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寻根说字:虫·它·坨

2018-05-19 益阳日报 谢国芳

虫·它·坨

虫,虺(huǐ)的本字,原为毒蛇,后指一般的虫类。而本来指一般虫类的字为“蟲”。《尔雅》释:“有足谓之蟲,无足謂之豸(zhì)。”后来“虫”成了“蟲”的俗写字、简化字。

它,是蛇的本字,本来的字形象蛇。上古蛇多,人类与之密切相处,蛇患日常,故人们相遇常问语是“无它乎?(没蛇吧?)”,与后来的“吃了吗?”相类。于是,“它”引申来称人之外的东西,作为“他”的补充。称人的“他”本字为“佗”,由它加人旁而成。汉朝之后,“佗”才写成“他”。

也,本义为张口的蛇。有的古籍中,它、也、虫,都表示蛇,需要辨别清楚。“蛇”与“虵”也通用。

因为蛇常卷曲成团,取其形似,称团、块、堆的东西为“它(tuó)”。后来这个意思的“它”,俗写为“坨”。“坨”字很年轻,至《康熙字典》才收录。强调重的含义时,还写成“砣”,如秤砣。

益阳话的“坨子”,除了表示成团成块的东西,如干坨子、糯米坨子等外,还表示拳头。取义在于,人将手掌捏成拳头,如蛇之曲卷成团。偷偷打人,叫“塞蹑(līn)水坨子”。

而“坨水”一词有两个意思:一者表示成团的旋转的水,引申为复杂的事情,如“他有点搞坨水不清”。此种“坨水”,也讲成“坨数”。二者,表示钱。如“塞坨水”就是私下塞钱(或贵重物品)。

佯·烊·恙

佯,本义指像羊一样顺从,基本义为假装。烊,本字为煬,义为熔化。

益阳人讲人假装(痛苦),谓“做佯怪(一声)”。如“她又在那里做佯怪。莫齿她!”

活鱼死了,放久了,鲜味会下降、减少,益阳人讲“扬鲜”。讲“扬鲜”虽有道理,鲜味飞走了。而写为“烊”似乎更恰当。指鱼的鲜味本来处于最高处,化了,下降了。

恙,益阳人用得极少,但也不是不用。如“打恙(二声)”,指小病一场,生长停顿一下。如“毛伢几最近打了一下恙,连冇精神,要是平常,顽(四声)得要死咧!”“这只猪不打恙的话,年底出牢冇问题。”

闷·们

百度解释“闷”时有一条目:网络论坛用语,相当于人民币“元”。现在,有不少南方方言以网络用语形式重新回到主流社会。讲钱的基本单位“元”为“闷”就是这样。

益阳人除了讲钱的“元”,还讲年龄的“岁”。如“我都快五十闷哒,懒得折腾了。”

这里有两点可以明确:一是这种用法的“闷”具有随意性、调侃性,就算在方言里也不是正规表达,使用人群以年轻人为主。二是“闷”只记录了声音,字应是另外的字。到底是哪个字呢?我以为写为“们”更有道理。

“们”是一个年轻的字,《康熙字典》才将它收入。古代讲“们”多用“等”,“们”是由白话词汇进入字典的。本义指人等、多人,引申来作“元”“岁”这种与人紧密的基本单位用。至于声调有点不同,应是漫读而成。

晓得·百晓

《山乡巨变》(陈妈)“只有你是个百晓,是样的晓得。”

益阳人很少说“知道”,一般都是讲“晓得”。“晓得”是个方言词,意为明白、知道,南方方言多用。

《说文》:“晓,明也”。“晓”的本义就是天明,明白、知道为引申义。不仅口语常用,一些很雅的书里也用。如宋《朱子语类》卷六八:“前辈之说,不欲辨他不是,只自晓得便了。”

因为“百分之百”是全部,“百”有所有、整个的意思。“百晓”就是全部知道,再引申为全部知道的人。事实上全部都知道的人不可能有,于是这“百晓”往往用于讽刺、挖苦人。

“是样”之“是”相当于上面解释的“百”,也是全部、所有的意思。“是样”即各种、全部。

办婚丧大事,会请客,分为亲戚与百客。因为方言里白、百同音,有人理解为白客,不对。“百客”之“百”有了前面的解释,已经清楚,它就是全部、众多,指亲戚之外的其他所有客人。益阳还有一个词“小胆百心”,形容人胆小多疑。其中的“百心”相当于“多心”。本来多个心眼是对的,但多得过了,就是多疑了,多疑是缺点,多疑之人往往犹豫不决,难以成事。

过去有“百家米”“百家布”。小孩得了面冠疮(也叫头面疮),民间有一疗法:其母讨一百家的米,做成粑粑,通知邻居来自家门前抢,以此去灾消病。平时做衣服时剩下的边角料,剪成大小一样的三角形,再拼成的整块布料叫“百家布”,一般用于给小孩做抱裙(也叫抱襟)。这两种东西的“百”,都是多的意思。

算盘·盘算·九归

算盘是中国人发明的计算工具,据说东汉末就有了,约在宋代普及全国。算盘普及之后,与算盘有关的词不少。最常见的是盘算,想、算计、计划、谋划都可叫“盘算”。小心思、小计谋,叫“小算盘”;私下谋划叫“打肚算盘”。盘算,有时干脆就叫“盘”,如商店清理库存就叫盘底。后来,“盘”还引申出测试的意思。如《醒世恒言·钱秀才错占凤凰俦》:“外才已经美了,不知他学问如何?且请先生和儿子出来相见,盘他一盘,便见有学无学。”再进一步,“盘”还有作弄的意思,如《山乡巨变》:“谢庆元笑着盘他。”还有“盘宝”一词,就是将对方当“宝”来作弄。“宝”即蠢宝。

盘缠,本义是盘绕在腰间的铜钱,即出远门用的资费。益阳人常言“盘缠饭米”,指基本的用的与吃的。如说“我卖掉盘缠饭米,也要送崽读书”,表示一种不顾一切送儿子读书的态度。
有一个词是益阳独有的——盘书。送孩子读书是一个漫长的投资过程,要钱要精力,整个过程需要长期而过细的盘算,因此谓之“盘书”。过去这样讲,现在有的家长还是这样讲。

九归,本指珠算中用1到9的9个“个位数”为除数的除法,有《九归口诀》。珠算时代,除法是难度最大的,会“九归”者为计算高手。提醒人知趣、清白点,会说:“你要打清九归!”打完一遍“九归”,叫“九九归元”,当成语的“九九归元”表示事情的结束、圆满。对小心思多的人,人们除了说他“花花肠子多”,还形容他“一肚子小九九”。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