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水的模样(三章)

2017-06-16 赵新生

    溪水

    作为一切生命的母体,水从何来?水会不会像我们的生命一样最终消失?没有人知道。
    水在水滴的时候,虽然也有大小的区别,但团结起来形成水流,便密不可分。水和水在一起称兄道弟感觉了快乐,水认为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他们从山上一跃而下,打破了山间的平静。
    瀑布是水飞翔的姿态,水的翅膀藏在水中,我们只有在水最激动的时刻才能看清。水把最清鲜的气息散发出来,它的声音大过松涛和鸟鸣,大过小草生长的声音。水对附近的水发出了呼唤。人这时候说水是无色无味的显得无知而可笑。水幕在太阳下映出彩虹,我们现有的认知是水的折射反应,水并不这样以为。如果说人的善良、纯真能使生命散发彩虹一样的光芒,人们不信。
    水从树叶上抖落,水从石缝里流出。水的手抚摸土地,让它长出青草。水的手抚摸树木,让它开出花来。这些草呀花呀像水带着的一大群孩子,让水感到了家的温馨。
    溪水是水的青年时代,满怀抱负,胸怀天下,有的是力气。山上的树木长得太高,水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水在山谷的模样是奔跑,水觉得一生要做的事情太多不能耽误。大山舍不得水,在山谷里埋伏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想挽留水。水在石头上开出浪花并刻下自己的誓言和嘱托。浪花跟树枝上的花朵不一样,花朵看上去是静美,浪花也是奔跑的,像上前对珍贵的客人献上鲜花。有时候溪水遇上斜缓的坡度,一层一层的,像风中吹拂的绸缎。溪水里时常有几片漂流的树叶,看上去远比人冲浪的样子从容。
    人看不清溪水夜晚的模样,动物们知道。山里的动物们生性胆小,尤其害怕人类,它们只有在夜深时才会来到溪边,眼睛望着树梢的月亮,用舌头表达对水的依恋。
    溪水大部分经历透明,看得见小鱼,小鱼在溪里游,感觉比人快活。溪水到了水深的地方,便突然有了颜色。人搞不懂晶莹清澈的水为何一下子变成了绿色,是因为人理解不了水对绿色的情意。人只有渴望的时候才想起水的滋润,只有在肮脏的时候才会想起水的干净。人说上帝创造了万物跟水是生命之源不谋而合,人说上帝在人心中跟水流淌在身体道理相通。如果这个世上真有上帝亦或是上帝有化身,那一定是指水。水创造了一切生命并与之关联。我们在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时候,冥冥之中是否有背上帝的旨意?
    从数量上说,大自然纵有雄伟险峻的千山,但离不开万水的呵护。万水千山在一起才会生动,才能有情。
    水在溪里奔跑,一路上要遭遇多少坎坷多少不平,水的志向在远方,水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也正因为这些坎坷和不平,才汇聚了水的能量和勇气。
 
    河水

    溪水像马拉松运动员一路奔跑到了河里,看见好大的场面!水迎着水,水扶着水。水与水真是何处不相逢。水一路有好多的故事想说给水听,慢慢来。水不受时间的约束,水不像那些花呀人呀害怕失去,抓住一切机会拼命地展示自己的艳丽,水不急。
    河水的模样是行走,偶尔来点浪漫。宽阔的河面像一面巨大的镜子映着岸边的青山,映着岸边的树木。像是青山、树木为了表达对水母亲般的依恋,还想在河里躺一躺,再睡一会。从颜色上看得出,河水对他们怀有相同的情感。
    河水不喜欢暗礁,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老想着自己。河水没少提醒,暗礁顽固。河水知道迟早有一天暗礁会遭遇挫折。河水喜欢浅滩,性情开朗,河水用波浪的手拍拍滩上的小草,像母亲嘱咐小心着凉的孩子。
    河水平静,人的肉眼几乎看不见水在流动,只有河面上有漂浮物移动时,才感觉到水在流动。每一次风从河面吹过,河水都要说话,波纹是河水的语言。这时候人在堤岸漫步,只感觉风的清凉,听不懂水给风传递的话语,人愚钝。人自以为熟悉水性,与鱼相比,顶多只能算是小学生站在教授面前。鱼深知自己离不开水,鱼在河里的一举一动都与水关联。人的身体含有70%的水份,人缺少水常常会发生脱水反应。水让人在悲伤时让人在感动时涌出泪水,人却不知道为什么。
    河水在城市中流过,城市的高楼大厦和灯光倒伏在河面上,像一只在河边喝水的巨兽。河水看到人赶走了其他动植物,说成是自己的家园,看到人以为世界只是强者的声音,河水叹气。河水听到人把水流比喻成人流比喻成车流,河水恼火。河水想到水被关在洗衣机里,听着难听的声音,想到水被流放到下水道闻着难闻的气味,河水气愤时脸色发黑,河水真想教训一下这些不开花也不长青草的人!河水看到人把水洒向园林、花卉时,才会慢慢恢复平静。
    河水依然不急,依然静静地流淌。水悲悯,只要人需要就给予他们吧!水让人喝茶时闻到树叶的清香,水让人吃水果时体会大自然的甘甜。水流淌在人的血液里骨子里,一点一滴诠释着生命。
    河水无始无终,无首无尾,只有生生不息。
 
    湖水

    《现代汉语词典》中,两点水部首的文字有40个,三点水部首的文字多达656个。多一滴水便多出那么多文字、多出那么多内容。并且透水的文字明显要漂亮,像沾了墨汁的书法生动而飘香。
    湖是一本水的词典,翻到哪一页都是水,都是对水的注释。
    水长途跋涉来到湖里,水奔跑,水行走,水一路漂泊,累了。水总算回到了家里,人称之为水乡。水随便找个地方,想好好休息一下。水把头靠在湖岛上,感到真舒服。湖里原本没有岛,那些泥呀沙呀跟随水来到这里定居,他们一直被掩埋在地下,像生活在地狱,见不到阳光也听不到鸟儿歌唱。他们在湖中建立了自己的岛国。里面长满了青草、杨树、柳树,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芦苇,开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花,泥呀沙呀梦想自己到了天堂。水和泥沙在一起,像是老朋友见面,心里踏实,水正好边休息边回忆些往事。
    南来北往的候鸟,成群结对地来到湖中,有的候鸟腿细长,像人踩着高脚。有的腿短,显得身体比例均衡。它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浅滩中印出丫字,它们长长的喙比起小小的眼睛来显得有些夸张。鸟本是离水最远的动物,鸟的理想状态是展翅高飞,鸟噉山川。候鸟喝水候鸟在水中捕食的动作笨拙而憨厚。
    初来乍到的人面对一望无际的湖面水天一色的景观,自然会惊叹,会生出无限感慨。如果就此作罢,匆匆而归,只能算是好戏刚刚看了开头。湖水的荡气回肠在于湖中纵横交错的河流和湖汊,像人体的血管遍布全身。湖的精美之处在于湿地,在于水围绕、滋润之中的万千生物气象。
    湖区人的眼睛总是水汪汪的,因为他们所看见的、打交道的都是水。渔民驾着小船,挥手撒网的姿态,常常成为画家笔下的画面。单一个挥手撒网的动作就是一次水性、经验、功夫的完美结合,因为没有功夫撒不开手中沉甸甸的渔网,即使力大无穷,站在摇摇晃晃的小船也使不出劲道。湖区人久远的生活早已浸透在水中,就像湖中的水草,他们在水一方伴水而生,随水而动。
    湖水无限,遇圆则圆遇方则方,湖水循环往复,集天地之灵气而后大成。湖水在湖中的涨落,看上去像水在大地上呼吸起伏。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