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青春万岁——读郭陆武散文集《似水流年》

2018-05-25 益阳日报 李双建

李双建

这个初夏最大的收获是读了团结出版社出版的郭陆武的散文集《似水流年》,读到了一段引起我强烈共鸣的青春岁月,读到了一个芳华无比、纯真向上的益阳师专。

阳光一反春时的温柔,径直将炽热和明亮洒入我的书房,在我喜欢的氛围里,我读着陆武的作品:《“佑麻子”外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谁是最可爱的人》……

大学新生报到,班级联欢是常态,慌慌张张很普遍。“突然,一首男高音歌曲打破了教室的平静。唱的是《回延安》,声音高亢飘逸,情感真挚动人,很有些专业水准。一曲唱罢,同学们报以热烈掌声。大家仔细打量,发现这个小伙子长得浓眉大眼,秀气斯文,不少女生伸长了脖子,一直目送他回到自己的座位。其中至少有一个,从此芳心萌动,寝食难安,这是后话。”(见《“佑麻子”外传》),这是青春期的大学新生班级的真实的场景和真实的心灵剖析。真实由细腻的文笔舒展开来,一层一层恰到好处。尤其是对女生们的描写,对其中一位女生的叙述铺垫更是到位。大学的新生班级就是这样的,至少30年前的大学新生班级是这样的。但是,如果“佑麻子”只是歌唱得好,使得女生们“来电”,那充其量只是满足青年读者的阅读欲。陆武不止这样,他显然是一个以大众为中心的作家,他用极幽默、风趣的笔调不断将“这位优秀的男同学人品里的亮点故事化、人物化,着力彰显着他为人特爽的一面:“有一次,我无意中说起市场上很少有南橘出售,很想念它的味道。不料,第二天晚上他就给我打电话,说到了我家楼下,让我下来拿橘子。原来,他为我拖来了一皮卡车橘子。因为价格低,现在种南橘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是他到老家一户一户上门买过来的。最后,他硬是分文不收,说是要给钱的话他就拖回去。”“佑麻子”对人的真在这一举动里可见一斑。这件事情的特别感人之处,在于“佑麻子”的执意,你给钱,我就拖回去!陆武讲故事,常常在一个段落的末尾出人意外地让读者激动、感慨得不得了,这真是他的过人之处。

在陆武的作品里,青春的男生、女生让人回味无穷,青春的益阳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更让人回忆不止。他在散文里这样写道:“想当初,二十二对激情飞扬的少男少女,在简陋的校园里寻找梦想,放飞希望。《汉书》‘下酒’,《野草》‘充饥’,给莎士比亚‘磕头’,与沃伦斯基‘争醋’,为明天打赌,替古人担忧。青涩也罢,顽劣也罢,有青春与梦想作伴的岁月,总是刻骨铭心的。”“忘不了那个露天电影院,把一条油漆剥落的凳子高高举过头顶就算是门票。忘不了那一座由仓库改建的图书馆,每次必须早早地抢占座位。忘不了校门口那个小吃店……”这些点睛之笔是对母校真切的描写。我在这所学校求学、工作多年,也有一些关于学校的回忆文字,但不能像陆武这样,几句话就精准地写出母校青春飞扬的标志性场景。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到1983年,益阳师专建校也只有13年,年龄比陆武他们中文八三级二班的同学的平均年龄小5岁以上。但在陆武的笔下,她洋溢着灿烂的激情,正能量,使无数学子在奋进的人生中久久感恩于她。

我和陆武相识于1983年秋天,他虽然是一个农家子弟,一个刚入师专的新生,但他的才华很快就折服了我。许多年了,他和夏志斌、刘萼华、肖军辉等同学的笑脸时时出现在我的眼前。1995年夏天,我在《赤子心花》一书里读到陆武的作品《另一个世界》,为他的纯真、境界而赞赏,今天读他的集子,更感到他的真挚、他的重情、他的王蒙似的写作境界和昂然向上的青春人生。

如果青春时期不纯真、不激情、不鲜活、不滚烫、不为梦想飞翔,一个人的人生说得过去吗?由此,从陆武的集子中可以读出,“青春万岁”实在是可以鞭策一代又一代人!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