一个有着美丽名字和优美风景的地方,因为它是通往舅舅家的必经之路。移步禾苗青翠的田垅沿着缓缓上坡的村道,来到灯花坳上。这里也有一个大池塘,绿水盈盈,青山倒映。与塘冲里不同的是,那个塘在坳下,这个塘正在坳上。左边是雄浑陡峭的月形山,右边是玲珑秀气的小山岭,向前一条小溪潺潺流淌,峡谷幽幽,身后一垅田野绿浪翻腾,稻花飘香。这个山塘大概就是灯盏吧?俗话说,富得流油,这是四周肥沃土地上流出的“油”啊。山峰应该算是灯花了。我大声地喊“灯——花——坳——”,山峰好像在微微颤动,仿佛燃烧的“灯花”在闪闪跳跃。

走下灯花坳,穿过约千米长的峡谷,豁然开朗,一片几百亩的田野展现在眼前,地名叫马子堂。在开门见山的大山区,是个罕见的小平原。左面田野尽头的山脚下巍然屹立着一座古老的祠堂——马氏祠堂。面朝广阔田畴,背倚巍峨青山,好一个风水宝地!高高的围墙密不透风遮挡着里面的房屋,让人不识庐山真面目。那里面关着一个家族几百上千年的历史,墙头野草在风中摇曳,仿佛在诉说着神秘的故事。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