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一场流感

2018-04-13 益阳日报 张晓韧

张晓韧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时候,一场流感猝然来袭。

在我家帮带小孩的岳母最先中招,发烧咳嗽,全身酸痛,熬了两个星期,渐渐看着好起来的时候,三岁的儿子紧接着病倒了。

在儿子发烧到39摄氏度,我与妻子一宿未眠后,我紧急打电话向在老家的母亲求助。当天下午,母亲就辗转坐车来了。

从母亲到家那刻起,针对重感冒儿子的治疗,我家分成了三个阵营:母亲一辈子生活在农村,是民间科学派代表;岳母是小学教师,退休后一直注重养生,是微信养生热文的忠实传播者,姑且称为网络养生派;妻有中医药专业知识背景,属传统中医派。三派纷争,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人,我自然升格成为了仲裁者和调解员。

最先遇到的问题,是如何应对高烧。母亲到达的当晚,儿子的体温突破40摄氏度,此时,岳母与母亲形成了统一战线,一致认为应该“捂”,在羊毛被子上再加盖一床大棉被。用岳母的话来说,捂出一身大汗,再洗个热水澡,这感冒就好了。妻认为应该散热,减少衣物,盖薄被,尽量让热量发散。我在电话咨询临床医生的朋友后,决定采纳散热方案,用疏不用堵。尽量少盖被子,贴退热贴,温水擦身,终于平安度过第一晚。

熬到天亮,匆匆赶往医院儿科。一番检查后,手捏几张化验单来到医生面前。此时新老阵容再次发生分歧。母亲和岳母组成的老年阵容坚决要求马上吊水,我与妻子则倾向于只吃药不打针。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想说服对方。争论三分钟后,医生放下听诊器,叹口气道,要不你们商量好再来?

提了一堆药回来,三派理论家在严格遵医嘱按时喂药的前提下,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母亲认为,儿子的感冒是因前几天我们带他去湘西旅行,在路上冲撞了邪祟。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小袋茶叶,据说经过了邻村某著名大师加持,能医百病。网络养生派代表岳母也开始发言,她的讲话首先引述了某网络爆款热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以此提醒我们对儿子当前病情务必引起高度重视。然后提醒我们,赶紧去找一种感冒特效药,叫奥司他韦,据说这个药针对流感可以做到药到病除。

“赶紧托关系去买吧,网上说很难买。”岳母带着一脸相信你行的表情,郑重交代。
儿子感冒的第二晚,在如此这般的纷乱中,有惊无险度过。

第三天起床,儿子高烧初退,精神好转,开始在客厅活蹦乱跳地翻箱倒柜玩玩具。母亲一惊三叹表示,某大师果然灵验,回老家后一定要再去供笔香火钱。

谁知好景不长,下午时分,病情反复,儿子再度高烧,病怏怏躺着,不吃不喝。虽然医生交代过,这种感冒,肯定会有几次反复,我对此有心理准备,但经不起母亲和岳母的一再催促,只得抱起儿子再奔医院。

熙熙攘攘的各式家长,哇哇大哭的各色娃儿,从诊室到走廊,把儿科挤得水泄不通。一番折腾,好不容易才轮到我们。医生一番检查询问后,吩咐继续按原来的药吃。我问,奥司他韦是不是不好买?

他一脸不以为然,不存在啊,随时能买到。“那赶紧给我开几盒备着吧”。

眼看医生开的药吃了两天似乎并无良好效果,三派专家再次出动。岳母找来前年咳嗽买的雾化机,一天三次给儿子做起了雾化。妻子翻出了她十年未用的中医书,决定采取推拿加针刺指尖放血的治疗方案。我对此深表怀疑。

“儿子这是流感,属于病毒感染,你这推拿放血的,管什么用?”

“中医不存在流感的说法,只有风寒和风热的区别。《黄帝内经》云,……!”

“得了得了,别跟我提黄帝内经,按你的治!”我一摊手,表示全盘接受。

“那不行,本来就折腾得够呛了,怎么还能放血!多疼啊!我不同意!”母亲在旁坚决反对。

“还是用敷包吧!”母亲一脸笃定,“敷包退烧的效果最好。”

“外敷倒是个办法”妻表示同意。

“那就敷吧,怎么敷?”我一看两人难得达成一致,赶紧采纳。

“鸡蛋加葱叶,和匀,用布包好,敷肚脐。这个方子还是你外婆留下来的。”母亲认为传统的才是靠谱的。

“我问了一个学中医的同学,可以用洋葱敷脚底涌泉穴,效果很好。”妻表示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两人同时转向我。我看看母亲,又看看妻子。妻的眼光里有些特殊意味,我感觉或许下一刻,她就会问出那个著名的终极大杀器问题,关于两人同时掉水里的后续处理问题。

“我看,那个,……要不肚脐也敷,脚板也敷吧!反正都是退烧。”我一时头大,急中生智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这真是,一场流感引出的,三个女人一台戏。看着儿子肚子和脚上各司其职的两个草药包,我无奈摇头,只在心里对儿子说,老妈和老婆,你爸我一个都惹不起,只好委屈你了。亲爱的儿子,女人有多难对付,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