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一堵墙倒了

2017-05-05 石泽丰
    一堵墙倒了,倒在昨夜的风雨中。是风推倒了墙,还是雨脚踢倒了墙,没人看到。半夜,一声沉闷的响声传出,而后是一片寂静,但很少有人听见,听到墙倒时的叹息。这是空了多年的空心村里,最后残存的一堵墙,倒了。
    这墙约莫两米多高,长不足四米,但有两百多年的历史。透过墙壁的斑驳面,看得出它是用泥巴夯实的,没有一块砖砌于其中。当年建它的户主早已弃它而去,安息于村子后面的山坡上,他的儿子、孙子也相继而去。墙就守着岁月,守着村庄,只是村庄的人后来都搬走了,墙觉得自己守着守着,就守得没有意义了,与其守着荒芜成为一种哀伤,还不如自己也与地面相贴,倒掉,把泥巴还原于脚下的土地。
    墙未倒之前,我看过,且经常来光顾,来怀旧。我看到墙头上长有野草,肯定是哪一只飞鸟骑在它的头上,向它拉了一泡粪便,粪便中有几粒草籽,逢春了,草籽发了芽,长出一簇青郁的野草来,长成一簇墙头草。风吹过来,墙头草两面倒,用脸亲抚着墙面,让墙能感受自己的温度,所以墙坚持着站立,只为感恩,向草致敬。
    墙收藏了许多的故事。其实,厚厚的一堵墙,就是厚厚的一本书。这墙严丝合逢,多好啊!大家都知道这是极品之作,都知道是匠人用心做出来的,用功做出来的,就是没有一个人去继承,去超越,去发扬当初的工匠精神。现在砌墙,用砖砌,用钢筋水泥砌,一面墙用不到一两个小时就可速成,自认为这是一种进步,一种效率的突显,墙自己知道。
    墙把工匠的笑话放在肚子里,它撑起了瓦楞,成为房舍,供人寝安,人才得以避风雨。墙见过工匠在造它时相互逗乐、打情骂俏,听过半夜夫妻窃窃私语,相互调情,墙没有对外人说,它不会去传言,不会去添油加醋,因为它把自己的位置摆得正正的,丝毫不歪,从当初造成的那一刻开始,哪怕是倒了,它也会闷在肚子里,连自己一道埋入大地,这就是一种修行,一种德道,所以它的寿命高,高达两百多年。
    那堵墙倒了,是泥土还原于泥土。建造它的主人的玄孙、来孙、晜孙、仍孙、云孙、耳孙,没有哪一个前来用目光抚慰过它,它孤零零地存在着,存在于这个空心村中,存在于这个即将成为荒野之地的一隅。太阳走了,月亮来过,月亮走了,太阳又接着来,这就是更替不尽的岁月,轮回流转,老了人心,蚀了墙脚。墙只有倒了,也只得倒了,倒在大地的怀里,无论日月如何旋转,墙觉得再也没有什么不踏实的。
这就是一堵墙,一堵倒了的泥坯墙。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