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端午情思

2017-06-09 金陵客
    又是传统的端午节。
    资水河里正举行着龙舟赛,或许是因为小城过于拥挤,组织者出于通行与安全方面的考虑,没有把比赛场地放在流过主城区的河段,而是选择在两三公里外的青山绿水间。
    我一直记得屈原在《离骚》中的一声慨叹:“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是的,百姓生活不易,何况还是生产力不发达的封建社会初期,即使到了今天,我们依然在同贫困做着顽强斗争。
    前一向基层干部有点忙,在忙精准扶贫。这一次上级好像动了真格,督查一个接一个,要求一个比一个严,从上至下,一竿子插到了村上,逐条逐条查落实。干部们像随时要接受考试似的,有事没事便拿着个扶贫小册子阅读,生怕有领导问及某方面的政策要求自己不能对答如流。不久前,我就亲身经历过一个场合。我们的一位县领导考查一名接手不久的村支书,村支书一问三不知,受到领导严厉批评,场面甚为尴尬。因为精准扶贫,小城的机关单位前段连续两周的双休日被取消了,有的人牢骚满腹,说什么上级不遵守法律政策,随意剥夺大家的休息时间。如果就事论事,也非无理,但民生问题解决不好,困难群体过大,我估计迟早一天我们会不得安宁,此非危言耸听。唐人魏征说过:“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载舟覆舟,所宜深慎。”生活在太平日子中,一般人很难想象社会动荡的情形和滋味。换一个角度说话,作为基层干部,我们之所以现在取消休息,是因为我们平时休息得过多,或者是职责范围内的事在工作日里没有做好,需要补一补课。
    于是就想起了自己的帮扶对象。我帮扶的那户周姓人家,户主四十岁出头,家在一个偏远山村的高山上。到周家去,得先走过一条绵延十多公里的峡谷,然后上一条两三公里长的陡坡,他的房子位于山坡上。自从去年与他结对后,我多次到他家。他有两个孩子,女儿读高中,儿子读小学,自己打理山林田土,照护孩子,妻子常年在南方打工。两口子还算勤劳,家里的温饱不成问题。在村扶贫组的帮扶下,他们家建好了几亩茶园,一年多少有些收入。我又想办法帮他挤进了当地几乎没有风险的公司+农户的养鸡行业,也可以增加点收入。他的经济负担大体在孩子的就学费用上,小学还好,高中的支出大一些。其实,现在国家对于建档立卡的贫困生的资助力度是很大的,学费基本不要,只需承担生活费。我准备帮一把那个读高中的孩子。下半年却起了变故,一是女儿患上了抑郁症,回家休养,同时宣布辍学;二是因为山体塌方,他家的房子被迫拆除,只得暂时借住在其兄长家。他原打算在旧址上重建住房,但今年来已连续发生多次塌方,实在不安全;同时在那么高的山坡上建房,成本注定是非常高昂的,所以我建议他参加政府组织的易地移民搬迁,干脆住到集中点上去。他愿意采纳我的意见,但什么时候能住进新房,那就得看镇上移民楼的建设进度了。
    今年端午,我没有去现场看龙舟,不知不觉想着扶贫的事。两三公里外的龙舟鼓点,就像在耳旁。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