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安化黑茶

2017-06-16 谭电波

是谁这么豪奢,在一个叫安化的地方
撒了一堆堆翡翠原石;
又是谁这么奢华,
在这翡翠石上凿挖一个叫做柘溪水库的鱼缸,
华丽重现,东海借宝!
这是一处胜似漓江山水的“百里画廊”,
一岸茶梯绿意盈盈,
一岸山姿百态,树木青翠。
湖中有山,山中有湖,山水相映,水碧天蓝……
 
但柘字难识,
柘溪水库籍籍无名;
人生总怨生不逢时,
而称之为近代第一人的陶澍,
却死不逢时,
史界将他划为古人,
以致当代有较长时间陷入岑寂中;
就连普洱茶之母——黑茶,
长时间在茶饮市场上偏居一隅!
 
其实,芙蓉山那株母茶树枯了,
芙蓉山就空了;
柘溪水库瘦了,
洞庭湖就瘪了;
陶澍走了,
湖湘文化就出现了一个空洞。
 
安化人如女人对待儿子一样对待着自己的乡土,
用沉寂的勇气茁壮成长,
恰如这块土地上冰碛岩的形成,内涵丰富!
硬是将那一片风吹雨打的薄片,作成醇香,
在那杯玉液琼浆中。
黑茶的黑有着一种别于他茶的诱惑力,
如黑牡丹,如黑美人。
不知道是这片土地的独特,
还是这片水的独特,
一饮就是千年。
天生妙境,我独沉香,
深沉而宁静的黑茶啊,
没做成第一,却成了唯一。
 
资江水静而不居
却攀爬于崇山峻岭之中,
悄悄地奔入洞庭湖;
茶马古道在马帮的脚步中延伸到世界的深处;
男人需要烦嚣,女人需要安静。
而那条茶马古道,是需要被踏响,还是需要安静呢?
安化,可就是为这条古道而叫的么?
那是女人心里念出来的名字。
 
名山出名茶。
黑茶茶蕴灵性,
或袭了古老梅山的灵气,
或沾了资水的清纯,
都使黑茶脱却尘俗,尽展纯洁淡泊之态。
我作为一介寒士,
是夜,捧一盏黑茶,虔诚地独自静饮,
只为纪念岁月深处那一抺微澜。
是夜,借一盏香茗,偷得浮生半日闲,
品其淡浓变化,观其浮沉聚散,
嗅其苦涩清香,轻叹浮生若茶。
自此每见黑茶,淡泊、宁静便在心中发酵。
 
这是个一切都可发酵的土地,
更是一个孕育美好的地方。
这里曾花开满枝,
这里曾硕果累累,
无论那春那秋的繁荣,
它都深锁于梅山那排银杏树那瘦瘦的枝干里,
当作故事一圈一圈长成年轮。
谁能佑护好想望的梦幻和春之孕,
谁又能把相思还原。
被寂寞击中,被劳累击中,也许是一种甜柔的痛,
抑或我们忽略了这种幸福。
汗水把眼睛和心灵擦得晶亮,
守护着灵魂不灭的心灯,
一直亮到春天。
孕下一个春暖花开梦。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