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开怀探状(散文诗)

2018-05-19 益阳日报 黄曙辉

黄曙辉


慌乱。那一瞬间的爆炸,不只是留下废墟。
伤残的当然不是翅膀,那些离乱之后的爱,重新回到大地,以尘埃,以伤痛。
绿色尚在。根尚在。云烟尚在。骨头尚在。
斑马在回望中看见枯死的树枝,枯死的树枝以影子的方式回到斑马的身上。凌乱的纹理在水色中消失。枯荷听雨,雨在汽化,失去最初的勇猛。
浮尘终将消失,只有思想活跃,像那些烟雨氤氲的绿,弥漫时间,让时间凝满细细密密的水珠,滋养苟延残喘的思想。
混沌初开,一朵隔世的莲花,开放在无人的黑夜。


岩石坚硬。念想坚硬。傍壁而行,触摸世间最阴冷的部分。
同行者已经一个个倒下,悬崖之下,堆满了森森白骨。在看似无路之处,有人试图继续寻找前行的可能。
而风雨依旧,泥石流以不可阻遏之势,与神秘未知的力量合谋,企图扼杀和堆埋火种。
生命以虬枝乱叶展现一路艰辛。
远处有光。那虚无的光芒,此时就是救援的绳索,使劲牵扯着绝处逢生的勇敢者。
太多的谜底需要揭开。太多的死因需要重新定义。
流泉,飞瀑,痛彻心扉的爱,都不用眼泪的方式出现。
走出险境,走出陷阱,走出娴静,走出仙境。


在壁立千仞的石壁上,明修栈道。那些长长的睫毛,是生长在飞沙走石之后的植物。
苗条而又巨大的影子,像人,像仙,像梦。
相信不可辨识的那一切,它们都在按照自己的思维,描画结局。
所有的结局都在意料之中,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观看它们以何种方式出现。
润浸平和的心境。退一步,海阔天空。
从坚硬的石壁上离去的,肯定不会是意志,只有植根于坚硬的石隙间的,方是无所畏惧的以柔克刚。水滴石穿,不必急于求成,谁笑在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胜者。
眨巴一下眼睛,不要让泪水流出。即使流泪,也只为清洗无法避开的尘埃。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