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本地 正文

【今日长征路】绝壁峭岩挡不住 神兵飞下万重山

2017-09-11 谭绍军

大益阳客户端记者 谭绍军

2017年8月23日上午。

汽车在“之”字形的山路上慢慢爬行,一侧是峭壁,一侧是深渊,行驶在这样的路上,我们都感到心惊肉跳……还没恍过神来,一座矗立在峡谷中的纪念碑出现在眼前。这座由白色花岗岩制成的碑高10米,上面镶刻着开国上将杨成武题写的“腊子口战役纪念碑”,腊子口到了。这是我们今日长征路考察必定要到的地方。

201709117624037.png

腊子口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东北部,距迭部县城105公里,腊子口是四川西北部进入甘肃的唯一通道,是甘川古道之“咽喉”。1935年9月,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来到了腊子口。然而,天险腊子口挡住了去路。9月14日晚,毛泽东在距离腊子口30多公里外的藏族小村茨日那下达了3天之内夺取腊子口的战斗命令。

夺取腊子口,谈何容易!“腊子”在藏语里的意思是山脊,腊子口即为山脊上的口子,也就是狭窄的隘口。当年的腊子口,其间两山对峙如刀削斧劈一般,当年率部攻打腊子口的杨成武将军这样回忆:“木桥把两边的绝壁连接起来,要经过腊子口,除了通过这小桥别无他路。桥东头顶端丈把高悬崖上筑着好几个碉堡,4挺重机枪对着我们必须经过的三四十米宽、百十米长的一小片开阔地……” 

但在红军面前,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

9月16日16时,攻打腊子口的战斗开始了。经过5次冲锋没有攻下腊子口,红军伤亡非常大。红军召开紧急会议,大家认为要是有支部队登到山顶,然后从上向下攻击,就能夺取腊子口。这时,一名外号“云贵川”的苗族小战士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说给他一根长杆子,上面带个铁钩子,再高的山峰,他也能爬上去。东西准备好以后,他手脚麻利地爬到了山顶,然后把红军的绑腿带一条一条地连接起来,从山上面扔了下来。15名敢死队员抓住绑腿带登上了山顶。血战又开始了,红四团以四个连正面攻击,两个连攀上悬崖,从敌后迂回,袭击东面山顶守敌,摧毁大碉堡。天亮时,总攻发起,红军取得胜利,并穷追敌军90里,占领岷县的大草滩,缴获粮食数十万斤,盐2000多斤。腊子口战役的胜利,打通了北上的道路,红军走出了千里岷山。毛泽东说:过了岷山已无高山隘路。他的《七律·长征》中写道:“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1936年8月9日,红二、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吸取红一方面军夺取腊子口的经验,以尖刀连从陡峭的崖壁上攀登上去,迂回到敌后,直捣敌军指挥所,再次夺取腊子口,为后续部队打开通道。时任红二师政委的萧华,想起腊子口战役的奇险,写下“绝壁峭岩挡不住,神兵飞下万重山”的豪壮诗句。

站在山崖下望去,一座大山似乎是被一把巨斧从中劈出一条缝来,峭壁在我们头上直上云天,两边岩石相距仅有30多米,腊子河在脚下湍急流过。对于81年前的红军战士来说,两侧如斧削般矗立的峭壁,险峻的地势,都意味着死亡威胁。穿过两山间一道长约百米的狭窄走廊,我们仿佛听到当年的枪炮声与呐喊声……“当时整个沟宽才七八米,沟底只有30余米宽,还被水深流急的腊子河占去一大半。当地民谣说:‘人过腊子口,像过老虎口。’蒋介石就企图利用天险,把红军困死在腊子口。”陪同考察的迭部县政协副主席张丽解释,可惜看不到腊子口当年的险峻了。上世纪60年代,为修脚下这条公路,民工用炸药将隘口炸开的。那些雕堡,也在上世纪70年代因修建水电站炸毁了。后来,萧华将军看后气得直跺脚,批评当地干部不该破坏腊子口原貌,后人来到这里,无论如何,都难以体会当年红军攻打腊子口的困局。“好在成熟的三维技术,已经将当时的战斗场面浓缩成了一部6分钟的短片。等会去腊子口战役纪念馆看看,大家一目了然。”张丽提醒道。今天的腊子口,雄峻依然,那一个巨大的“V”字形山口,仿佛是当年红军胜利时伸展的双臂,正以满腔的热情欢迎远方的客人。地貌可以改变,但历史不会忘记。我们在腊子口徘徊良久。几位眼尖的政协委员看到了红军攀爬上去的那道悬崖,那是一面从山脚笔直而上,高约百米的石壁,除了山顶上长有几棵小树外,整面石壁光秃秃的没有可落脚之处。无法想象,当年的红军,是怎样爬上去的。

80多年过去了,腊子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满是悬崖峭壁的崎岖山路,变成了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两年前,宕昌县和迭部县的宕迭二级公路改建项目完工。这条路将腊子口天险、茨日那毛泽东旧居、俄界会议旧址等红色旅游胜地及沿线优美的自然景观连成一线,一座座红色旅游胜地正在向游人张开怀抱。举目四望,满目青山,风光无限。我们知道,烈士的忠魂早已融入到腊子口的青山绿水间,使这里成为人们缅怀先烈、启迪后人的红色圣地。离开腊子口好些天了,但腊子口战役纪念馆三维动画“腊子口战役”的情景久久不能散去……也难怪,尽管生态条件与自然风光很好,但“红色”仍然是今天腊子口旅游的主色调。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大益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