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文化 文化益阳 正文

我的乡愁我的湾

2018-09-07 益阳日报 李璎

摘要:对乡村杨家湾的记忆,一直要追溯到十多年前。

李璎

对乡村杨家湾的记忆,一直要追溯到十多年前。

这里有爷爷奶奶的老屋。驰过一段通往大桥塘的乡村公路,往路的左侧绕过几间屋子,便可看到一排儿土砖瓦房。东西两侧共十多间,门庭前是一块宽敞平坦的水泥坪,坪的右侧用水泥砌了圆形护栏,栽种着石榴、栀子、月季、山茶等各色花卉。一年四季花香浓郁,蝶舞蜂飞。一棵二十多米高的的樟树枝繁叶茂,在微风中尽情地伸展着身姿,将老屋环抱成一个荫凉的院落。老人温良好客,每每盼着我们来。几个孙辈来了,把橱子里收藏了好些时日不舍得吃的落花生、糖珠子、巧馃、芝麻饼子都拿出来,好菜好饭招呼着,拉着手问长问短,一脸开心笑,面上的皱纹里藏着暖暖的阳光。临别时,一定要出门相送,走过门前的小路,一直送到岔道的土坡上。远远地回头,还能望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久久地驻留在原地,舍不得离去。

老人家里有个大菜园子,里面栽种了四季应时的蔬菜。逢年过节,大伙儿聚会,在市场称上两斤猪肉,或是新鲜的麻鲢头。这并不是主食,只是佐料。弄一个火锅,很鲜香地煮上一锅肉汤、鱼汤,提个竹篓子到后园里摘满满一大篓菠菜、茼蒿、芫荽,甩去泥沙、清洗干净,绿油油、翠生生的,放汤里一滚,捞起来吃,甜滑翠嫩,真正的人间美味呢!

初秋的夜里,躺在奶奶那张陪嫁过来60年的镂空雕花大木床上,丝丝凉风轻拂过耳畔,划过肌肤,掠过屋子,在后山的树林子间穿梭,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说不出的清爽,衬托得这一方山土更幽静,睡眠也格外安稳、踏实。

于是,爷爷奶奶的慈爱和善良,携着一缕淡淡的乡愁,连同这美丽的乡村景色,深深刻印在了记忆里。

他们过世后,有好长一段日子没有回老屋了。去年过年回乡下,杨家湾变了样,显得更整洁、干净。以前的土砖房找不到了,清一色的白墙红瓦房。从水泥路走过去,在田埂、溪流、草坡上绽放着紫红、姜黄、乳白的小花,在风中摇曳生姿、颔首微笑。新铺了柏油路,两旁装上了一排排古朴的路灯,晚上灯火通明,方便来往的车辆。进到老屋里,乡亲们家家户户挂起红灯笼,杀猪宰鸡过大年。村上的大明支书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年三十,村民们组织了一场迎春喜乐会,把乡亲们聚拢来十来桌人共进晚餐,把酒话家常。外出打工经商的妹子伢子都回来了,乐呵呵地侃着一年的经历和感受。婆婆老倌大老远搬了凳子来观看村上的表演。炮仗响、锣鼓敲、音乐起,身材窈窕的女子欢歌热舞,共庆一年的好收成。

吃着可口的饭菜,听着乡里乡亲们说话。大明支书开心地说,杨家湾村现在是“省级美丽乡村”,政府投资稳步推进以“一路一带一核心”为主体的创建工作,除了完善村级综合服务中心、卫生医疗室,还将建成一个文化广场、一个百亩果园、一座休闲农庄、一片志溪河风光带。几年以后,这片土地将真正成为安居乐业、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生态文明的宜居乡村。

听着支书这么讲,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以后退休了何不带着家人到这儿养老,种菜养鱼,溜狗散步,日出而作,日暮而息,为爷爷奶奶守护这一片美丽富饶的家园?!

责任编辑:梁慧恩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