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点数祖产

2017-06-30 钟浩如
    老街人对老街的八角亭都很熟。旧时城东的黄土高坡上,琉璃瓦、木格子窗。
    有一年我作文,觉得“文章千古事”不可弄得谬种流传遗误子孙,写着写着不知怎么突然想起要亲自去数一数那木楼阁到底有几个角?书憨子觉得方此才放得心下、才死可瞑目。
    那天,好像天空里飘着雪花,我便心急火燎地夹一部掉了漆的脚踏车就往亭子跟前跑。隔老远就看出八角亭三层木结构翘檐的样子确是很好看,一时心生感佩,说不清是老街匠人好匠心,还是乾隆时知府好眼力。
    搓搓冻红的手开始清点檐角了。老祖宗遗下的这处房产,由十八代儿孙冒着凛冽湖风,在亭子的阴影里转着圈“一个、两个、三个……”自个在心底里清点着,觉得十分好笑。笑过之后又逆、反时钟大约转了三圈,每次都是“三六一十八”个角,于是就想:明明一十八个角缘何却叫“八角亭”呢?
    我的祖宗啊!
    后来发现读书的祖宗总算没有错,志书里标宋方块字黑纸白字写的就是“魁星楼”,很诗意,也很贴切。这才想起“八角亭”的称谓原本传在野史里,传在口头上。
    遗憾还是有的。这么大的一宗房地产,祖宗们缘何不掏点润笔银两,央人写个黑底金字的楠木大牌匾呢?无论当时还是当下,这样高的楼阁是不应简称为“亭子”的。且不说岳阳楼、滕王阁,就连此去不远一些因水而建才二十多岁的疑似“古建筑”,也可堂而皇之出重金央请国家级大师挥墨,以“阁”招摇。而绿苔斑驳的“八角亭”却依旧还是一个灰头垢面的八角亭,矮矮塌塌地蹲在市井的边缘上。
    由此,就胡思乱想开来:不读书,“魁星楼”由十八个角喊成了“八角亭”;读书,嘉庆县志里的“后江湖”,流着流着被莫名其妙地流成了“浩江湖”;原本莲子与楠竹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却强扭着苟合以“竹莲”相传。
    于是,故事从此没有了。祖宗好笑,子孙也好笑。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