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本地 正文

【今日长征路】仰望夹金山

2017-10-09 谭绍军

 

    夹金山,也许注定我们只能仰望。
    说起红军长征翻越雪山,几乎所有人都记得夹金山。夹金山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与阿坝藏族芜族自治州小金县交界处,也就是两县的界山。当年翻山的小道弯弯曲曲,人迹罕至。如今,盘山公路连接起山南山北的宝兴县和小金县。夹金山海拔4114米,空气稀薄,翻夹金山究竟有多难,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当时就有歌谣唱道:夹金山,离天三尺三;鸟儿飞不过,凡人不敢攀;要想翻越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也就是这座夹金山,成为中央红军即红一方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也是红四方面军部分部队翻越两次的大雪山,还有红四方面军一些后勤部队人员往返搬运物资,多次翻越,藏族战士仁钦索朗等竟然翻越了12次!因此,我们考察今日长征路,决定要“翻越夹金山”。
    然而,我们接连两次来到夹金山下,却都未能翻越。7月16日,我们到达宝兴县,目的地就是夹金山。可是天公太不作美,大雨一场接一场地下,经过雅安地震的宝兴公路沿线山体结构受到严重破坏,雨后加太阳暴晒,滑坡、滚石等等险情频繁发生,要翻夹金山,必须先到宝兴县的厝碛镇,这段公路是滑坡现象最为严重的地方。“出于安全考虑,你们这次就别去夹金山了,等下次去小金县的时候,回过头来再去夹金山也不迟。”宝兴县政协的同志们这么一提议,我们认为也未尝不可,也就放弃了翻越夹金山的念头。8月1日,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今日长征路考察第四阶段只得暂时跳过阿坝州,改道先去了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9月11日,我们回头再到阿坝州小金县,第一站就是达维镇,那是红一方面军翻越夹金山后与红四方面军接应部队的会师纪念地。这也是我们必定要到的地方,这是长征史上无与伦比的地点,翻越了夹金山,红一方面军千里迢迢寻找兄弟部队的节点,红四方面军千里迢迢转战川西北来迎接老大哥部队的节点!站在达维会师纪念碑前,望着脚下的达维桥,我们感慨万千,默默地念着纪念碑碑志:“……在达维桥头,中央红军受到了红四方面军九军二十五师隆重迎接,战友们激动无比,相互握手、拥抱、跳跃;欢呼声、口号声响彻云霄,达维河谷成了欢乐的海洋……”真的,我们好多人眼睛都湿润了,也跟当年红军战士们一样,沉浸在欢乐与幸福之中。“从这里去夹金山还有多远?”一位政协委员这一问,把我们拉回了现实。“不好去啊!那边道路正在施工。”小金县政协接待我们的负责同志这一说,我们的心都凉了半截,因为我们就是想从这里回头去夹金山的啊!“又去不成?”考察队一位政协委员很是疑惑地问。“不过也不要紧,接下来我们要接连翻越的几座大雪山,也许能让你们感受到当年红军爬雪山的艰辛与困难。”陪同考察的阿坝州政协副主席秦开金在一旁提议道。出于无奈,我们也只好听从当地政协负责同志的建议,去翻越其他几座雪山。
    “这就是梦笔山了。”阿坝州政协文史学习委主任唐俐轻轻地说。我们知道,这也是一座大雪山。“怎么没有雪啊?”“实话说吧,眼下这个时候,车子通过的地方还没有下雪,无论是夹金山还是其他雪山,都要到10月初才有雪,像夹金山,11月就要封路或实行交通管制,现在我们都只能远望。”唐俐笑笑说。车子在接近山顶拐弯处停住,举目四望,头顶的雪山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脚下是小金县县委组织部专门用来对党员干部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全长4.2公里的“雪山红路”体验线路,两边插满红旗。“感觉怎么样?”秦开金副主席笑着问我们。“说实在的,除了看上去甚是雄峻,走下来有点喘粗气外,感觉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艰险。”“那好吧,明天我们再到红原县的亚克夏山去看看。”
    9月12日下午3时,车子进入一处山林,左拐右转了好一会,忽然停了下来,亚克夏山到了,红原县政协主席华达告诉我们。这是一处山坳,四周高峰林立,刀削斧劈一般。中央平地上,高高地耸立着一块高大的纪念碑,上书“工农红军烈士之墓”,两旁树枝上挂满来此祭奠者敬献的哈达。一直陪同我们考察并担任讲解员的阿坝长征干部学院的刘老师跟我们讲,亚克夏山海拔4460米,1935年7月2日,中央红军翻越亚克夏山,这也是中央红军翻越的第四座雪山。同年9月,红四方面军北上、南下,次年再次北上,接连三次翻越这座大雪山。因而,亚克夏山也是红军大部队往返翻越次数最多的一座大雪山。原先没有公路,要想翻越此山,必须走哑口,那里海拔4443米,比夹金山还高429米。现在,有了标准化的公路,沿亚克夏山走向,通过亚克夏山隧道,才能穿越此山。所以,山顶上很少有人上去。
    “这里葬有红军烈士吗?”没等刘老师说完,一位性急的政协委员打断她的话问道。刘老师莞尔一笑,接着说,1952年7月,奉命前往黑水县剿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线部队轻骑兵师一三七团到达这里,在营地附近发现了12具遗骸,头北脚南,排列整齐,而且还在骨架旁边找到了皮带环、铜扣之类的军用品。经过他们和上级领导缜密分析, 一致认定,这就是17年前长征时的红军战士遗骸。曾三度翻越此山的一四一团团长唐成海判断,这12名战士是一个建制班,夜宿亚克夏山,因低温、缺氧窒息而牺牲。于是,解放军收拾了红军烈士遗骸,就地造坟,竖起了“一九三五年红军烈士之墓”的木质墓碑,并敬献了花圈,举行了一个简短的祭奠仪式。这一红军烈士墓成为我国海拔最高的红军烈士墓。战士们在烈士墓前庄严宣誓:不消灭黑水叛匪,不解放黑水各族人民,决不收兵!1982年,红原县人民政府重修烈士墓,再立纪念碑。2015年,红原县人民政府再一次重修烈士墓,重竖墓碑。新的墓碑因为是大理石的,太重了,抬不上,只得把碑锯成四块,分开背上去后再合成。正是因为考虑到烈士墓地位置太高,上山祭奠不方便,就在这半山腰的平地上竖起了这块红军纪念碑。沉浸在回忆中的刘老师声情并茂的讲解还没完,市政协常委、市社科联主席周志宏忍不住脱口而出:“先烈们真的了不起啊,来,我们一起向烈士们三鞠躬!”
    我们很清楚,对烈士的崇敬与怀念,当然不止是三个鞠躬能够表达的。肃立在红军烈士纪念碑前,我们久久不愿离去。“怎么样?”一直站在一旁默默望着我们的阿坝政协文史学习委的唐俐主任走上前来,轻轻问道。还没等我们答话,她接着说:“看到了吧,爬雪山有多艰难。要知道,进入小金县,平均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像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已是3000多米了,而在夹金山那面的宝兴县城一带,海拔才六七百米。也就是说,相对于红军翻越夹金山开始的时候来说,我们已经站到了一个很高很高的平台上,你们都感觉到如此不容易,那么,当年红军翻越夹金山的艰险,也就不难想象了。”唐俐这么一说,我们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是啊,无法想象,当年红军战士们是怎样翻越夹金山的。但我们都知道,正是红军将士们超凡的意志与毅力,在人类历史上竖起了一座座比雪山更高的精神丰碑!
面对夹金山,我们只有仰望。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