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用心丈量鲁院

2018-03-30 益阳日报 杨静萍

秋日的周末,鲁迅文学院比平日更显宁静。柔和的晚风里,像泊港的巨轮,卸下白日的庄严,平添一份温和亲近。在一楼大厅四周墙壁上,镌刻着引领国内外文坛的文学巨匠的头像与代表作。那些满怀悲悯、风格各异、震撼人心的作品,默默昭示着前来学习的每位学员。中华民族之魂——尊敬的鲁迅先生,端坐大厅,指间的香烟化作一团薄雾,正袅袅上升。

我出大门,沿学院后侧的林荫道前行,由西向东,用心丈量这暮色中的鲁院。

白日盛开的蒲公英,淡黄的小花,在夜色里已合拢了浅浅的笑靥。秋风里,生命的小伞,将飘向遥远的他乡,等待她的,将是怎样的命运?路边青绿的爬墙虎在原木长椅上蜿蜒着柔软的藤蔓,依旧保持白天缠绵的姿态。促织温柔地吟唱,沉浸于遥远岁月里女子们巧手纺织的回忆。白日里一朵比一朵开得灿烂的木槿,在脉脉的夜色中,合上淡紫的眼帘,沉沉睡去。柏树森森,银杏因累累硕果而树枝低垂。

经过灯火辉煌的现代文学馆C座,气势恢宏的油画诱人拾级而上,我将手印在用巴金先生手模做成的拉手中,感受先生温和的力量。

本想穿过园中的曲径,去探访或伫立、或端坐在梅与竹中的茅盾、巴金、叶圣陶、老舍、冰心、丁玲……这些耳熟能详的文坛先哲,却担心惊扰了那些应该早已休息了的睿智的灵魂,于是我收回了探究的脚步。

踱过文学馆B座来到A座,倾泻如金的银杏树旁,高近两米、铸铁的鲁迅先生塑像,宫墙样的颜色透出岁月的沧桑。几笔抽象的写意,传神勾勒出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冷峻。我默默地站在塑像面前,叩问自己:此行,我到鲁院来除了学习好老师们所授知识,我还将带些什么离开?

在这清朗的秋天,我像幸运的阿里巴巴,一跤摔进深藏宝石的山洞,又像某朝代比肩继踵赶考的人潮中,为命运青睐的考生,在殿堂上,朝见尊贵的先生。高研班开学的第一天,我还沦陷在兴奋与恍惚里,就看到了平时闻名却不曾见面的文学掌门人。见证了铁凝主席的优雅、莫言先生的幽默,倾听了院长吉狄马加、常务副院长邱华栋的学前训导……接下来的授课内容,精彩纷呈,目不暇接。那些平日里遥不可及的大师,传授的知识经天纬地,却又如此切合现实生活,醍醐灌顶,令人心脾浸润,脑洞大开。

更令人感动的是《美文》杂志常务副主编穆涛教授。为了上好《先器识,后文艺……汉代的文章风气》这堂课,老师提着沉甸甸的备课资料,辗转外地会议后再行至鲁院。在精心制作的资料中,用心良苦地排列了史学名家、文坛巨擘们从汉唐至清,经过时间沉淀的经典史书697篇。让同学们在古典巨著的真实、准确、典雅之中,观察与认知,进一步醒世、省人,重拾中国文化自信。老师谆谆告诫大家,要跳出小情怀,写中国人自己的文章,建树中国人自己的文学标准。举国作家应为之共同努力的目标:在当代世界文学的高地上,有独树一帜的中国制造……

在鲁院的每一天收获满满。我是昼夜行走于荒芜原野、突然进入丰饶村舍饥渴的行者;是长途跋涉沙漠中,跌入水草丰美绿洲的骆驼;是灿烂的金秋,钻入田野沉甸甸稻穗间饕餮的野禽;是禁锢已久、逮住机会撞入酒肆的嗜酒狂徒。我大快朵颐,贪婪地装满我空空的行囊。

一路沉吟向北,苍松影映下,50多根穿越千年,从大唐旧邑千里迢迢运送过来的拴马桩,无言伫立于如水的月色中。石桩上马上封侯、辈辈封侯、胡人骑狮、莲花等石刻,或精美,或粗放,或复杂,或洗练,桩桩栩栩如生,让人感慨……

绕院一周,我朝灯火通明的大门走去,自动门迎面而开,扑面而来的是满屏灿烂的梅花。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