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记住美好

2017-06-30 赵铁梅
    那年,她12岁,上6年级。班上新来了一位数学老师,叫孔老师,20岁,刚从师专毕业。
    她是班上的文娱委员,有一双晶亮的眸子,仿若天上的星辰,微微笑的时候,脸颊边会若隐若现浮出两个酒窝。还挺灵气的,既有点活泼,又有点害羞。
    在她的眼里,数学孔老师很亲切,笑起来的时候,宛若一盆清水泛起的涟漪,淡淡的,却不乏笑意。而且又爱玩,每到下课,会常常逗她;每到上学放学,会用自行车载她。她把他当成了哥哥。
    这样的师生情,一直维持到她升入初中,孔老师被调到另一所镇学校。她和孔老师没有再遇见,她也没有刻意再去回忆那段美好的师生情。
时间悄悄流逝……
    那年,她已经29岁,来益阳创业两年。一天,她去老家接儿子回益阳上一年级。车上,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看到她,立刻热情似火,脱口就准确无误的叫出了她的名字。她很尴尬,愣了好一会儿。男子更是如雀跃般的孩子,迫不及待地介绍着自己。
    “哇,是孔老师!”她脑洞大开,喜出望外。
    冷静下来,她带着歉意,说那时候的孔老师玉树临风,如今发福真没认出。而孔老师很幽默的圆着场,说她唯一的变化就是从当年的小姑娘变成了现在的大姑娘。
    就这样,她和孔老师交换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以后的时日,她每次打开QQ,总能看到孔老师给她的留言,还有隔一两天会给她打一个电话,诉说着这过去十多年他经历的一些坎坷:比如同学时期的女友另攀了高枝,现在的妻子经人介绍,和他是闪婚,婚后他一个人带着孩子,妻子则在长沙上班。然后因长期的两地分居,他们原本不牢的感情被渐渐消耗得所剩无几,寂寞空虚之余便迷上了喝酒。当得知这些,她不由心酸。
    2010年的春天,孔老师来益阳学习。她因为对老师的尊敬,当即约请孔老师吃饭。那一次,孔老师趁着酒劲,言语里全是后悔,说是自己毁了自己人生,从前的朝气蓬勃一去不复返,只有和她聊天说话,才觉得生活有奔头。就在那时,她猛然感觉到,她在孔老师心里不再单纯是那个大姑娘,而是对她有了莫名依赖……
    自然而然,孔老师每次来益阳,都会告诉她。她也每次是不见不散,只是身边带上了她的丈夫,夫妻二人不仅请吃饭,还顺便送条烟,嘱咐他要少喝酒,毕竟是中年了。
    一直到2015年的冬季,孔老师在QQ上给她留了一段话:当年,你的高中班主任是我的同学,你在校的情况我都知道,如果当年你没高考,读的是中专,我可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但得知你一直很幸福,我还是很满足,祝福你永远快乐。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收到过孔老师的留言。其实,她也很想问问当年的事……最后,还没等到合适时机,她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那是当年的11月26日,孔老师患脑溢血已离世,凄苦的是被同事发现时,他没声没息的一个人躺在床上。并且,她还意外得知,孔老师早已和妻子拟了离婚协议,只是商议等儿子大学毕业再拿证。
    如今,时隔两年,她还不时想起孔老师,想起孔老师年轻时的阳光笑容。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