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初恋

2018-03-02 益阳日报 陈青延

凝望岁月,剪一段记忆,与你共享生命的欢喜与温馨。

那年,我与你都是十八九岁的年华,高考落榜,我们一同回到了农村,开始了种田为生的生活。你家在村头,我家在村尾。月光皎洁的晚上,我走到你家的禾场前,学着布谷鸟的叫声,把你约到村路上,一边漫步,一边谈人生。

月光像一片洁白的轻纱,笼罩着绿色的田野;萤火虫像天女散花一样,在我们面前飞来飞去,给我们照亮村路。

我俩走到瓜棚里,听老人讲种西瓜的技术;来到村部的酒厂,观看村人酿酒的过程。春晚和夏夜,村民们打着火把照鳝鱼,我俩便在父母面前借此理由相约而出。

我穿着一双长雨靴,举着火把,拿着鳝鱼夹,在田边夹鳝鱼,你提着篓子在身后装鳝鱼!

白天在田野里劳作,晚上只要有空闲时间,你就在家学习和摸索缝纫技术,我就在家里学习文学创作。一日,你被城里一家服装厂招了工,吃上了“国家粮”,我和你就有了天壤之别。

那种年代,城乡的差别就像一根无情棒,把我们打散,分飞。你父母对我下了一道通牒,叫我从此不要找你。我没有怨你,没有恨你,没有咒你。

我努力寻找了一种新爱,救治了我的伤口。你迫于父母的压力,嫁给了一个城里的男人。虽然你已成家,但你还在默默地关爱和牵挂着我。

你在微薄的工资中,拿出一点钱来,到报刊零售亭买了最新的文学杂志,邮寄给我。

在你的帮助和我的努力之下,我成功了。我在湖南省的《小溪流》和辽宁省的《文学少年》等杂志上发表了小说……

后来,我又被一家文化单位看中,招到了城里工作!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初如果不是你父母的世俗,斩断了我俩的情缘,我就不会那么地发奋努力;如果不是你在我受伤之后,在继续暗暗地关心我,我就不会那么地痴迷文学;如果不是你那时与我断缘,我懂得放手过去,我就不会再找新的希望,振作起来……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前行的过程。昨日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衣服。只有放手过去,把握今天,才能收获更好的明天!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