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向天而歌的行者

2017-05-05 莫骄
    今年清明节后一个有雨的下午,在老家益阳资江河边的一间茶室,我轻轻翻阅着这一摞诗稿,边上默默地坐着诗稿作者郭世红。他显得有些疲乏,连袖管上都沾满了泥点,仿佛是刚刚执行一次任务归来,透过窗户的一束光线勾勒出他年轻清瘦而又轮廓分明的脸庞,不知为什么让我记起儿时在资江河边那些喊着号子、喘着粗气前行的纤夫……
    我知道,他是一名身负重荷、藏剑于心的人民警察,24小时开着的手机仿佛时刻召唤着他和同事们奔向事发地点,每天几乎都是箭在弦般的忙碌。
    这是诗意生活么?如何在这般情形下码出这一行行浸透心血的诗句?常年做记者的我难免在心里一遍遍地追问。
    谁都知道,在今天,五光十色的诱惑和嘈杂喧哗如同空气一样包裹着我们,诗几乎换不来稿费,挣不到声名,更别指望赢得美眉们的芳心。
    年轻的作者小郭告诉我,他喜欢眼下的工作,也常常享受紧张工作之余哪怕是片刻内心的宁静和孤独,这个 时候写诗常给他快乐,也会为他下一次出行充电。哦,我似乎更有了咀嚼这部诗稿的兴趣。
    在作者的诗章里,我仿佛一点一点在靠拢他的内心。在《我多想》中他这样写道:“我多想是只风筝,在无垠的天空中寻觅……我多想是根小草,在浩瀚的沙漠中露头,在无情践踏下挺腰……”
    如同地层深处岩浆的迸溅,这样的诗句带着温度和激情,质朴无华、清新自然、不事雕琢。这样的艺术表达在他的诗稿里随处可见。
    他读小学和中学的黄溪桥、杨林坳一带远离城区,相对有些贫困和闭塞,但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有着油画般原生态的乡野风情。作者告诉我,他读中学时知道了海子和北岛的名字,北岛《回答》中的句子“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让他兴奋得睡不着觉。
    这样的水土,这样的内心撞击慢慢孕育着他的诗,如同家乡酿甜酒一样,时辰一到,有独特的醇香和味道的糯米甜洒在钵子里已经成形。
    于是,有了《资水东流》《路口》《童年》《流星》《山村的黄昏》等一系列沾着泥土味,溢出热气和诗韵的篇章。缠绕的乡愁,多舛人生际遇的感悟,不屈命运的抗争情绪随着他的文字摇曳行走,强烈地撞击着读者的心扉。清朝诗人赵翼曾言:“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信哉斯言!
    在《我是一片叶》中,作者这样的情绪和感觉有了更猛烈的迸发:“我是一片叶,狂风拉着我的手,穿过了大街小巷。我是一片叶,心中有着不老的情结,哪怕身体有些伤痛,哪怕不断飞舞摔跟头。”
    尽管这些诗作在遣词造句上还值得斟酌,但流露出来的诗情和意象还是颇值得称道的。“诗穷而后工”,作者还不到四十岁,还没到诉说沧桑坎坷经历的份上,但对自己生活的品悟显然超过了许多的同龄人。
    作者24岁大学毕业,2003年进入人民警察的行列。满负荷的工作,处置突发事件时的临危不乱,剑拔弩张中的斗智斗勇在别人看来,恨不得一天下来就累瘫了,而他却苦中寻乐,独享心灵片刻宁静时脑海里的翻涌,创作了《枯萎的花朵》《我希望》等在益阳诗歌界颇有影响的佳作。一方面用诗歌的的形式告诫人们珍爱生命,拒绝毒品;一方面直抒胸臆,如泣如诉的表达着对家乡魂牵梦萦的思念和款款如许的深情,读来让人心旌摇曳。
    过去老讲“愤怒出诗人”,重压之下,满负荷地运转工作反而能“榨”出好诗来,当然这只是对小郭这样有诗人气质而又笔耕不缀的人而言,对我这样累瘫了就想倚椅而歇的人来说倒也未必。
    我也不愿意把作者小郭称为诗人,他的诗还需要更加细细地打磨,在时光的流淌中积淀自身的素养和情绪,向诗意靠拢。
    然而,他既已上路,依湖南人的倔性和蛮劲,头也不回地留下了这些深深的印记——感谢你在春光里,曾经驻足我的生命,温暖过我的心灵。
    未来,我和喜欢他诗作的读者和朋友们一样,翘首等着哩……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