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曹仙源其人其文

2017-06-02 石灿威
    曹仙源先生相继由北京大学出版社等出版发行杂文四部曲《世象放言》《世象放谈》《世象放怀》《世象放评》,行将出版第五部《世象放鸣》,世象万种,尽收其中,并多次荣获全国杂文大奖,受到杂文界同仁点赞,被《杂文报·名家风采》《中国当代杂文家》《走近杂文家》列为名家,作品入选全国《百家杂文》《杂文百篇》《杂文百家代表作》等文集。中纪委原副书记夏赞忠首肯:道德文章,令人感奋。
    2001年成立益阳市杂文学会,先生被推选为会长,成为省杂文学会副会长。在先生带动、倡导之下,市内各家报刊相继开辟杂文栏目,杂文创作异军突起,生机盎然,涌现了一批优秀杂文作者,出版了《益阳杂文选粹》,形成了“益阳杂文现象”,益阳已被全国杂文界称为杂文高地。
    我初识先生是在第一个教师节。他率员来我当时执教的农村学校慰问教师,其在会上的即席讲话脱口而出,让我萌发三点感受:一是快言快语,利索干脆;二是引经据典,腹有诗书;三是对重教尊师,如数家珍,当是内行。
    后来得知,先生自小受父母“有错不讳过,无错不低头”风范的熏陶,养成了“只问是非,不计利害”“只讲真话,不畏抗争”的耿介性格。其初中阶段听人总结体育锻炼成效时,先以学生食量大增为凭,后来粮食定量了,转而以食量大减为证,他忍俊不禁,当场叮问:请问哪一次说的是真话?如此一介十三四岁的孩子,委实率真可爱,胆量可嘉。1959年响应支援三线建设号召,以高分考入贵州大学,学校动员批判赫鲁晓夫等人的攻击言论,却不提供相关材料,先生又忍不住了,直言不亮出靶子,箭发何处?这合理建言竟被视作牢骚怪话,被定为“无产阶级觉悟低”。毕业时由贵阳市安排工作,他主动申请到郊野支教,“革命+拼命”,红了,火了,但也“招风”了。“文革”一爆发,校长挨批斗,他也“在劫难逃”,但心底踏实,宁折不弯。
调回家乡后,他被安排到重点学校挑重担。适逢全地区教学巡回观摩,先生的主讲课获得可以出售门票的赞誉,旋即调入县教育局。因其主持公道,特立独行,被人称作“曹政府”。在机构改革中,干群力荐,推上“七品”。传奇的是他任县委副书记时,在常委中排名第二,置于县长之前,成为组织史上的特例,足见其政治前途必定看涨的端倪。其后,因维护弱势权益,话粗理不粗,结果被一“晾”数载。
    而后迁调地区,任教委党组副书记、第一副主任。先生一上任就力排众议,提出教育战线的中心工作就是旗帜鲜明地、理直气壮地、坚持不懈地全面贯彻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狠抓教育质量与办学效益的全面大提高,生机勃勃,来势喜人。但由于“浮沉未改牛脾气”,再次被挪动位子。
    其屡屡有心办事,无缘遂愿,终于让这位书生悟透尘世,遂沉下心来反思,在杂文创作道路上开始新的征程。其意只盼引起疗救的注意,“务为有补于世而已矣”。上世纪末,先生推出《敢言腐败如何反》一文,指出“要真正做到反腐见行动,关键在于领导自身过硬。‘心正自然邪不扰,身端怎有恶来欺’?盖因你要真反腐,就等于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你必须高标准、严要求,一家人都干净无染,叫人无所挑剔,无话可说。这就把自己一家子摆到了众人注目的聚光灯下:一善之举,人皆见之;一恶之萌,人皆知之。”其“关键在于领导自身过硬”,与“打铁还需自身硬”的要求一致。其于2000年面世的《早该管住“八小时以外”了》,为反腐开处方,切中肯綮。次年刊出的《宜将“政误”也公开》,标题采用了仿词修辞格,由“政务”造出“政误”,何其“巧”而且“妙”,有胆有识,有智有勇。文中陈说:各类政务公开栏“一色的合金窗橱,漂漂亮亮,鳞次栉比”,纷纷“闪亮登场”,平添一道“廉政景观”,可谓“无一贬词而情伪毕露,诚微词之妙选,亦狙击之辣手矣”!
    市政协原副主席文朗辉“劝君读读曹仙源”,说他“从来不屑按‘官场潜规则’办事,也深谙自己是谁,走运时自己认识自己,倒运时自己相信自己,不失为一条堂堂正正的汉子,让人敬慕不已;其文,必于好处说好,于坏处说坏,不愧为新时期思想文化阵地上一朵绚丽夺目的红玫瑰,使人赏心悦目。”
    全国杂文学会领军人物汪金友说:先生尝到了葡萄实说酸,吃到了鸡蛋还要过问母鸡。其优点是正直,缺点是太正直;赢得良好口碑是因为正直,惹来麻烦是因为他太正直。正直就是他的名片。市委原副书记龙爱冬留言与人:仙源同志作为一名业已被推上领导岗位,并同步定为重点晋升人选的对象,时不时却叫领导“过意不去”,做出了最不合“时宜”的事;但作为一名始终不失社会良知良心的知识分子,却又做了他最应该做到的事。为人为官之两难,莫此为甚!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