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黄果树瀑布

2017-08-18 熊梦红
    知道这世界上有瀑布,或者知道汉字中有“瀑布”二字,到真正亲眼看到瀑布要多久?我用了三十余年。
    瀑布,确切点说黄果树瀑布,我是在小学课本里认识它的,具体印象便是课本里的那些描述,“瀑布激起的水花,如雨雾般腾空而上,随风飘飞,漫天浮游,高达数百米,落在瀑布右侧的黄果树小镇上,形成了远近闻名的‘银雨撒金街’的奇景……”
    那时我心中的瀑布到底是什么概念呢?无非就是无数人在屋顶上不断打翻水桶所形成的水幕一般。或许再壮观些,搞很多水从垸子大堤上滔滔不绝倾泻下来。
    不久有了电视剧《西游记》,从屏幕中,真真切切看到了从山上往下坠的瀑布。哟,还真是好看呢!可是,从未想过要实地看一下,连做梦也没想过。为什么?因为大人们说,电视里的都是假的呀。比如,戏里面打仗时已经死了的那个人其实没死,他可能在另外一部戏里重新出来。
    后来,知道了它真的存在,并开始有些向往,只是心中很清楚那只是一个梦。因为有时间的时候没钱,没时间的时候还是没钱,所以我真以为那只是个梦了。
    决定来贵州有九成是为了牵挂多年的瀑布。初见卧龙潭瀑布时便欢喜得不能自抑,一声声地惊叹,多美呀!好美呀!弯弯的瀑布像一把巨大的半月密齿翠玉梳,潭中常鸣的哪是水声,分明就是泻玉之声。多想找个地方坐下来静静倾听、细细观赏,无奈游客众多,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跟它告别,回首时一棵垂柳拦住视线,突然发现那一丝丝水珠又变成茵绿柳丝挂在树枝上。
    原以为瀑布应该就是这样了,只是落差高低、幅面宽窄不同而已。谁知到68级跌水瀑布与拉雅瀑布时,事实又狠狠抽了想当然的我一记耳光。原来瀑布也像传说中生九子各不同的龙。因身在此山中,68级跌水瀑布如白玉般一层层崩落的壮观无法全画幅领略,但局部也非常吸引眼球。因为天气初晴,一层一层白色珠链跌落下来,在深潭中汇合成翠绿的玉带又一路欢歌而下。
    拉雅瀑布不似翠谷瀑布那么纤细温柔,它泼天泼地在公路一侧倾泻下来,飞溅的水雾倾刻之间濡湿游人的脸。
    久违了,陡坡潭瀑布。谢谢你,时隔多年还这么美好,只是那取经四人组的故事已久远了。
    黄果树瀑布当然是压轴戏。沿石阶一级一级而下,青石越来越湿、越来越滑,旁边的水声越来越响,心中越来越欢喜。离瀑布近了,真的很近了。穿过浓密的树叶看到一匹匹银练从山顶而降,我的惊叹开关拨到了重复键。
    到达观瀑台,先张开双臂,闭上眼睛,让扑面而来的潮湿凉意告诉我,我真的看到黄果树大瀑布了。多想大声呐喊,黄果树,我来了。可是轰鸣的水声屏蔽了一切声音,我只能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碎碎念,一直念到脸上有液体顺颊而下。突然想就这样盘腿坐在地上,饮上一壶小酒,追逐大瀑布的狂野,可是又怕一滴下去就会醉得不醒人事。于是,趁着稍微清醒,我开始在拥挤的人群中奔跑,先到下面仰望这人间奇景,又跑到左边,扶拦观望,再绕道右边近距离接触。返程时,一遍又一遍地跟认识不认识的人说:“真的太好看了,快去看看吧。”
    虽然我知道徐霞客曾夸它“一溪悬捣,万练飞空,……如鲛绡万幅,横罩门外,直下者不可以丈数计,捣珠崩玉,飞沫反涌,如烟雾腾空,势甚雄厉”,甚至认为“高峻数倍者有之,而从无此阔而大者”。可是,原谅我,一时真找不到自己的语言来描绘它的壮观、美丽及带给我的冲击与震撼,所以,只能不断惊呼,哪怕看见涌起的白色水雾中浮现出三道彩虹,我也只是跳起来欢呼,黄果树,你真是太美啦!
    也许,这样就够了,我所有的激动与失态,你所有的狂放与不羁只是缘于我们终于两不相负。

责任编辑:谭珉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