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亲近云台山

2018-05-19 益阳日报 熊梦红

熊梦红

出沅江城,绕过桃江,一路驱车到云台山前站——龙泉洞。

古有欧冶子擅铸剑,汲水淬剑时忽现五色龙纹,此剑后定名为“龙泉”。莫不是这方宝剑曾藏身于此洞?到得洞前,方知错得离谱。

龙泉洞是雪峰湖国家地质公园云台溶洞群的一个支洞。洞中水汽氤氲,浮躁之心渐趋平和。沿着洞中短窄石阶盘旋而上,千姿百态的钟乳石在七彩灯光的映衬下,一步一景,变幻莫测,引人无限遐想。它们高低错落,仿若山坡上的层层梯田。石柱俯身而下与俏然向上的石笋相接、相亲、相融,如同喜结良缘的青年男女,旁边如金钩倒垂的,不消说肯定是失意的单身狗。鹅管石并没有传说中的纯洁高贵,你看它们不时在灰色石柱中间,裸露如玉娇躯。你以为挡在前面的只是小龙女闺房的白玉帘,一抬头却发现七彩瀑布破空而下。了不得,还真有哗哗作响的飞瀑声。哈,吓到了吧?从布满石珊瑚的海底世界钻出来,一眼银亮瀑布,如丝似练,从暗黑的上空飞身坠落,顺溶洞走势形成一条曲折小溪,与岩壁上若隐若现的蛟龙组成千古奇观“龙泉飞瀑”,自此才知洞名由来。

出洞须得坐船,船工们用竹竿两端向岩壁借力或躲避,“嘭嘭”的响声如雷鸣似鼓响,与潺潺水声相应相合,在溶洞深处渐隐,仿佛谁在弹奏离歌。

云台山上云雾缭绕,茶叶除了可制成人们熟知的大叶茯砖外,云雾绿茶也因其芽叶肥嫩,茶香如兰,茶味浓醇而出名。来此岂能不品茶?可能是手上还有刚在茶园里采摘茶叶的余香,端起茶杯,顿觉茶香扑鼻,甘醇可口。

大雨初歇,从山上向下望,山底的水汽一波一波往上涌,山风吹过,整个山峦如同一锅煮沸了的水,忽上忽下的藏青色山尖,仿佛片片黑茶浮于沸水之上。待要细看时,云收日现,白色的雾如同轻纱飘于群山之巅,高低起伏的山峰如同一群乘云驾雾而来的仙子,一层层墨绿色的茶园便如仙子腰间的皱褶裙,茶树间灰色的石灰石仿若裙裾上朵朵山花。

“快看,那边有两个太阳。”不等拿出手机拍照,风云变幻,被水汽折射在白云上的“太阳”已然不见,过不了几秒,水雾上升,原本的太阳也已不见。

不清楚太阳到底藏身于哪座山后,天空已慢慢变灰变黑。远处山头的灯光在浓雾中闪烁,好像星星。等星星们努力睁开眼睛,夜已深,周围静了下来。我们的营地,当然……哈哈,静不下来,帐篷布太薄,阻隔不了此起彼伏的鼾声。风踏着露珠而来,怕我寂寞,扑啦啦的鼓动着帐篷。

云台山是万里茶道的起点之一。海拔近千米的云台山上,初建于同治年间的真武观是马帮的歇脚之地。差不多到顶峰时,一位老者告诉我,真武观正在维修,看来问道是问不成了。离峰顶不过百步之遥,不登临绝顶,一览众山,岂不遗憾?

气喘吁吁爬上山顶,那不知是供佛还是供真人的庙宇果真在维修,只剩下几垛残墙立于风中,有一张石门上刻有“云台山”,两侧有一联:“云中鸡犬随仙去,台下风雷自洞来。”难不成,这山是因这观或庙得名?老旧的庙宇历经几次生死大劫难,肯定有非同寻常的故事。可惜维修的师傅都不够老,没有一个能说出个所以然。

有所失可能也有所得,能清清静静地站在护栏旁,把绵延千里的雪峰山的一小段,从中国地形图上质变成真实的景色纳入眼底,在我肯定不虚此行。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