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故乡的石桥

2018-03-30 益阳日报 罗孟冬

罗孟冬

我的故乡在巷子口。它四周群山环绕,北面有雪峰余脉九折仑,西有安化“九关十八锁”的桂岩山余脉司徒岭,南有扶王山,真正的开门见山。山多则溪多,溪多汇成河。众多小溪汇成的小河,构成了沩水的源头,沩水奔流至双江口入湘江。

小溪小河多,自然也便桥多。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我,没有统计过故乡的石桥数字。但据巷子口干部陈鑫先生调查,巷子口有古石桥128座。一个小小的古镇,竟然有这么多的古石桥,几乎与江南水乡姑苏城有得一比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巷子口也颇有一点元朝人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的意境。古驿道穿镇而过,古树、凉亭、石桥以及众多沩水支流,同样引起骚人墨客的咏叹。只是少了一些马致远笔下的羁旅之苦和悲秋之恨罢了。

故乡的桥多,比较有名且规模比较大的有毛公桥、官铺桥、状元桥、振兴桥、邓婆桥、双江桥、狮子桥、花桥、杨家桥、孝悌桥、观音桥、丁字桥……

这些桥,有的以人为名,如状元桥,就是因为巷子口人南宋状元易祓而名。易祓,字彦章,公元1185年荐于朝,殿试第三名,帝甚嘉之,赐封释褐状元,官至礼部尚书。南宋中后期著名学者,为孝宗、宁宗、理宗三朝重臣,与同郡汤璹、王容并称“长沙三俊”。与著名词人姜夔“折节交之” 。著有《周易总义》二十卷、《周官总义》三十卷等)。它横跨在易祓故里识山楼与网形山易祓墓之间的沩水河上。位于谷石村的振兴桥,是当地一个叫刘振兴的富商为方便过路客人而捐出大半家产建起的。邓婆桥是乾隆年间监生李凌霞为纪念邓阿婆救落河牧童遇难而捐建。官补桥(又叫官铺桥),此桥在南轩(张栻,南宋初期学者、教育家墓右侧大约600米处。相传当年康熙皇帝私访江南,适逢乡民正在建桥,建桥为善举,乡民对过往客商收取募捐。不料,衣着光鲜的康熙皇帝身上正好没钱,乡民拦住,康熙不好说我乃当今天子,只能不好意思地说“后补!”岂料,皇帝开金口,“后补”一语成箴。你说奇不奇,怪不怪,官铺桥修好后,不是桥墩出了问题,就是桥面、护坡出了问题,修修补补,问题不断。当地就有一歇后语“修官铺桥——后补”流传了下来。现在官铺桥是巷子口通宁乡的省道,虽然石桥改为了钢筋水泥桥,但桥的护坡龟裂处还看得见。

故乡的古石桥多,差不多每一座都有它的故事和历史,见证着岁月在它身上留下的点点滴滴。故乡人爱桥,很多人的名字里就有一个“桥”字。我所熟知的乡邻里面,长辈有石桥、保桥等,同辈有寿桥、守桥、命桥、新桥、长桥、宝桥、金桥、银桥等。故乡人对桥的感情是融入了骨子里。

巷子口的石桥,是清一色的麻石构成。拱少见,大多是麻石打墩,长条麻石搭建而成,古朴而简单。石墩迎水而立,前面为三角形状,减少水的冲击力,后面为长方形收尾。每个石墩上,雕刻有蜈蚣。据说蛟龙怕蜈蚣。桥面石墩上,有的还有石凳供行人歇息。巷子口的石桥,虽经岁月洗刷,洪水冲击,但大多依然保存完好。

我老家在巷子口的半边街,沩水汩汩在街边流过,街边就有三座石桥,其中一座叫花桥。叫过花桥大队,后来改为花桥村。小时候在沩水里嬉戏,或和玩伴们打水仗,或和兄弟们捉虾摸鱼。累了,躺在石桥上的石凳上休息一会儿,甚至是赤腚让太阳晒干衣服。特别是夏日晴天的晚上,石桥上可是热闹的场所。吃完晚饭的人们,摇着大蒲扇,或卧或座挤在桥墩或石凳上,哪怕是石头滚烫,却不减听长辈说书讲故事的热情。

夜晚,有时候没有人讲故事,便躺在石桥石墩上,望着碧空如洗的蓝天,数星星,看月亮。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对对联。因为巷子口出过状元,出过不少文化名人,所以有对书香人家敬佩,对读书人敬重的传统。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安化有一地方剧团在杨柳坝(宁乡与安化交界处)演戏,于是一些巷子口人前往捧场助兴。茶余饭后,一安化演员以安化、宁乡交界处地名串出一上联向巷子口同仁求对,联云:

隔山打金鸡,飞七里,落深坑,太平无事;

此出联短短十五字,虚构一个故事,嵌入了当地五个地名:隔山冲、金鸡石、七里山、深坑坳、太平坳。这时候,一个伍姓的巷子口人稍作思考便对出下联:

黑泥插杨柳,开白花,结柑子,花果团圆。

此对也以当地五个地名,即黑泥塘、杨柳坝、白花坳、柑子塘、花果山入联,虚构一个皆大欢喜的故事。

还有一对联故事。说的是有一年,一个巷子口人去贺石桥(地名)走亲戚,见一石桥边搭着一个露天舞台。亲戚笑着出一联说:

贺石桥,唱大戏,为什么,贺石桥;

这个巷子口人懵了一下,一会儿他想起到过的一个益阳地名,忙对道:

茈湖口,买美酒,打多少,齐壶口。

故乡的石桥,可以说是我知识的启蒙之地,也是我童趣盎然的记忆之地,乡音乡情乡味的回味之地,它留下了太多的印记和思念。那桥那水,那人那事,常常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