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六步溪(外二首)

2017-07-07 郭辉

溪里的大石头无脚,
随了水,用一身的骨头走路
走得多么慢
不慌不忙,不弃不离
哪怕走上一百年,一千年
也就六步

溪畔的野樱花无脚
借着风,用芬芳走路
入鼻,入骨,入心
但它离不开水,离不开春天
走得最开,最远
也就六步

溪上的杉木桥无脚
抓住土地,用坚忍与守望
渡来来往往的岁月
一辈子,由左岸到右岸
由此岸到彼岸
也就六步

那些喝溪水长大的人
才有脚。有走不完的大路小路
走得远的,会去到海角天涯
但活着,思念会回来
死了,魂会回来!乡愁的距离
也就六步


洞市老街

马蹄印就着雨花
把青堂瓦舍湿漉漉的记忆
敲进了
鹅卵石的痛心处

采茶的女子
指绕清芬,如水仙子,如水妖
在街面上一茬一茬走
发酵着古色古香

做黑茶的人,赶马帮的人
走霉运走好运走桃花运的人
走着走着就旧了
像那些老掉了牙的山歌

街道如脐带
老招牌都有舍不得的前生
烟熏火燎的木板房子
根基松动,仿佛走多了远路
就要倒下来


是不是神的一只脚
在江上走?是不是神拿着
一把桃木梳子?在梳理
资水河青蓝色的云鬂

摆渡翁普月老倌,是不是
神的远房亲戚?他比
晓风朗月,对江上的波光浪影 
更烂熟于心,知冷知热 

长篙如针,绿水如线,穿起了
多少慈航普渡。几十年
逝水东去,寿眉愈长
白如月,白如雪,白如银
是不是神的奖赏……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