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女护士对家学家风的护卫

2017-06-16 颜新元
    王战如是个护士,她精心护理着她的病人,用她的爱心和双手;王战如是位书家、是位画家,她虔诚护卫着她的家学家风——她娘家和婆家的书画之学,和贤德、勤勉、谦卑、厚道之风,凭她端正、内敛的书和她清丽、温婉的画。
    桃江县文化馆有我非常尊敬的师长,一位仙游不返的老者,一位德高望重的书家王慧根先生,写一手端端正正、规规矩矩的好字。他是战如的亲爸爸。
    曾经的“才貌双全桃江城里第一绝配”符竹书先生和夏参权女士,就是战如的公公婆婆。如今年逾八旬的这一对老人,仍然担负着传承家学、传习家风的导师角色。
    我们今天得以见到的王战如其人其画其书,就都是这两个卓越家庭倾力打造的精品。依我之见,战如现今的字已经站在了她父亲的肩膀之上,比当年主要用于刻钢板、写语录的“老实王”更自如更挺拔更放得开;战如现今的画,已经快要与她的公公、著名画家符竹书先生比肩而立了。
    我把她笔情墨趣中间平添的几许轻柔,几多娟秀,看作是她王战如最真实不过的自我,是她王战如藉此跟她的导师拉开距离的原创内容。
    依我以往的立场看画评画,我会首先掏出一把尺子,丈量这位画家离开传统有多远,离开他人有多远,他为未来的美术史奉献了哪些……因为那些人大多被标榜或自我标榜为“宣泄自我”“开宗立派”的大师。这次评说战如,那把挑剔人的“尺子”拿不出来了,因为人家低位开言,把自己实有的高度降低到膝盖以下:“我只是一个业余书画爱好者,我把书画当作柴米油盐现实生活之外的一种精神生活,打发时间,修身养性”;“我这都是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战如的这番自谦之辞出自她的诚心。她就是这么一个恳切、谦卑的女子。她很小的时候,躲在她妈妈的黑色衣边子下面看人,从那红扑扑的圆圆脸蛋上边看到的,除了可爱就是羞怯。好多年淡出对她的记忆之后,一次,在竹书老师家中见到她少妇容颜的版本。我问,你何解在这里?她抿嘴垂目未置可否只是脸红。此后,间或不多的几次碰面,几乎没有一次不是她静静地退在人后,默默地隐于群中,你想寻她,得透过她前边喧哗的人墙。然而,在任何时间与空间,更让我愿意关切、打探甚或倾情追慕的良家女子,往往都有这种不抢风头、不争利益、不事招摇的静好。战如的书画,正如她的为人,因内敛而愈发可爱,因平实而愈发亲和。梅兰竹菊、果蔬家畜、花鸟虫鱼,都是不沾潮热与时髦的传统题材;起笔出笔、浓淡渐变、色相冷暖,全按家学的规矩与一己的体会出牌,没打算刻意立异标新。显然,在她的价值坐标上,有先人的希望,有受众的感情,有自己的气质,这就够了。而先人的希望、受众的感情、一己的气质,就是一方人文水土推送到当下的一种真实。所有的传统活态内容其实只有两类:一类是地地道道的老习惯仍在继续,它告诉来者什么是原生态的传统;一类是从传统土壤里经“化学反应”生成出来的原创,它告诉未来,智者为历史记忆留下了哪些新的“传统”。
    可以见出,王战如的前半生主要在沿袭原生态的传统。这次能够给我看到的作品约300件之多。作为一个以护士为职业的业余画家,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普通人难以企及。
    未来的路有两条朝向王战如,沿着传统承继的路子愈益精进,或者在完成传统文化种子的接种之后,更多地向“传统”胚胎注入个人营养与基因,分娩出更多属于自己的孩子。
    不管她将何去何从,照她现在这样,守住诚实,焕发热情,关注当下,拥有厚实家学家风的护士很可能晋级成为耕云种月的专家。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