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城市桃花源

2017-06-23 甘健
    避开桃花仑的尘嚣,它将自己藏匿在大桃北路东面。要穿越一条长50米的过道,方可抵达。
    这个叫做军分区老干所的城市村庄,是都市人的世外桃源。
    一律是两层的秀气小楼,没落贵族般,低调地蹲踞各处。这些风格一致但彼此独立的玲珑小建筑,时光踩踏过,虫鸟栖宿过,被爬山虎席卷过,被炊烟舐舔过,发出古旧而陈暗的光。
    每一幢房子前或后有块不小的土地,房屋的主人将这些土地整出功能分明的版块,种菜,栽花,植树,各种树在努力伸展,各色花都积极绽放,每一畦菜也拼命绿着,没有一寸土地是懒惰的,生命在其中载歌载舞,构成一道道有层次的立体景观。每一尊建筑都是一个世界,每一个世界都别有洞天。这哪里是一个生活区,分明是一个大花园,可花园是取悦游人的,而它素面朝天,却又风华绝代,自有天地内带秩序,四周低矮的围墙不屈不饶地将喧嚣挡在外面,这里和围墙外的城市生活没有半毛钱瓜葛。
    刚刚走出香樟为你撑开的一径阴凉,又被一树轰轰烈烈的茶花灼了双目,刚刚停伫在一个精致的葡萄架下,转身又见一支莹白的玉兰悄悄垂下花枝,拂你行衣。你不知道是什么把你指引到这里来,它的天机就这样毫不保留地裸呈眼底,你的感官已被天光万物紧紧缠绕,你用眼睛捕捉色彩,你用耳朵聆听鸟类和虫类的合唱,你用鼻子收集徐徐送来的花香,你连带把嘴巴都用上了,一路辨认,一路念叨:这是杜鹃,那是木槿。
    这些戎马倥偬的军人,刀枪入库后,被时间抛在身后,顿觉天长地阔,他们于生命的后花园栽花种树,悠然南山,不急,不躁,不抢,不争,他们用时间等,用耐心磨,磨出这香花,茂草,阔树,等来这满园绿色。
    很多时候,你走遍整个小区,竟然碰不到一个人,仿佛走进一座传说中废弃的荒城,时间似乎停在某个节点;也有些时候,小区人好像接到无声的指令,齐刷刷地被请到太阳下面来。老爷爷铺个布垫坐在石凳上看报纸,老奶奶在旁边打毛线,或者在离老爷爷头顶不到一尺的地方剪枝,缓缓散步者有,谈笑话家常者众,看到贸然闯进的我,或者我和爱人,都笑吟吟地迎着,目光温煦。
    也许会突然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循声望去,某个阳台飘出五色的小衣裤,你会想,小区总算添了新的生命。有时会有一辆黑色的轿车默默停在你的脚边,里面走出一个戴墨镜的女人,跟着一个扎羊角辫的女孩,接着从车里滚出一团雪白,一只宠物狗!层层叠叠的毛发后面,一双雪亮的眼睛上下打量你,不惊不诧。有人曾指着一个躺在阳台的老人告诉我:那是一位老红军。我压抑着满心的好奇,却不敢走近。
    来城市十多年了,我和小区年年相约,约在杏花春雨时,约在丹桂飘香季。可自己从未遇见像我这样刻意来小区寻幽探胜的人,是现代人缺乏流连风景的雅趣,还是小区经受不住杂沓的脚步?
    后来,小区的北面和南面突然长出十几层高的电梯房,黑压压地挤过来,带着侵略的气息。一位奶奶忧心忡忡告诉我:小区迟早要开发掉。我只好慌乱地安慰她,找了几句言不及义的话。
    其实,我心里也空落落地,自己有什么本事预知小区未来的命运呢?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