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城市之声

2017-07-28 甘健

    我一年有360天住在桃花仑。
    桃花仑是益阳的老城区,为防止她疲惫地老去,这里空降了沃尔玛,建了大地影院,市一中以不败之势灵动一方风水,老市委老市政府两个无法复制的大院彼此呼应,桃花仑最终没有落入宿命的轨道,依旧骄傲地繁华着。
    城市是声音的世界。倾听城市,宜晚,宜早。
    黄昏。城市在暮色的掩护下卸去妆容,变成一个聒噪但不失温情的妇人。你听,喘着粗气大摇大摆向前的是公共汽车,的士沙沙掠过像滑翔在夜色中的鸟,对街那家手机店正滚动播放上个世纪的音乐,内衣店里一个普通话不标准的店员在朗声叫卖。
    城区在平阔的土地上自由延伸,桃花仑山包林立,资江蜿蜒流过,高大的古木点缀其间,这些林林总总南腔北调的市声来不及横冲直撞,便被默无声息地吸纳,消化,发酵成节制而温和的声浪。
    众声之外,有一声音如期而至,它从康富北路最北端迤逦而来。或许因为城管下班了,或许这个时候城管也会睁一眼闭一眼吧,这声音才那么笃定踏实。“甜酒糍粑糯米浆咯,甜酒糍粑糯米浆咯!”这是一个母性的声音,不紧不慢地穿越灯火璀璨的夜晚的城市。
    在老家,只有年节才能同时吃到这三样东西。小时候穷,物质匮乏,吃食尤少,对年节有一种虔诚地期待,那时的口味决定一生的口味,那时的心情是一生的铺垫。喜欢这样低调宽和的城市,她不霸道地抽离你的旧时记忆,不强迫你进入它的旋律,它会为你绵长悠远的情愫提供一个安放的理由。
    市声越来越秀气越来越缥缈,城市要睡了,它磅礴而沉稳的呼吸摇篮一样将你催眠,而在梦的彼岸,会有另一种声音迎接我的醒来。
    不是突兀地将你惊扰,仿佛一根纤细的绳子,将你慢慢牵离黑暗。那是扫帚拂过水泥地的声音,中间夹杂着落叶的你推我挤,那是一只手抚摸大地的声音,悄悄擦过你的梦境,舒缓、隐忍、用力,它像闹钟一样精准,它是黎明的前奏,在它的感召下,鸟儿正伸懒腰打哈欠,即将呼朋引伴为黎明准备一场音乐盛宴。
    那一下一下均匀的扫地声合着我刚刚醒来的懒洋洋的思绪一起荡漾,你会感觉夜晚和白天的交接这么流畅自然,它从容不乱的节奏映射着一个安稳有序的世界,一个值得期待的白昼即将喷薄而出。好比古代的敲梆声 呢,它是一个隐喻,一个提醒。那个手握扫帚的人,年近花甲,脸上总浮起对生活知足的幸福感。
    丰子恺说:这个世界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也不是无钱人的世界,它是有心人的世界。我愿做个有心人,用心倾听城市,然后找到和它相处的方式,以及投身它怀抱的路径。
    我喜欢桃花仑。一年我有360天住在这里。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