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本地 正文

地名中的红色记忆

2017-11-16 益阳日报 周志宏

摘要:爬雪山、过草地,是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最苦最难的阶段,自然有很多动人的故事,浓缩在各地的地名之中。9月11日至15日,当我们今日长征路考察团一行来到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后,就看到了一些因为红军长征而形成的地名。

QQ截图20171116090924

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的日干乔大沼泽,就是当年让红军苦不堪言的“水草地狱”。如今,这里早已成为游人向往的旅游胜地。

周志宏

地名,是历史的记忆,叙说着或长或短的故事。爬雪山、过草地,是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最苦最难的阶段,自然有很多动人的故事,浓缩在各地的地名之中。9月11日至15日,当我们今日长征路考察团一行来到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后,就看到了一些因为红军长征而形成的地名。

红军走过的大草原——红原

1960年,阿坝州所属的原“松潘大草原上”新成立一个县,也是最后一个县,叫什么名字呢?人们根据周总理当年题词当中的一句话——“红军长征走过的大草原”,命名为红原县。今年9月12日,我们今日长征路考察团来到了红原县。在红原瞻仰了全国海拔最高的无名红军烈士墓。

该墓位于红原县与黑水县交界处的亚口夏山北坡的垭口上,海拔4450米,是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单位。1952年7月19日,郭林祥将军率解放军黑水剿匪西线部队进入亚口夏山,其轻骑师137团在驻营地——亚口夏山垭口附近发现了12具排列整齐的遗骨,一律头北脚南,间隔几乎相等,骨骼上找不到断裂与枪伤的痕迹。在骨架及旁边找到了皮带扣、铜扣等军用品。经该团政委张梓及141团政委吴清卓、团长唐成海缜密研究认定,这12具骸骨是1936年红二、四方面军右路纵队北上经过亚口夏山时,因高原反映缺氧等原因牺牲的红军战士。137团战士们立即收拢遗骨,就地以石砌坟并立墓碑。1977年,红原县革命委员会进行了修缮,将墓碑换成了石碑。1982年,四川省政府拨专款再次予以修缮。2006年5月,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8月,四川省政府命名为第三批省级国防教育基地。一想到当年一二十岁就为国家独立而牺牲的红军战士,想到他们至死依然头向北方,依然保持整齐的队形,大家不仅热泪盈眶,对着无名烈士墓深深三鞠躬……

离开亚口夏山,我们到了瓦切镇的日干乔大沼泽。该沼泽地面积250万亩,因其茫茫无际、渺无人烟、气候异常,是有名的陆地“死亡之海”。1936年7月下旬和8月上旬,红二、四方面军会合后编成的左路纵队,经日干乔沼泽、色地坝、年朵坝草原到达包座。也有许多红军战士因饥饿、寒冷、缺氧、伤病等原因,牺牲在日干乔大沼泽的草海、泥潭之中。

姜冬村——红军林

过红原县再往北走,就是若尔盖县。在若尔盖县班佑乡,现在有一个“姜冬村”。

姜冬村是藏语“姜冬卡”的音译,是当地藏民对“红柳林”的读音。因为当年三大红军主力部队长征时,走完草地,都在这一片难得一见的“红柳林”里宿营,所以,后来啊,在红军指战员的回忆文章中,就根据读音,写成“姜冬村”或者“小森林”。众人说道千百遍,现在,这儿就正式定名为“姜冬村”了。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新编成的右路军于1935年8月底,终于走出了15200平方公里的松潘大草原,来到了红柳林。这片难得的红柳林就成了红军的宿营地和修整地。所以,这个地方也叫红军林。小学课文《七根火柴》中的故事,就真实发生在这片红柳林之中。另一篇小学课文《金色鱼钩》也发生在附近。而最令人揪心的是,红军长征途中,最大的一次非战斗减员也在班佑乡班佑村的热曲河边。

那是1935年8月底,右路军经过草地后,担任后卫的红3军进驻阿西牙弄寨修整。彭德怀命令红3军11团政委王平带上刚刚筹集到的粮食,率领一个营返回班佑草地,接应滞留在班佑热曲河边的七百余伤病员。当王平将军带领队伍赶到热曲河边,用望远镜观察,可以见到河对岸的七八百人背靠背坐着,一动不动。过河后,才发现都已经牺牲了。大家不死心,挨个摇晃那些席地而坐的红军战士,发现还有一个小战士还有一丝气息,但没等到背出草地,那个小战士也牺牲了。建国后,每一次提到此事,王平上将都忍不住热泪横流,因为那些红军战士,大部分都还是十几岁的孩子。
现在,遵照王平将军的生前嘱咐,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范小光(王平将军儿子)先后筹资1000万元,在七百余英烈牺牲地,建造了名为“胜利曙光”的纪念碑。碑名由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题写。

红军坪、元帅桥与红军渡

红军坪位于阿坝州马尔康市卓克基镇至小金公路的15公里处。1935年6月下旬,红一方面军从小金县的两河口出发,翻越梦笔山,向卓克基方向前进,各部队先后在此休息或修整。后来啊,人们为了纪念英勇伟大的红军,就将此地改名为红军坪。

元帅桥位于若尔盖县求吉乡苟均寨求吉河上游。1935年8月底,国民党反动派为阻止红军北上,将求吉河上的几座桥梁拆毁,仅剩“松潘”至“甘肃”茶马古道上的一座“伸臂式”风雨桥。当年9月5日,红一军在林彪的率领下,从这座桥上出川北上。9月9日阿西亚弄紧急会议后,毛主席率部队从此桥北上。后来啊,红二、四方面军同样从此桥出川北上抗日。因此,共和国10大元帅中的朱德、刘伯承、贺龙、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林彪,都从这座桥上走过,人们就叫它元帅桥。现在,这座桥是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红军渡位于若尔盖唐克乡索藏村境内的嘎曲河岸。1936年7月底,红二、四方面军一部就是从阿坝县贾洛翻山到达今唐克乡索藏村的嘎曲河岸边的姜壤渡口,并在此顺利渡河北上。红军总司令朱德渡河后,为了等待红军总政委张国焘一起北上,在河边住宿了3天。从此,这个渡口就叫红军渡了。

靖夷堡——解放村

唐朝李德裕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期间,为西拒吐蕃、南防南诏,曾从松州(现在的松潘县城)到茂州(现在的茂县)修建“三十六堡”。松潘的镇平乡,在民国时期有一个村庄,叫作靖夷堡,也许就是当年的36堡之一。1935年5月底,红四方面军长征到达松潘时,曾在七个村建立苏维埃政权。靖夷堡的老百姓翻身得解放。尤其是藏羌等少数民族的农奴,更是从奴隶社会一步跨越到社会主义社会,人性与生产力都得到了空前的释放,内心深处的幸福感满满的。为了纪念和庆祝翻身得解放这件翻天覆地的大喜事,从此,人们就把这个村庄改名叫解放村,一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第五阶段的今日长征路活动,我们先后路经小金县、马尔康市、红原县、若尔盖县、松潘县,见到了这样一些因当年红军长征而形成的地名。同时,也看到,现在啊,这些县依靠红色文化、草原文化、独特的高山长河资源、藏羌文化,突出绿色发展理念,在党中央和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湖南、江西等省的大力支持下,灾后重建工作迅速,经济社会发展很快很好。
(作者系市政协常委、市社科联主席)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