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本地 正文

【今日长征路】登上胜利山

2017-11-20 益阳日报 谭绍军

QQ截图20171120100705

气势雄伟的吴起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纪念碑园,已成为红色旅游胜地。

本网记者 谭绍军

登上胜利山,今日长征路考察的政协委员,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胜利山原名平台山,是陕西省延安市吴起县城一座并不起眼的山头。熟悉长征历史的人都知道,吴起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终点。1935年10月19日,毛泽东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红一方面军抵达吴起。中央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结束。然而,就在中央红军进入陕甘之际,蒋介石曾电令宁夏马鸿逵部:“红军长途行军,疲惫不堪,企图进入陕北会合刘志丹。兹令你部骑兵前往堵截,相机包围,予以歼灭。”马鸿逵部因此一路尾随而来,原东北军白凤翔部的骑兵,也都赶到了附近,共有2000多人,对中央红军构成夹击之势。敌军还截断了后卫团的两个连及收容队。毛泽东当机立断,决定切掉这讨厌的“尾巴”,这就是著名的 “切尾巴”战役。10月21日,毛泽东周密部署,与彭德怀一起指挥了这一具有特殊意义的战役。前线指挥所就设在一株杜梨树下。战斗全歼了追敌。这是中央红军长征中的最后一仗。毛泽东诗兴大发,挥毫写下了广为传诵的诗篇:“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彭德怀来到毛泽东住处,当看到最后一句“唯我彭大将军”时,觉得胜利不应该归功于自己一个人,随即提笔将此句修改为“唯我英勇红军”。吴起人民为纪念红军“切尾巴”战役的重大胜利,纪念举世瞩目的伟大长征的胜利,将平台山改名为胜利山。

如今的胜利山,硝烟早已不再。前线指挥所的那棵杜梨树,也早枯死了。上个世纪50年代,吴起人民感念当年毛泽东领导的红军,在原地重新种下了一棵杜梨树。没想到,当年老死的那棵杜梨树根系中,竟然又长出了新枝。这样一来,两棵杜梨树,一大一小,情同姐妹,生生不息。

站在山巅,俯瞰山谷间的吴起县城,一座初具规模的现代北方城市,蜿蜒在洛河谷中。极目处,是蓝天白云下连绵起伏的山岚,虽没有江南那么郁郁葱葱,却也养眼。胜利山上,吴起人民早已在这里建起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纪念园”。这个纪念园可大着呢,整个胜利山就是纪念园,融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纪念碑、中国工农红军胜利纪念馆、吴起切尾巴战役旧址、红军烈士陵园、长征路上故事雕塑于一体。可以说,长征路上那些重大事件、重要会议、感人故事等等,绝大多数都在这里有表现。应该说,是今日长征路上又一规模宏大的纪念碑园。其规模与气势,仅次于建在甘肃省阿坝州松潘县川主寺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纪念总碑园。

进得门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高的登山步道石阶,石阶中间赭红色的大理石板上,自下而上,刻着中央红军长征大事年表,时间从1934年10月起至1935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陕甘支队全部胜利到达吴起镇为止,长长的一大串,蔚为壮观。整个石级分为三级平台,每一级平台的两边,都竖立着大型石雕群像。第一个平台,两边是两座雕像同为“转折转移”;又上一个平台,两边雕像分别是“皑皑白雪”“芒芒草地”;再上一级平台,两边的雕像同为“胜利会师”。更上一层平台,高高耸立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纪念碑”就在我们眼前。就在纪念碑前,一尊小雕像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那是一位红军小号手,他使劲地吹着胜利的号角,形象极富感染力。看到这尊雕像,资阳区政协主席徐红军忍不住激动得热泪盈眶,高呼:“红军胜利啦!我们今日长征路考察活动胜利啦!”大家也都情不自禁地跟着高呼:“胜利啦!胜利啦!”

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纪念碑的侧后方,是气势雄伟的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当天是周一,刚好是纪念馆闭馆休息。站在纪念馆大门口,熟悉长征历史的市政协文史学习委主任余文武,像是对大家说:“4支红军长征队伍,历时两年多,转战15个省,行程65000余里,翻越20多座大山,进行重要战役战斗600多次,各路红军出发时共计20多万人,长征结束时,保存下来的,是57000人,中央红军出发时86000多人,到达吴起时,是6000多人……”大家都默不作声,静静地,听着,想着。“毕竟,红军长征胜利了,革命事业胜利了,今天,我们又迈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黄加忠主席一句话,这才把大家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出了园门,我们径直来到长征主题广场。这是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时新建的,长征主题广场不大,但内容丰富多彩,广场建筑运用浮雕景墙、图腾柱、群雕、长征路线图、音乐喷泉等等现代手法,生动形象地重现了中央红军胜利到达吴起时的场景。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